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六百二十七章大事不好

作者:朱郎才盡更新時間:2017-08-06 14:29:36
  昨日的狂風暴雨,如天庭泄洪一樣下了一夜,直到寅時時分,狂風暴雨才漸漸停了下來。

  清晨時分,外面雖然還是陰沉沉的,但是已經止住雨了。

  朱平安如往常一樣,早早的起床洗漱后斜跨了布包推開房門,院子里掉了很多落葉和花瓣,都是被昨晚的狂風暴雨給打落吹下的。

  臨淮侯府的排水系統做的很完善,昨晚那么大的暴雨,院子里也沒怎么存積水,只有院墻四周墻根下的石槽明渠里有汩汩的流水,證實了昨夜的暴雨。明渠的流水在遇到臺階的時候,則從臺階下留的溝眼中通過,汩汩的匯入聽雨軒院門外的明渠內,一部分匯入侯府的池塘,一部分則匯入京城的排水系統,流入護城河。

  暴雨過后,空氣泛著一股泥土味,嗅著像是回到了下河村一樣。莫名一股思鄉之情籠上心頭,不知道下河村有沒有下雨,爹娘在家怎么樣,還有某個妖精,沒有在家里擺大小姐脾氣吧......哦,差點忘了,自己多想了,她在爹娘面前最會裝乖媳婦了......

  院子里東墻外的竹林里傳來一陣清脆的喜鵲叫聲,喳喳喳喳......像是在慶祝劫后重生一樣,透著一股子喜慶。

  “姑爺早安。”

  聽到了朱平安起床開門的聲音,耳房的兩個丫頭也緊著睡眼朦朧的攏著衣服起了床,出門向朱平安請安問好。

  她們對朱平安起這么早已經見怪不怪了,這么多天了,姑爺都是晚睡早起,沒一天有過例外,昨天下了那么大的暴雨,在臨睡前她們趴在窗前還看到姑爺書房的燈亮了大半夜呢,睡前心里猜想,下暴雨姑爺還像往常一樣睡這么晚,那明天姑爺應該還會早起的吧。

  “早。”朱平安微微頷回道。

  喳喳喳喳,喳喳喳喳,院墻外的喜鵲聽到院子里的動靜,叫的更歡實了。

  “喳喳喳喳,喜事到家。”一個小丫頭豎起了耳朵,然后瞇著眼睛笑道,“大清早就聽到喜鵲聲,姑爺今天一定有喜事臨門了。”

  “呵呵,托你吉言。”朱平安微微笑了笑,隨口回了一句。喜鵲是福氣和運氣的象征,古人喜歡這個,自己自然是不信的,不過清早聽到喜鵲悅耳的叫聲,心情還是不錯的。

  相傳貞觀末年,南方有一個叫景逸的人,他住在空青山邊,在他家院子外有一窩喜鵲。景逸心善,每次吃飯的時候,都會在樹下撒些米面留給喜鵲。有一日,他的鄰居丟失了數匹絹布,誣賴是景逸偷走了,害的景逸被打入大牢蹲了好幾個月。在一日早晨,景逸在牢房聽到一陣喜鵲叫聲,抬頭就看到他經常喂養的喜鵲在外面歡實的叫,那模樣就跟通傳好消息一樣。第二天,官員就把景逸叫到大堂,說本官在路上碰到了一位穿著玄衣素衿欽差,欽差告知他皇上大赦天下。三日后,果然,皇上大赦天下的圣旨就傳了過來,于是景逸就被赦免回家了。回到家,景逸才知道是喜鵲化身為人,假傳了圣旨,幫他脫難。玄衣素衿,正是喜鵲整體羽毛的顏色。這就是喜鵲報喜的由來。

  “今天不用留我飯了,我外出訪友。”朱平安像往常一樣出門,臨走時給兩個小丫頭叮囑了一句。

  正當朱平安要邁出門的時候,忽聽外面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然后一個丫鬟的聲音傳了過來。

  “姑爺,姑爺......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小丫鬟急急茫茫的跑進來,差點跟要出門的朱平安撞在一起,若不是朱平安眼疾腳快,錯開閃了一步,就要撞上了。

  “怎么了秋月妹妹。”聽雨軒的小丫頭聞言,小跑了兩步過來,緊張的問道。

  “剛剛府里來了個官差,說有事要找姑爺,因為姑爺在內宅,姑爺昨日收的長隨就先過去了。官差傳言后就急急的走了,然后姑爺的長隨就急急忙忙的要來找姑爺。內宅不讓進,他們就托我傳信給姑爺。”叫秋月的小丫鬟急急的說道。

  “傳個信,你怎么大呼小叫說大事不好了,若是被管事媽媽知道了,你少不得吃頓掛落。”聽雨軒的小丫頭聞言松了一口氣,就是傳個信呀,干嘛這么大驚小怪的,還以為怎么了呢,害的人家心都吊到嗓子眼了。

  “不是的......”秋月小丫鬟急的連連搖頭,額頭上有一層細密的汗水。

  “不急,你慢慢說。”朱平安輕聲安慰道,心里面隱隱猜到了一些。官差來傳信,大約不外乎兩種情況,一種是那封奏折導致的刑部陳情等事情,另一種就是昨日趙大膺麾下兵士襲擊自己被送入順天府衙門的事情。而如果是刑部陳情的話,不會這么著急的,估計是順天府衙們那邊出什么事了。

  “姑爺,剛剛你的長隨傳信說,昨天送到順天府的那幾個犯人,今早莫名的都死了,官差那邊一得到消息就過來了傳信了。”

  果然,秋月小丫鬟說的話證實了朱平安的猜測。

  “啊......死人了!”

  聞言,聽雨軒里的兩個小丫頭嚇的叫了一聲,伸出小手捂著了小嘴,小臉都嚇白了。

  肯定是趙大膺干的。

  想都不用想,這事跟趙大膺肯定脫不了干系,朱平安聽聞后,攥緊了拳頭。

  八個鮮活的生命!說滅口就滅口了!趙大膺這人真是心狠手辣、禽獸不如,為了滅口以絕后患,連自己人都可以下這么狠的手。

  也是自己大意了,以為把人關在衙門大牢里,趙大膺就沒有辦法了。

  沒想到趙大膺的手可以伸這么長,竟然隔著周知府伸到了順天府大牢里!周知府自己還是信得過的,估計趙大膺是串通了府衙的下面的官吏,或是買通了獄卒,人還在順天府大牢里關著,就直接滅口了,太肆無忌憚了!目無王法!

  這種害蟲,一日不除,社會就多一日危險。

  想來趙大膺滅口了這八人,肯定會趁機難的,那么刑部陳情大約要提前了吧。

  正好,我也等不及了。

  朱平安呼了一口氣,將目光看向刑部的方向,就像一柄利劍一樣。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