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1855章 噓!小聲點!

作者:流浪更新時間:2019-05-24 17:20:31
  天問身子微微一顫,慢慢的低下了頭,她當然知道葉小川身世曝光會是什么后果。她絕對不愿意看到有那么一天。許久之后,天問緩緩的道:“我明白,這些年來都是我的癡心妄想,無淚仙子,你放心,我知道該怎么做。苗姨對我有大恩,就是這一層,我也得斬了這段不該有的情絲。

  ”完顏無淚長嘆一聲,道:“三千情絲,豈是說斬就能斬斷的,我們修真者可以上天下地,可以翻云覆雨,可是卻無法控制自己的情感,愛上一個不該愛的人,是人生最大的無奈與悲劇。葉小川不僅是你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我們都不愿意看到他身敗名裂,我們都想看著他永遠無憂無慮的生活下去,當然這只是我們的愿望,日后之事,到

  底有多少變故,誰又能說的清楚呢,天問,我問你一句,如果有朝一日,他的身世曝光,蒼云與正道都容不下他,都要殺他時,你會救他嗎?”

  天問不假思索的點頭,道:“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就算用我的生命去換取他的生命,我也不會猶豫的。”

  完顏無淚笑了一下,道:“看來你對那小子倒是情誼深重。”

  天問搖頭,道:“不是你想的那樣,我說過,苗姨對我有大恩,我要救葉公子,不僅僅是出自我本身對他的情誼,更多的則是來自苗姨的恩惠。”

  完顏無淚凝視天問許久,她看的出,此刻天問說的并非是假話。

  天問不是普通尋常女子,很難被私人情感束縛之下失去理智,唯一有可能讓她不顧一切的,只有來自流云仙子的大恩,絕非男女之情。

  完顏無淚又嘆了口氣,看了一眼身后大殿,站的很遠,還能依稀聽到大殿內那些大佬的對罵。她忽然有些悲涼的道:“世人都稱我們圣教為邪魔外道,其實也并不都是來自正道的抹黑,圣教之中如今將恩怨情義看的你這般重的人已經不多了。當初鬼王葉茶前輩在世時,我們圣教是何等的風光,可是,這才過去八百年,鬼玄宗一脈就差點被滅,曾經帶領圣教走上輝煌巔峰的鬼王后人,連口富貴飯都吃不上,這種無情無義之舉,又怎能代表天道?這里那些前輩的嘴臉,我看的都惡心,自從打冥海回來之后,我其實已經覺得與圣教格格不入,我打算明天就回南疆了,那小子一個人在南疆獨木難支,我

  不放心。”

  天問一愣,道:“什么,你要回南疆,可是……”完顏無淚打斷了她的話,道:“我知道你要說什么,其實不論是合歡派門主之位,還是圣殿長使之位,我一點興趣都沒有,當我從葉小川手中接過玉牌的那一刻,當我答應

  鳳儀加入七組織的那一刻,我就沒有資格再在圣教爭取任何可以耀武揚威的位置。”

  天問不解。

  完顏無淚從懷中拿出屬于她的那枚玉牌,遞給了天問,道:“此物你應該知道吧。”天問接過,仔細端詳,這就是一枚玉牌,上面刻著一個古老的篆體文字,這個古文字她認識,在南疆鬼玄宗老巢的七冥山下,有一塊石碑,上面就有這個字,是古老的數

  字七。最近半年,七組織的名頭如雷貫耳,世人現在都知道了,七組織有七位首腦,目前只確定了四位,分別鳳儀姑娘,封于彥,王在山,以及完顏無淚。其他三枚玉牌似乎沒

  有現世。

  天問吃驚的道:“這就是代表七組織首腦信物的那枚玉牌?葉公子給你的?”完顏無淚點點頭,道:“此物原本就屬于我們圣教,數年前圣殿大戰,誅心師叔祖將一身所學的陣法之術以及這枚玉牌傳給了葉小川,當初從冥海返回中土時,葉小川將此物交給我了,七組織自女媧娘娘創立之時,就獨立在人間各方勢力之外,為浩劫而存在,不經召喚,永不現身,世世代代守護人間,七組織只聽命于亡靈號角,這一次是師父她老人家強令我回來爭奪長使之位的,現在左長使的病情暫時得到了控制,有玄天之火的萬火之精續命,想來短時間內也并不會出什么意外,我作為人間守護一族的

  成員,現在應該與鳳儀他們一起在南疆并肩作戰,而非在這里為了一個位置勾心斗角,所以我打算離開了。”天問聽完之后,沉思許久,然后道:“不行,如果你走了,圣教內部的局面將會更亂,只要你我二人同在圣殿,就不會有什么大風浪,一旦你離開,就會有許多宵小之徒出

  來爭奪右長使的位置。”完顏無淚神秘一笑,道:“我是不可能成為右長使的,你沒瞧見長空這段時間一直在維護你,而對他的右長使的接班人一字未提嗎?其實長空心中早已經有了人選。拓跋宗

  主與我師父他們爭的再兇也沒用,只要長空欽定了接班人,他們這些爭論都會瞬間化為泡影。”天問的臉色瞬息萬變,長空定了接班人?會是誰?長空門下的幾個弟子都不成才,既然自己已經被皇甫欽定了是右長使,那左長使也只能在如今圣教五行旗或者散修一脈的年輕一代中選拔,可是還有誰能與自己平起平坐?正是因為圣殿五行旗與圣教散修,沒有可以與自己平起平坐的年輕弟子,所以一妙仙子才推出了很少處理合歡派事物

  的完顏無淚。

  李仙月?侯燕青?李塵風?還是秦家兄弟?

  這些人不是留在南疆,就是身處北疆,如果長空有意傳位他們,肯定會立刻召回圣殿待命的,應該不可能是這些人。

  可是除了這幾個年輕弟子,還有哪個年輕弟子能與自己不相伯仲的呢?

  完顏無淚見天問的表情急速變化,忽然輕輕的在天問的耳邊小聲說了幾句。

  天問聞言,臉色大變,失聲道:“你說什么……”完顏無淚修長的手指放在唇邊,道:“噓!小聲點!我也只是猜測長空有這個想法而已,此事關系重大,你可不要對任何人說起哦。”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