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1194章 酒吧桑尼

作者:貧僧想吃肉更新時間:2019-07-04 10:55:31
  夢幻魔都酒吧。

  是外國人開的酒吧,對從異鄉來到華夏的外國人來說,在這里能夠感覺到家鄉味道。

  外國的酒吧與國內酒吧,其實還是有很大差別的。

  他們的酒吧多隱含著本土文化。

  嘻哈,街頭,紋身刺青,雜糅在一起,會讓氛圍嗨到不能自拔。

  咖啡色的鵝卵石鋪在地面,被一層類似橡膠的東西鋪蓋,透明的可以看到里面鵝卵石。

  五顏六色的燈光在旋轉之間,光芒灑瀉在地面,如夢如幻。

  墻壁上熱血的骷髏頭,還有那站在舞池中央跳著邁克杰克遜太空舞步的歌舞隊,爆炸的金屬聲響刺激著男女荷爾蒙。

  青春,肆意飛揚,激情四射。

  吸引著國內外很多喜歡夜生活的人進來。

  廖凡點了一杯哈皮,與楊雪找了個卡座,兩個人坐了下去。

  楊雪知道李默死了,廖凡雖然表現的很淡然絕情,但她內心深處清楚,廖凡心里多少還是會有些感傷。

  因為他是一個重感情的人,感情這事情是人世間最復雜的東西,豈能說拋棄就能隨便拋棄忘卻的?

  不可能的,哪怕是圣人孔夫子也未必能做得到。

  酒是個好東西,能夠麻痹人的神經,當一場大醉之后,醒過來時,腦袋昏昏沉沉的,很多事情就想不起來。

  曾記得一部電影里說過,有一種酒叫醉生夢死,喝過它的人,往日那些不開心的記憶,會慢慢的消失在腦海中。

  每年三月的時候,這種醉生夢死的酒水就會誕生。

  雖然這世界上難有這種水酒,但楊雪相信,她可以成為那種酒,可以幫廖凡掃去那些不開心的記憶。

  酒吧里外國人居多,外國男人和女人有很大區別。

  外國女人金發碧眼,身材豐滿,一對大腚能讓人不能自拔。

  外國男人男人味十足,絡腮胡西,爆炸的肌肉,宛如施瓦辛格的體魄,他們喝酒縱聲高歌。

  但,也因為思想上的自由,談話就有些肆無忌憚。

  正如華夏人對外國人懷有一種好奇心,外國人同樣對華夏人懷有好奇心。

  尤其是華夏女人,外國人覺得東方女性,有一種難以形容的韻味。

  對他們來說就像是喝酒吃毒一樣,一旦癮犯了,他們會發瘋一般的去攫取,不顧一切!

  “華夏的妞,可真不錯。”

  “跟咱們國家比起來,她們更讓人有一種想要保護的感覺。”

  “桑尼哥,你快看,那個美女還靚啊。”

  幾個青年忽然朝著一個留著絡腮胡須的帥氣青年道。

  桑尼抽著香煙,靠在吧臺一旁,他留著一頭金黃色長發,用定型水特地的搭理一番。

  他穿著一件花色襯衫,長褲,踩踏皮鞋,給人一種潮流范。

  他看起來也就二十八九歲的樣子,但,他長得的確很迷人。

  身上散發那種能讓女人尖叫的氣息,藍色的眼睛時常流露滄桑猶豫的神色。

  不認識他的或許會以為他是搞藝術的,搞創作的,應該像是畫畫的。

  桑尼呼出一口煙味,他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

  “這東方女人還真有味道,如果讓她穿上制服,一定很好看吧。”

  “你們都看好了,看看哥們我是如何把她勾到手的。”

  桑尼一臉自信。

  可他身邊的朋友卻有些顧慮。

  “桑尼,我們知道你很有魅力,但你看那人肯定像是他男朋友,身強力壯的,小心撞車哦。”

  “還有,咱們最好不要亂來,你若亂來,工作丟了,可是一件大事,你的身份現在非常重要。”

  身邊朋友的提醒,讓桑尼頓了一下,他也有些顧慮了。

  但,色心這個東西是能夠讓人肆無忌憚的。

  桑尼此刻心中欲望大動,朋友的提醒,他更當做是一種羞辱,一種看不起,反而給了他逆反不服氣的心理。

  “哼,托尼,你給我看好了,今天我一定會把她泡到手,你難道不覺得有婦之夫弄起來更舒服更刺激嗎?”桑尼嘿嘿一笑,一臉猥瑣。

  但,他這個模樣,并不會讓人覺得猥瑣,反而會覺得如沐春風。

  桑尼,正是憑借他帥氣的面龐,猶豫的眼神還有那一笑春風的笑容,俘虜了不少女人的心。

  他可謂情場老手了。

  桑尼走到酒吧一個彈吉他的家伙身邊,拿出幾張美鈔,遞給對方后,給對方一個陽光笑容,抱著對方吉他朝他的目標而去。

  “兩位,不如我助興一下?”桑尼微微一笑,帥氣的面龐讓人難以拒絕。

  廖凡看著這無事獻殷勤的家伙,眉頭微微一挑,“謝謝,不需要。”

  桑尼沒想到廖凡這么果斷拒絕,他樂呵呵一笑,非常紳士道:“先生,我彈奏的可是愛情鋼琴曲哦。”

  “我見兩位如此甜蜜,所以想見證一下愛情。”

  “美麗的小姐,你覺得呢?”

  桑尼轉而朝楊雪笑著。

  他在極力展現他微笑的魅力,想像往日一樣,通過微微一笑讓那些女人都迷醉起來。

  他覺得楊雪一定會被他給迷住的,一定會答應他的要求。

  可,楊雪一雙美麗眼睛卻是露出了一絲微笑,搖搖頭,“我還是聽從我男人的話。”

  “今晚一定要聽他的。”

  “你可以走了,謝謝。”

  楊雪拿出一百塊小費放在桌子上。

  桑尼有點不敢置信,他可從來沒失手過。

  哪知道今天敗在了楊雪這里,不,桑尼覺得真正讓他失敗的是廖凡。

  “沒想到,一個華夏佬居然這么厲害。”

  他很尷尬,卻又找不到什么好辦法繼續逗留在這。

  看著桑尼失望離開,廖凡道:“這家伙不懷好意。”

  “來這里玩的男人,你以為有幾個像你這樣的?”楊雪笑道。

  “那照你這么說,我倒是有點格格不入了,要不,我去給你泡個妹子過來?”廖凡笑道。

  “你敢,你若是泡,我也泡。”楊雪笑瞇瞇道。

  ……

  “嘿,桑尼,沒搞定吧?嘿嘿,你也有搞不定的時候嘛。”

  朋友的話語讓桑尼很沒面子。

  他縱橫情場,難逢敵手。

  可,今天楊雪和廖凡的事情讓他心里產生無盡挫敗感。

  對于一個從沒有失敗過的人來說,他心里一定非常想把失敗的局面給扳回來。

  不然的話,這一定會成為他心中的一道強有力障礙。

  “哼,這只是表面而已,托尼,你不要幸災樂禍,我現在就告訴你,我今天一定會把這個女人給弄到你面前。”桑尼一眼狠戾道。

  托尼笑道:“行啊,你可以試試。”

  “不過,你最好別惹禍,不然的話,那些人來了,沒辦法進去,到時候會找我們麻煩的。”托尼提醒道。

  “哼,我自有分寸,不需要你管。”桑尼冷笑道。

  “這世界上,女人無非有兩種,一是感性,一是理性,既然我無法用外表來迷惑住對方,那我就用金錢,我還不相信,這世界上沒有錢解決不了的事情。”

  ……

  廖凡想上廁所了,不過,他剛走到廁所門口,就有一道黑影刷的一下跑到了他面前。

  這家伙速度很快,廖凡不僅眉頭微微一挑。

  “喂,兄弟。”金發帥氣男人出現在他面前朝廖凡淡淡道。

  廖凡看著眼前熟悉的家伙,“你要干什么?”

  “我要給你錢。”桑尼干凈利索,也非常直接。

  廖凡呵呵笑了下,“我不需要你的錢,我有錢。”

  “有錢?呵呵,真是厲害啊,這年頭還敢有人說自己有錢,還這么自信,你知道多少錢才算有錢?”桑尼嗤笑一聲。

  “這里有三十萬美金,你現在立刻拿著,然后把你的女人給我送過來,我今天非要上她。”

  “哥們,你如果有了這么多錢,足夠你在華夏找不少女人,也一定能找到比你那女朋友更好的,所以有錢是萬能的。”

  桑尼循循善誘。

  在他世界觀里,這一切都合理。

  因為他以前一個女人就這么給別人的,那是他出生地的國家發生的一件事,當時他的女友尤娜被一個富少給看上了。

  那個富少當時想盡一切辦法想要得到尤娜。

  后來富少找到了他桑尼的弱點,給了他一百萬美金。

  并且跟他說了如他與廖凡說的這些話。

  桑尼記得很清楚,那富少說,“只要你把這些錢拿著,你以后可以玩更多的女人,尤娜在你面前,你難道不覺得膩歪嗎?”

  “有錢,就有一切,如果你不拿,我就讓你死。”

  思前想后,一番考慮,桑尼忽然大徹大悟,他覺得富少說的沒錯。

  只要有錢,還憂愁什么女人。

  只是,他拿到錢后,便去了其他國家。

  哪怕到現在,他也沒有再回去。

  因為他不愿意回去,那可是個傷心地,是他失敗的地方。

  失敗這個字眼,對男人來說,其實非常重要,影響力也很大。

  “我若是不拿呢?”廖凡盯著桑尼看著。

  桑尼忽然笑了,廖凡的這句話讓他一下子回到了以前。

  他記得以前他也這么說過,只是后來的結果可笑之極。

  他忽然間想起了那個富少的回答。

  “你若是不拿,我會讓你死!”桑尼極力想要把富少當時跟他說話的神態給演繹出來。

  可惜的是,他演的只能是形,卻傳不了神。

  因為他這一輩子都不是富少,也無法過上富少的生活。

  那種從小,甚至從娘胎里就有的少爺氣質,根本不是學來的,也無人能學。

  廖凡一巴掌甩了出去,直接把桑尼腦袋撞上了玻璃。

  啪嗒一下,玻璃染血,宛如蜘蛛網裂痕密布破碎。

  “你可能還不知道,如今華夏境內,能弄死我的人,還真沒幾個。”

  “而你,不配!”

  廖凡抓住桑尼脖子對著一邊垃圾桶甩了過去。

  垃圾桶砰然碎裂,桑尼沙啞痛苦的嗓音,猶如上廁所癟了很久卻拉不出屎時候的樣子。

  啊……的一聲,他拉長了尾音。

  驚動了他的那些兄弟。

  “桑尼,你怎么樣?”

  “擦,fuck,你怎么被揍成這個熊樣。”

  “不是說你在華夏當保安嗎?而且是在國動隊里當差,你這身手也太遜色了吧?”托尼一臉嘲笑,更是無奈。

  但,桑尼總歸是他的兄弟,總歸是跟他一個國家出來的人。

  在異國他鄉,這就是兄弟,就是朋友。

  一國人要像兄弟姐妹,要一起愛。

  不能被人欺負!

  “上。”托尼手一招吆喝一聲,更他兄弟一起教訓廖凡,拳打腳踢的。

  只是,他們很快就把他們自己給踢到了局子里。

  理由是尋釁滋事,擾亂社會治安。

  加上他招惹的人是廖凡,在得知廖凡目前身份之后,還有楊雪所代表的背景,局子里的負責人簡直嚇壞了。

  二話不說,直接重判!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