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三十八章冤家路窄

作者:雨下的相遇更新時間:2019-06-18 13:03:32
  葉肖剛才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牛大春的身上,根本就沒有注意到推牛大春的那一個人。

  加上,剛才對方是背對著自己的,葉肖從背后,也沒有看出對方是誰來?

  當看清楚對方是誰的時候,葉肖先是一愣,接著,不由一笑,俗話說,冤家路窄,這話,說的還真的沒錯?

  “葉肖,你在這里就好了,上次害到我的工作沒了,淪落到現在的這個地步。”

  “這次你在這里,剛好把上次的債一起解決!”

  剛才推牛大春的男子說完話,摸摸自己的鼻子,看向一邊,朝在遠處吃飯,每個人都是蹲在凳子上吃飯,朝著這邊看過來的那幾個紋身男子看過去,點點頭。

  那幾個人看到,全部從凳子站了起來,朝葉肖這邊走過來。

  葉肖看到那邊的幾個男子走過來,沒有開口說話,沒有任何的表情,男子看到葉肖不動于終,以為葉肖是害怕了,不屑說道:“怎么,不敢開口,怕了啊?”

  這一男子,不是誰,正是上次葉肖在酒店那里碰到的那一個許飛,也就是那一個一米六都不到的男子。

  上一次葉肖本想準備為自己的兄弟黃良海出頭,那料,自己還沒有出頭,人家的懂事長就過來了。

  這次在這里碰到許飛,也是一個意外,葉肖本來還以為對方的懂事長只是說說而已,現在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這個許飛,葉肖知道,對方肯定不是開玩笑的,而是說到做到。

  因為眼前的許飛,和自己上一次見到的那一個,完全就已經不能用同一個人來形容了,上次在酒店看到的許飛,是一個西裝在身的許飛。

  這一下看到的許飛,頭發五顏六色,手到處都是紋身。

  “飛哥,你上次就是被這小子欺負的啊?”從那邊走過來,站在比較前頭一點的男子,走到許飛的面前,開口問道。

  許飛點點頭,說道:“如果不是這小子,也就不會害我淪落到今天混混的地步了。”

  “你們知道該怎么做了吧?”許飛朝著旁邊的男子開口說道。

  男子點點頭,看向四周,大喊一聲:“看什么看,信不信連你們都一起打?”

  那些站在旁邊看熱鬧的人,一聽到叫許飛飛哥男子的話,馬上好像是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東看看、西看看,然后走回自己的桌子坐著看。

  那些服務員,此時也不敢怎么樣,畢竟自己也是來這里給人工作的,自己總不能上去勸架,然后被對方揍自己一頓吧?

  “小子,既然是你害飛哥變成這樣的,那你說說,現在怎么辦吧?”

  “聽飛哥說你很狂,我倒是想看看,你到底有多狂?”

  “兄弟們,給我上,讓他知道一下,飛哥是不能惹的?”

  許飛聽到那幾個人的話,心想,看來以前出來混,沒有白白結交這些人啊?

  站在旁邊的那幾個混混,一聽到,就沖上去,這幾個混混,都是一些這里附近的無業游民,整天沒事干,不是喝酒,就是打架。

  至于許飛為什么會認識這些人,葉肖就不懂了,看到這些人沖上來,葉肖站前了一步,牛大春看到,剛想開口,可是還沒有等牛大春開口。

  葉肖就已經沖了出去,牛大春想說什么,葉肖知道,叫自己快走,對于牛大春的性格,葉肖還是很了解的,就是那種很為別人著想的人。

  葉肖之所以不走,有兩個原因,一個是想教訓一下這幾個人,這幾個人,平時肯定沒少欺負人,第二個,葉肖想試試自己的武力值,現在到底是多少?

  自從圣誕系統和自己聯系不上之后,葉肖就發現,自己的武力值變得很強大了,那速度,快到連自己都震驚。

  “砰、砰、砰。”不到一分鐘,一聲拍手的聲音出現,拍手的人,正是葉肖。

  葉肖拍了一下自己手上的灰塵,不屑說道:“垃圾,幾個廢物也好意思動手,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震驚、除了震驚之外,還是震驚,現場的人,不管是正在桌子上吃飯,裝作不知道,偷看的,還是正在喝酒的,都在這一刻,震驚到好像時間被靜止了起來一樣!

  “怎么,還要不要教訓我啊?”葉肖拍了一下自己手上的灰塵,走到那一個,剛剛很囂張,說要廢了自己的男子的身上,一腳踩下對方的臉,不屑說道。

  對方聽到葉肖的話,很憤怒地瞪大雙眼,想要吃了葉肖的眼神似的盯著葉肖看?

  可惜,葉肖死死踩著對方的臉,連嘴巴都踩上一半,讓對方不能開口,自己再次不屑教訓說道:“看什么看,不服氣啊?”

  葉肖說完,再次不屑一腳踢過一邊去,對于這種人,你不要跟他說道理,你只需要跟他說力量就行了,只要你的拳頭比對方大,那對方就什么都不敢亂來。

  葉肖踢了到一邊,走到許飛的面前,呵呵笑著說道:“飛哥,你剛才不是想教訓我嗎?”

  “飛哥,這個名字還真好聽啊?”葉肖忍不住,伸出自己的手,拍了拍比自己低一個個頭都不止的許飛,呵呵笑著說道。

  許飛這一刻,被嚇到雙腿都軟了,那還能說得出話,腳抖動著,身體也跟著抖動,說道:“肖大哥,肖大哥,我的錯,小的錯。”

  “在你老的面前,我就是一個屁,什么都不是的屁。”

  “你就大人不記小人過?”

  “放了我吧?”

  許飛很害怕說道,葉肖聽到許飛的話,忍不住想起來,上次在酒店的時候,許飛欺負自己兄弟的情景,憤怒地伸出自己的手,扭對方的耳朵。

  很用力扭,說道:“gd臺、gx臺、珠江臺?”

  “咦,這電視臺,怎么不開口啊?”葉肖把對方的耳朵,當作上一個世紀,九十年代左右,那一種扭著換臺電視機的按扭一樣,不斷扭。

  許飛不但是怕死,也怕被人打,聽到葉肖的話,葉肖一說gd臺,馬上就開口報道說道:“歡迎收看gd電視臺,由。”

  由字還沒有說完,葉肖又改口說,gx臺,一聽到gx臺,許飛瞬間又馬上就改口說道:“歡迎收看gx臺。”

  四周的人,有個別是年齡比較大一點的,看到這一幕,忍不住捂著嘴巴笑了起來,哈哈大笑,這一招電視臺,是以前學校比較流行老師懲罰學生的招式。

  那料,葉肖竟然把這一招都給耍出來。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