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113章 日后欺負你

作者:流浪的小螞蟻更新時間:2019-07-01 22:22:32
  江魚再次睜開眼的時候,血媚已經超過他十個臺階。

  江魚這次打坐,正如伯陽所說,是為了提升自己的心境,他前世是尊者,這次他便把自己的心境提升到的與前世最強時一樣。

  有了尊者的心境,江魚再看眼前這些幻境,那可就要簡單了一些。

  雖然隨著他心境的提升,這幻境幻化出來的內容也強悍了許多,但是尊者心境可是要破這天地的,所以其堅定程度自然是達到了恐怖的地步。

  江魚深吸一口氣,一步一個臺階的往前走著。

  很多幻境他方一進入,便用那種可破天地的氣勢直接破了幻境。

  山腳下的眾多觀眾見到江魚也加快了速度,心中就不爽起來,可是他們想要再噴江魚的言語也沒能再說出口,他們內心再次的期待江魚撲街起來,同時也暗暗的為血媚加油。

  就算是江魚自己,可能也沒想到自己竟然的行為竟然影響了那么多人。

  山頂上的花生和尚見到江魚也加快了速度,不由得便皺起了眉頭。

  他轉頭看了看身邊的伯陽和擎蒼,疑惑道:“你們出手了?”

  擎蒼聽他這么說,立馬就不干了,他指著花生和尚道:“你當我們真像你那么無恥?不要以你那齷齪的心思要揣度我們師徒倆的高尚情操好不好?”

  花生和尚點頭道:“我就是說說,小蒼你干嘛那么激動?來來來,喝口茶壓壓驚。”

  他們三個坐在一起,誰出手沒出手,在他們這個境界,自然是能感受的到,所以花生和尚方才的那一聲疑問,只是出于對江魚的驚訝罷了。

  等到擎蒼喝了口茶,花生和尚這才苦笑著對伯陽道:“伯陽前輩,看來是我低估了這小子的邪門程度啊,你說咱們華夏多少年沒出過這樣的變態邪門的家伙了?”

  伯陽笑道:“至少五百年吧,不過也說不好,很多驚才絕艷的少年最后都沒多大成就,以后的事,誰又能說得清呢,你我還是靜觀其變就好。”

  血媚在看到江魚打坐的那一瞬間便察覺到了不對勁,她幾乎已經研究透了江魚,知道這個人不是輕易放棄一件事的人,所以當江魚坐下的時候,她感受到的不是輕松,而是一種未知的壓力。

  所以她強迫自己加快了往上攀登的速度,現在江魚站起追來,那恐怖的速度比她只多不少,讓血媚驚的小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

  難道自己真的就超不過他?血媚心中暗暗較勁。

  江魚此刻也在較勁,他抬頭看著依舊領先自己好幾個臺階的血媚,眼神中閃爍著的是一種攝人的神采,仿佛眼前這一方天地都在他眼中一般。

  差距在兩人的較勁中逐漸減少,七個臺階,六個,五個……

  到了最后,江魚已經和血媚站在了同一個臺階之上。

  追上來的江魚盯著血媚,冷聲道:“說過欺負你,便一定欺負你。”

  血媚咬牙道:“那可未必!”

  說罷,血媚再次向上。

  可是江魚顯然比她更加快。

  在后面的每一個臺階上,每當血媚飛快從幻境中走出,睜開眼便看到身邊江魚那令她抓狂的冷笑臉龐。

  更讓血媚抓狂的是,江魚每次都是快于她破了幻境,然后故意冷笑著等她。

  一個臺階如此,兩個還是如此,一連三十五個臺階都是如此。

  血媚有些受不了了,當她再次看到江魚那令她抓狂的笑臉的時候,她終于忍不住了,她沖著江魚吼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江魚一如既往的道:“你難道看不出來嗎?我在欺負你啊!”

  這句話說得輕描淡寫。

  可是聽在血媚耳中,那卻是令她最受打擊的話。

  她一心想要超越江魚,然后報仇,可是眼看著怎么也超不過,內心的驕傲和自信一點點被消磨,就算她再堅強,此刻也有些崩潰了。

  山頂上的伯陽和擎蒼兩個老家伙此刻也一臉戲謔的看著花生和尚,特別是伯陽,嘴里還興奮的念叨:“好戲開始了,快快快,老不正經的快拿出來點花生瓜子,看好戲了。”

  花生和尚一臉不爽的瞪了一眼伯陽,眉頭皺的更深了。

  臺階上,血媚發作了。

  她那被花生和尚封住的心竅此刻全部被她強行打開,隨后她一掌擊向江魚。

  江魚笑道:“我要是你,我就不解開封住的心竅,女人啊,還真是蠢。”

  血媚氣的直跺腳:“我蠢你大爺!”

  啪的一聲,她的手掌擊打在了江魚的身上,可是眼前的江魚也隨著她這一掌破碎了,破碎成了一片又一片的殘影,然后落在她的腳邊。

  她一愣,暗道一聲不好。

  她這是再次進入幻境了,心境的變化,讓這臺階產生了感應,在她破開封住的心竅的同時,幻境也在她的身上產生了。

  江魚看著血媚愣愣的站在那里,便又笑道:“怎么樣?被自己蠢哭了吧?我跟你說,因為花生和尚那個老變態,老無恥的家伙的原因,我不會殺你,但是我會欺負你,不但今天欺負你,日后還要欺負你!哈哈哈。”

  日后兩個字的發音被江魚賤賤的咬的極重,其中意味血媚瞬間便明白了。

  她氣的在幻境中不住的罵道:“江魚你個王八蛋,你不得好死,我跟你說,有朝一日你一定會死在老娘手里的,你給我等著。”

  江魚哈哈大笑道:“我等著呢,求你快來弄死我啊,出不來吧?哈哈,小樣,跟我斗,你還嫩了上百年。”

  血媚在幻境中暴跳如雷,而江魚則一臉輕松的,吹著口哨上了下一個臺階。

  俗話說得好,人,不能太裝逼,太裝逼了容易遭雷劈。

  于是江魚這這一得意,便忘了維持他那尊者心境。

  他這一腳便踏入了一個天雷滾滾的幻境之中。

  而且一道明亮的天雷在他踏入的一瞬間還朝著他劈了過來。

  江魚暗罵了聲變態,然后一個驢打滾堪堪避過這一道雷電。

  但是隨之而來的是更多更密集的雷電,把江魚弄得幾乎沒有喘息的余地。

  見閻羅臺階上的這一幕,眾人驚呆了,不知道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到底是什么原因。

  而山頂上的花生和尚卻忽然開心起來,他笑的幾乎合不攏嘴,他一邊往嘴里塞著花生一邊沖伯陽道:“哈哈,那邪門的小子也不行了吧,伯陽前輩,你可能會輸啊。”

  (..net)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