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99章:吻上去!

作者:了了一生更新時間:2019-07-04 10:50:19
  下一刻,林昊的熱血一陣上涌,仿佛鬼使神差似的緩緩湊上去,欲吻到她的唇上。

  看著他那帥氣又陽光的臉在眼前越發越大,吳若藍的心一下就慌了,頭腦也變得空空的,完全不知道是該退避還是該閉上眼睛。

  當兩人的唇差點零點零幾公分就要吻在一起的時候,一聲清咳在門外響起。

  這個聲音,弄得陷入意亂情迷的吳若藍驟然一醒,趕緊的一把推開林昊,慌里慌張的跑進了診所。

  眼看就要一親芳澤,結果卻被打擾,林昊有些火大,也有些慶幸,因為他現在還不確定自己對吳若藍的好感是不是就是傳說中的愛情。呼了一口氣扭過頭來,卻見林石天尷尬的站在門外,顯然不知道是該進來還是該退走。

  林昊發現是他,臉上并沒有什么意外的表情,只是淡淡的道:“來了!”

  林石天有些堅難的道:“林,林醫生,我,我……那個……”

  林昊擺手道:“來,進去再說。”

  直接將林石天領進了診所內的辦公室后,林昊拉了一張有靠背的椅子給他坐下,然后沒等他開口,又去外面把茶盤端了進來,接著就默不作聲的沏茶!

  林石天想好的腹稿被他三番幾次的打斷,原本就不善言辭的他被弄得不知該怎么開口了,只好無奈的看他沏茶。

  誰知道這一看,他就有點挪不開眼睛了。

  取杯,燙壺,置茶,溫杯,高沖,低泡……林昊的動作自然嫻熟,優雅流暢,又帶著平緩的節奏,讓人感覺放松與平靜,仿佛這不是在沏茶,而是在耍一種很好看的太極功夫。

  看著看著,不知怎么的,林石天竟然感覺自己有些發困,尤其是那水壺一上一下的高沖低泡的時候,他的眼睛不由自主的跟隨著上下擺動,然后眼皮就無法自控的下垂。

  正是這個時候,林昊用一種溫和平緩的奇怪聲音道:“你要是覺得累,可是睡一會兒,我這里很安靜,沒有人會打擾你的!”

  “不,我不困……”林石天仍然掙扎著,可是神智已經漸漸的有些迷糊。

  林昊繼續用那種聲音的節奏與頻率道:“沒關系的,到了這兒,沒有任何人再看不起你,你也沒有任何的事煩心,你一直過得那么苦,那么累,何不放松身心,好好的睡上一覺呢?對,就是這樣,放松下來,睡吧,睡吧!”

  聽著林昊的聲音,林石天仿佛中了什么邪似的,身子緩緩的往后面靠了靠,接著竟然就睡著了。

  林昊仔細的看了看他之后,這就繼續用那種聲音道:“林石天,你想振作起來嗎?”

  已經完全睡著的林石天竟然張嘴道:“想!”

  林昊道:“既然你想,為什么你還要這樣墮落下去?”

  這個問題,讓林石天的臉突地變得臉熱氣急,仿佛十分難受似的,五官也開始扭曲,一雙手拼命的想握拳頭,可是怎么也沒辦法握緊,最后只能使勁的搖頭道:“我是個罪人,我沒辦法原諒自己!我永遠沒辦法原諒自己!”

  林昊追問道:“為什么不能原諒自己?”

  林石天的聲音突然大了起來:“沒有為什么,我就是不能,就是不能!”

  到了這里,也許有很多剛開始沒看明白的看官已經頓悟了。

  不錯,這是一出治療,由蘇晴與林昊相互配合施展,內外攻心的治療。

  中午的時候,林昊從蘇晴那兒了解到了林石天的所有情況,得知他最嚴重的病并不是雙手殘疾,而是心理障礙。

  看在蘇晴這么可憐的份上,也看在同是林氏宗親的份上,林昊決定盡自己的全力拯救林石天一把,也這個昔日光環閃耀的天子驕子振作起來!

  心病,往往要用心藥!重病,也往往要用猛藥!

  作為一個經驗豐富的全科醫生,林昊知道想要讓林石天好起來,不用能常規的治療手段,必須得治好他的心病,祛除了這個最大的障礙后,林石天才能有康復的機會,他才能由內到外的好起來!

  林昊對蘇晴作了大半天的思想工作之后,這才終于征得了她的同意,然后由她配合著演了這出里應外合的戲碼。

  對于林石天而言,相濡以沫的妻子,剛出生的兒子,無疑就是他生存在這世上的最大寄托,如果他們離他而去,對他的打擊是巨大的,也是毀滅性的,但也只有這樣的“猛藥”,才能刺激郁郁不振的林石天,讓他重新振作起來。

  不過僅僅只是這樣,那也是不夠的,因為這只能治標,不能治本,只有打開他的心結,才能徹底根治。

  林昊讓蘇晴逼迫林石天來找自己,就是要趁著這個機會,用催眠療法徹底的解一解他的心結。

  剛才林昊在沏茶的時候,動作看起來輕松隨意,實則卻是將一套催眠動作暗藏在里面,利用茶壺輕擺,懸浮,這簡單又重復的節奏性動作,使得林石天不知不覺的放松下來,大腦也進入疲滯狀態。

  在最后的時候,林昊適時的發出催眠指令,讓他徹底的進入催眠狀態。

  這種催眠方法,無疑也是來自古堡的那些變態,專門用于治療有精神創傷或心理疾病的患者。

  然而現在看來,這個百試百靈的方法,到了林石天身上,并不怎么見效,他雖然被催眠了,可是心扉并沒有敞開,仍是十分抗拒。

  出現這種狀況,有兩個原因,一是因為林石天的心結太重,不是那么容易化解的。另一個則是因為催眠的深度不夠。

  遇上這樣重癥患者,如果是一般的心理醫生,會果斷的放棄催眠,這就如牛不喝水強摁頭一樣,不但摁下去也不會喝,而且還有可能把牛脖子給弄斷!

  不過林昊并沒有放棄,因為他的催眠的方法并不只這一種,催眠的深度不夠,他可以再加深,只要安全的讓林石天到達毫不設防的程度,那所有的問題都將迎刃而解!

  因此,他先是用催眠指令讓林石天放松下來,然后拿來了自己的針盒,掏出了里面的銀針。

  古堡的那些變態們進行了研究,針灸不但可以治療各種急慢性病,運用得好,可以達到麻醉的效果,在麻醉不深不淺剛剛好的程度則會出現催眠效應,與普通催眠術合到一起,則會出現復合效果,使得催眠層度更深。

  更何況,林昊所施展的并不是一般針灸,帝經的氣功也融在其中,自然就更是事半功倍。

  隨著他一根根銀針扎下,林石天的睡意也變得更濃,呼吸變得更悠長,身體的肌肉也變得緊實,僵硬。

  這,無疑就是進入深層催眠狀態。

  林昊仔細的查看一下,確認深度已經足夠了,這才繼續緩緩的道:“林石天,現在你的老婆,還有你剛剛降生的孩子,都等著你重新站起來,你真的不能再這么墮落了,作為一個男人,你必須有自己的擔當,有什么過不去的坎,你跟我說吧!”

  林石天有些堅難的道:“我……”

  林昊緩緩的指引道:“說吧,把心里的委屈,痛苦,通通都說出來,說出來你就解脫了!”

  在林昊的催眠指令下,林石天終于敞開了心扉……

  林石天張開眼睛的時候,場景稀釋有些眼熟,但他只是個旁觀者,就像是身處四維立體的電影里一樣!

  然后,他看到了自己,穿著一身筆挺的西服,頭發梳得整齊利落,志氣飛揚的站在一個星級酒店的門口,外面飄著雪花,身側跟著自己的經紀人龐達,一邊停著一輛特別加長版的悍馬。

  等了一陣之后,自己父親,母親,妻子,哥哥,嫂子,還有蘇晴的父親,母親,弟弟,弟媳,小蘇龍,總共十人從酒店里面緩緩走出來,穿著都極為的正式。

  一身高貴禮服裙的蘇晴見了他,有些緊張的問道:“老公,我這樣穿會不會很難看。”

  “不會,你穿什么都好看!”林石天說著又壞笑湊到她的耳邊,低聲補充道:“你不穿的時候更好看!”

  蘇晴臉紅了下,嗔怪的道:“討厭,胡說什么呢!”

  林石天哈哈大笑,在笑聲中將自己的親人們請上了加長悍馬,在他最后要上車的時候,龐達卻拉住他道:“天哥,這是最新款的悍馬,你要不要試試!”

  一旁真正的林石天見狀大驚失色,因為他很清楚畫面中的林石天接過車鑰匙后會發生什么事情,所以立即大聲叫道:“不,不要接鑰匙,不要接鑰匙!”

  可惜,沒有人看得到他,也沒有人能聽到他說話,畫面中的林石天只是稍稍猶豫一下,便痛快的接過車鑰匙,然后上了駕駛座。

  真正的林石天立即就想撲過去搶奪車鑰匙,阻止既將發生的一場悲劇,可是他碰不到任何人,他就像空氣一樣,無影無形。

  就這樣,他眼睜睜的看著那個不知所畏的自己驅車迎著大雪開出了大路,而他也跟著到了車里。

  駕車的林石天一邊轉動著方向盤,一邊神舞飛揚的輕吹著口哨,顯然心情十分的不錯。

  正在這個時候,隔板被敲響了,林石天便按了車里的一個按鈕,阻擋前面的隔板便緩緩落了下來。

  小舅子蘇朗湊上前來,對林石天道:“姐夫,這次畫展之后,你就是世界級的大畫家了吧!”

  林石天回過頭,笑著道:“哪有這么容易,最少也要有十幾二十場國外畫展,名氣才能徹底的響起來的。”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