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三十九章鎮古魔

作者:漢隸更新時間:2019-07-04 10:50:39
  第三十九章鎮古魔

  沖上去的秦宇,雙手環抱凌瑤那不及盈盈一握的纖細腰肢。

  但凌瑤雖然行尸走肉,可不知為何竟會反抗,她渾身罡氣綻放,直接將秦宇震飛。

  秦宇被震的氣血沸騰,凌瑤雖閱歷淺薄,但修為強橫無比,一身罡氣凌厲無匹,根本不是秦宇能夠阻擋的。

  但秦宇并沒有放棄,依舊沖了上去。

  很快,秦宇又被震飛。

  就這樣,周而復始,秦宇渾身鮮血淋淋,受的傷越重,而爆發出的力量越狂猛,但不管他力量多強,依舊不是凌瑤的對手。

  兩人的修為差距太大了!

  秦宇深受重創,依舊無法阻攔凌瑤的步伐。

  “滾!”似乎是被秦宇上百次的阻攔激怒了,凌瑤猛的轉頭,嬌喝道,原本那驚艷面容浮現了一抹濃濃煞氣,纖手一揮,一道兇猛罡氣斬下。

  秦宇身體連忙跳躍,躲過這一擊。

  凌瑤攻擊之后,看了眼秦宇,似乎是在警告,又朝著前方走去。

  秦宇面色急劇變化,停止運行瘋魔六變,這樣受傷下去,必是會昏迷,好在這幾個月他喝下了不少兇獸氣血,令自身氣血提升了幾個層次,否則,單憑這次都要暈厥過去。

  拿出了納虛戒里所剩的三顆丹藥,秦宇一股腦兒的丟入嘴里,盯著凌瑤,神色越發掙扎。

  無法阻止凌瑤的步伐,這樣跟著走下去,不但救不了凌瑤,反而會讓自己身陷囫圇。

  “怎么辦?放棄么?”秦宇緊咬牙關,無數個念頭拂過心頭,他很想轉頭離開,他甚至后悔為什么要反擊,若不反擊的話就不會揭開凌瑤的面紗,那樣,自己絕不會有任何猶豫。

  可若這樣看著她進去么?

  秦宇做不到!

  真的做不到!

  雖然,秦宇知道凌瑤并非是鄒雪晴。

  但秦宇依稀感覺,凌瑤和鄒雪晴應該有著某種關系,否則,不可能會有如此巧合之事!

  “等等,之前是那人控制了凌瑤……也就是說,那人要么處于垂死的狀態,要么身陷囫圇被限制了行動,但不管是哪種情況,那人現在必然處于危機狀態,所以才會想借助天生道體來恢復!”

  “如果這樣,是否……還有一線生機?”

  秦宇左右權衡,看著已經走遠的凌瑤,他緊繃著嘴,雙拳緊握,半響后,他長嘆了口氣,急速跟了上去。

  在秦宇跟著凌瑤進入禁地深處時。

  在獸葬之地的外圍,某個山洞中。

  “李天機,你算什么算?算來算去,都是你算出來的禍!不是你算錯,會惹到瑤池宗嗎?不是你算錯,那小娘們會追殺過來嗎?不是你算錯,秦大哥會遇到這樣的危險嗎?如果秦大哥有什么不幸,我熊踏天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喂,我在跟你說話呢,你還算下試試。”熊踏天坐在一顆大樹之上,盯著下方推演的李天機怒聲說道。

  李天機沉浸在推算之中,根本沒聽到熊踏天的話。

  熊踏天見此,火冒三丈,直接跳了下去,落在李天機面前。

  那強壯而魁梧的體型令地面輕微震動,驚醒了李天機。

  李天機滿臉怒火的看著同樣怒火沖天的熊踏天,厲聲喝道:“熊踏天,你干什么?就你這樣在這里念念叨叨有用?”,李天機怒火直冒,若非是還有理智,他都會說出“有本事你進去救他。”,但李天機知道,若自己真說了,熊踏天必然會沖進去。

  有氣發不出,有火不能發泄,這讓李天機憋屈異常。

  “那你在這里算有用?”熊踏天雙目圓睜,怒聲說道。

  李天機緊繃著嘴,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不知道為什么,他拼盡全力,能用上的都用上了,但結果都一樣,就是算不到秦宇,就連皮毛都算不到!

  若非是之前就算不到,李天機只以為秦宇會死了。

  “沒用吧?沒用你在這里算個屁啊?我看著這東西就煩。有本事你能算到那小娘們不會追到這里來啊……”熊踏天怒不可遏的道。他內心無比的狂躁,想到秦宇為了救自己和李天機留在了險境中,他心里就格外難受!

  李天機聞言目光一亮,對啊,可以算那瑤池宗弟子,她必然會和秦大哥在一起。

  “可惜,之前并沒有從她身上得到一物!罷了,只能用個方法了”李天機呢喃自語。

  “你還要算?你再算就試試!”熊踏天怒聲說道。

  “夯貨,若非你招惹狼王會這樣嗎?你以為就你急?你急有什么用?你若再三阻攔誤了時機,就是你熊踏天害死秦大哥的!”李天機怒發沖冠,冷冷喝道。

  “你……你……”熊踏天望著李天機說不出話來,李天機說的是對的,如果不招惹狼王,還可以和那小娘們拼死一戰,可……

  “啊啊啊!”熊踏天仰天低吼,數拳將一座參天大樹轟的橫腰折斷,雙目赤紅的盯著獸葬之地深處:“秦大哥,我熊踏天欠你一條命,只要你能活著出來,你日后說什么我都聽你的。”

  李天機并沒有聽聞,開始推演起來。

  半響之后,李天機狂噴大口鮮血,噴灑在絲綢白布之上。

  鮮血灑落,瞬間融入白布之中,竟沒有留下任何血漬。

  片刻后。李天機雙目盯著白布,臉色蒼白至極,呢喃自語:“怎么會這樣?”

  在垂死道音響起時。

  遠在數萬里開外的萬重戰宗,祖祠。

  一名身著樸素月白衣袍蒼發老者緩慢的清掃著祖祠前的落葉,似乎是太老的原因,他的速度格外緩慢。

  也不知道掃了多久,似乎是累了,老者緩慢走進祖祠,將掃把放在門口,從一旁的桌上拿了三炷香,便走到了祖祠之中。

  將三炷香點燃,拜了三敗之后,插在香爐中,便仰頭看著祖祠高高懸掛著的畫卷,老者渾濁的雙眼泛著微弱光芒,似乎在打量著這畫卷。

  畫卷里,畫著一人的側面,從側面來看,這是名佝僂老者面目猙獰,仰天咆哮,似乎在發泄內心的無盡怒火,在其頭頂之上,則是浩瀚星辰。

  這幅畫,是萬重戰宗開山祖師爺王青親筆之作,眾人稱之為星辰咆哮圖!

  因為祖師王青對這幅畫只字不提的緣故,無數弟子對這幅畫聯想翩翩,猜測這星辰圖中描繪的猙獰老者是誰。

  為什么祖師王青會將這幅畫掛在祖祠最高處。

  有人說,這畫中人是祖師王青的引路人,也有人說這是祖師王青的師尊,也有人猜測這就是王青祖師本人,當然……更多的人認為,這幅畫隱藏著某種秘辛。

  “星辰咆哮圖,其中的秘辛必在星辰之中,但這星辰中到底隱藏什么秘辛?”老者輕聲呢喃著。

  突然。

  老者猛的轉過頭看向某一方,神色微變,呢喃道:“好強的波動,東部何時來了如此強者?”

  與此同時。

  天龍古宗。

  一坐高山之巔,似乎和天地合二為一的老者從打坐中睜開了雙眼,眺望武國方向,目光閃爍著精芒,輕聲呢喃:“是誰?”。

  天火宗,道境老祖亦是從閉關中睜開了雙眼。

  而在李天機所指的方向,收斂氣息打坐的李掘金睜開了雙眼,眼中露出了驚喜之色:“快開啟了么?再等等,這只是前兆……這波動不知會吸引多少人來,想想都刺激啊……”

  丘陵深處!

  “障眼陣?”

  緊跟著凌瑤的秦宇發覺凌瑤無聲無息的從自己視線中消失不見了。

  這讓秦宇心里越發掙扎了。

  現在還沒進入障眼陣法一切都來得及,一旦踏入了障眼陣法里,會遇到什么?這都是未知數。

  “罷了,希望我猜測的沒錯!”秦宇咬了咬,疾步追了上去。

  他可以不跟著,但秦宇知道如果真不跟著,那么,這將成為秦宇一生的心結,久而久之,心結都會成為心魔。

  走到凌瑤消失的地方,秦宇踏出一步,只感覺眼前情景急劇變化。

  若說丘陵是荒蕪之地,障眼陣法之內宛如世外桃源。

  樹木茂密,一條鵝卵石鋪墊而成的曲折小道不知通往何方,恰似那曲徑通幽處。而令秦宇心里微微一驚的是,這里天地靈力極其濃郁,濃郁的有些詭異!

  一般而言,純正的天地靈力會帶著大地氣息,這里樹木茂密,靈力不但沒有泥土芬香反而帶著一份血腥之意。

  “這里就是狼王說的道府?”看著前面小道,秦宇咬了咬牙,迅速疾馳而去。

  半刻鐘后。

  通過曲徑小道,印入視線中的是一個空坪,空坪坑坑洼洼布滿了小草,而在空坪中心,隱約可以看到一些凹槽分部在四周,凌瑤正蹲在地上,將一個個靈石放在凹槽之中。

  陣法!

  秦宇心里一驚,又看了看陣法旁豎著的一塊殘碑,上面隱約可見“魔”字,秦宇沒有猶豫,急速跟了上去,就在秦宇到達凌瑤身邊時,地面泛著光華,在凌瑤瞬間的瞬間,秦宇步入其中也隨之消失。

  在消失的瞬間,秦宇突然看到了不遠處躺著一塊石板,正是那殘碑上殘缺的部分,而一個猩紅的“鎮古”字令秦宇心里莫名不安。

  鎮古魔?

  這里恐怕絕非狼王所說的道府!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