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934章:是敵是友

作者:舊時綿綿更新時間:2019-08-18 14:54:36
  第934章:是敵是友

  “我覺得女人還是要寵著,越寵著她,她越可愛,越體貼人,越讓人打心眼里喜歡。”

  半晌之后,龍翼突然又說了這么一句話。

  權南翟側頭看向龍翼,目光陰冷不滿:“這里沒有你什么事情了,你回房去陪你的女人。”

  龍翼說:“我不是那個意思。”

  權南翟問:“那你是什么意思?”

  龍翼明明知道他的女人不在身邊,還不停地在他面前炫耀,這種心態,權南翟認為可誅。

  龍翼瞪他:“權南翟,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小氣了?”

  權南翟說:“你什么時候見過不小氣的我?”

  龍翼想了想,還真沒有見過不小氣的權南翟。

  權南翟這個男人和他一樣,從小到大都是有仇必報之人。

  龍翼想解釋,權南翟搶先說道:“別說了,回房去陪你的女人,別在我眼前礙眼。”

  龍翼:“……”

  好一個沒心沒肺的男人,他擔心他長夜難熬,丟下香噴噴的女人跑來陪他,他還嫌棄他。

  真是不可原諒!

  權南翟又說:“瞪什么瞪?有那點時間回去多看看你的女人,她才是你該守著的。”

  龍翼忽然笑了:“權南翟,你小子這語氣聽起來像在吃我的醋,該不會你暗戀我吧。”

  龍翼這話,讓權南翟惡心得差點吐了,他指指那邊的洗手間:“里面有鏡子,麻煩你進去照照。”

  龍翼說:“跟你開個玩笑,別太認真。”

  權南翟不耐煩地擺了擺手:“快走,別在這里礙我的眼。”

  龍翼轉身就走,走了兩步又回頭,正色道:“秦家丫頭那里,你派人看好沒有?她那里不能出事。”

  龍翼知道權南翟有多在乎秦家那個小丫頭,要是那個丫頭出事了,那么他們的計劃就泡湯了。

  他一直想說,剛剛忘記了。

  權南翟點了點頭。

  秦樂然那里,是他最不可能松懈的地方,哪個環節都可能出事,秦樂然絕對不能出事。

  龍翼又說:“還有一個人,我多少有一些不放心。這種時候,他會不會給我們背后來一擊?”

  權南翟蹙了蹙眉頭:“你指的是秦家的養子秦胤澤?”

  龍翼點頭:“就是他。”

  權南翟說:“關于這個人我不是很了解,他也把自己藏得很深,是敵是友,很難說得清楚。”

  聽權南翟這么說,龍翼更擔心了:“這個人我遠遠見過一次,是一個很難讓人看得透的男人。”

  權南翟說:“不懂?”

  權南翟倒是懂秦胤澤,秦胤澤所有的注意力所有的心思都在秦樂然的身上,除了工作,秦胤澤會關心的也就是秦樂然了。

  “你懂就好。好好看著他,別讓他毀了你好不容易弄到手的一切。”龍翼覺得明著壞的人不可怕,可怕的是那種看似跟你一伙的,但隨時都有可能在你的身后放冷箭的人。

  權南翟輕笑了一下,目光堅定而冷冽:“他毀不了。”

  這點自信,權南翟還是有的,他的幸福,他的人生,一直掌握在他自己的手中,從來都沒有過例外。

  龍翼還想說什么,又覺得有些多余,張開的嘴又閉上,這才邁步進了房間,將權南翟獨自留在辦公室里等待明天天明的到來。

  權南翟看著窗外的夜空,大雪還在繼續,受災面積會越來越廣,這個時候本該是他全力組織搶險的時候,卻萬萬沒有想到只能裝死躲起來引蛇出洞。

  不過,權南翟牢牢記住了,今日他所受的這些窩囊氣,明日必定讓那些人通通還回來。

  想到可能是他們,他的內心說不出是怎樣的感覺,可能除了冰冷還是冰冷,冷到沒有什么能讓他的心暖和起來。

  ……

  “權南翟死了?”

  看著網上傳出去的消息,秦胤澤輕輕念著這么一句話,念了一遍又一遍,如此重復了少說也有十次。

  權南翟真的死了么?

  起初,在他收到消息時,他信以為真,還沖動地跑去找了秦樂然,但是此時此刻他卻不相信權南翟死了。

  如果權南翟真死了,在沒有確定下一任總統的繼承者、在沒有安排后一切退路之前,這條消息絕對傳不出來。

  網上但凡有點風吹草動,政府部門一定用最短最快的時間把這些消息壓下去,絕對傳不到民眾的耳里。

  如果權南翟是真死了,也確認了下一任總統的繼承者,那么權南翟遇難的消息一定是最權威的官方發布。

  現在,兩者都不是,那么秦胤澤認為權南翟應該沒有死,只是他不清楚權南翟為何玩這么一套?

  為什么呢?

  仔細想想,秦胤澤也就想明白了,權南翟不過是在跟敵人玩將計就計、引蛇出洞的游戲。

  秦胤澤半躺在客廳的沙發上,側頭看向窗外,窗外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到,反而讓人的大腦更加清醒。

  現在,擺在他面前的有兩條路,一是什么都不管,假裝沒有看出任何端倪,好好地做秦家的養子做秦家的大少爺。

  二是打一通電話出去,把自己看出的這些端倪告訴那個人,正式跟那個人成為合作伙伴。

  只要他們一起努力讓權南翟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那么他的合作伙伴能夠得到他們想要的東西,而他似乎也能得到他想要的東西。

  不用他做太多,只要他用手機打一通電話出去,那么他就能和那些人合作,他的的目的就能達成。

  如此簡單!

  秦胤澤把玩著手機,一圈又一圈地轉,久久未能作出最后的決定。

  ……

  當然,A國國民都知道了的事情,秦樂然不會不知道,當權南翟遇難的消息傳得人盡皆知時,她懸著的心倒是真正放下了。

  她心中所想的理由,跟秦胤澤所想的理由完全吻合。

  只是,她有些擔心,她看穿了這是一個局,是一個引蛇出洞的局,難道狡猾的敵人看不懂?

  她和秦胤澤能夠看穿,敵人卻不能看穿,那是因為敵人太過自信。

  他們認為權南翟這邊沒有及時阻止消息傳播,不是權南翟方沒有阻止,而是權南翟方反應不夠快,消息已經傳播出去,權南翟方已經阻止不了了。

  這應該就是人們常常說的,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了吧。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