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二十三章 同歸

作者:希行更新時間:2019-08-10 19:52:05
  竟然變成這個樣子了!

  不是那日被兩個內侍攙扶著腳步虛浮的撐著拜堂的樣子了,也不是傳言中兩個內侍也扶不起來的樣子,更不是引得太后親自駕臨的樣子。

  周箙看著走進廳堂的晉安郡王,膚色還有些暗沉,但在紅色的衣袍映襯下并沒有顯得暗淡,反而透過幾分雍容的光澤,雙目幽深明亮。

  渾身上下無一不透出生機勃勃的樣子。

  “怎么不進去坐?”

  程嬌娘的聲音在一旁響起。

  周箙一個激靈回過神,這才看到走在晉安郡王身后的程嬌娘。

  竟然忘記看到她了!這個晉安郡王的出現竟然奪取了所有人的視線嗎?

  他哪里有她好看!

  周箙心里憤憤說道,視線落在程嬌娘身上。

  因為是新婚她依舊穿著紅色的衣裙,不過挽起的發鬢一如既往除了那一根木簪和小銀梳外別無其他飾物。

  似乎一切都沒有變,眉眼依舊明媚,神情依舊沉靜。

  “家里都等著呢。”他移開視線悶聲說道。

  “那這就走吧。”晉安郡王說道。

  廳堂里外的所有人便因為這一句話都動了起來。

  周箙又看了眼程嬌娘,自己先邁腳出去了。

  看著郡王府規格的儀仗護送著馬車離開,顧先生和李太醫站在門前依舊激動不已,要說什么又不知道該說什么,似乎說什么也無法表達心內的激動。

  最終顧先生點點頭。

  “王妃果然言必行,行必果。”他說道。

  說讓晉安郡王今日好,今日就果然好了。

  當晉安郡王在程家門前走下馬車,門前來迎接的范江林等人的震撼比顧先生和周箙只多不少,而四周窺探的視線亦是如此。消息頓時風一般的傳開了。

  “自己能走了?”

  高小官人瞪眼問道。

  “是,走的穩穩的,都不用人攙扶。還回身扶了程娘子下車。”隨從點頭說道。

  “裝的吧?”高小官人皺眉問道。

  高凌波冷哼一聲。

  “死不質疑人家裝,好了反而質疑。”他說道。

  高小官人訕訕。

  “父親。這,這也太不可思議了。”他說道。

  有人從門外疾步進來。

  “千真萬確,晉安郡王府的人也傳話過來了。”幕僚急急說道,“昨日就好轉了,坐起來吃飯,今日自己就能下床走動了,從內室一路走到外院,完全不用人扶了。李太醫連藥也停了,說是郡王妃說的,晉安郡王完全好了。“

  高凌波沉默不語,屋子里只有高小官人的驚訝喊聲。

  “這不可能!怎么能好!”

  怎么不可能?

  高凌波伸手撫著幾案。

  “難道都忘了她是真的能起死回生嗎?”他說道,話說到這里抬起頭看著幕僚,“那邊還有幾個人在?”

  “昨日被清除了一批,不過,還剩三個保住了。”幕僚說道。

  高凌波眉頭皺起來。

  “是真的沒被發現嗎?”他問道。

  “是的,這三個是一開始就跟著晉安郡王的,從小跟到大的。從來沒有直接跟咱們接觸過。”幕僚說道。

  高凌波點點頭。

  “讓他們務必仔細查,到底是用了什么法子治好的。”他說道,“不搞清楚這個。我們下一步就不好安排,死而復生的事一次就夠了!”

  幕僚應聲是。

  相比于高家的沉悶,程家此時氣氛歡悅,家里不只有范江林夫婦,陳夫人也來了。

  看著面前的晉安郡王,陳夫人歡喜不已。

  “好了就好,好了就好。”她連連說道,“可真是嚇到人了。”

  那一日聽說太后擺駕晉安郡王府,所有人心里都知道定然是晉安郡王不行了。

  “是聽說我好了。娘娘特意來看的。”晉安郡王含笑說道,一面又帶著幾分慚愧感慨。“我自小頑劣不好養,讓娘娘很是費心。已經給宮里遞了話,明日我們進宮去給太后謝恩。”

  陳夫人含笑點頭,都說晉安郡王最得太后和陛下喜愛,果然這恩寵是該得的。

  顧忌晉安郡王的身子,略說一會兒話,范江林便來請大家入席了。

  “今日是李大勺和半芹親手做的席面。”他說道。

  李大勺和廚娘半芹便過來給程嬌娘晉安郡王叩頭。

  景公公忙遞過去紅包。

  “那日沒能送娘子。”丫頭眼里含淚說道。

  心里很擔心,擔心送嫁受委屈,擔心晉安郡王的身子不行了……

  “你沒送,那可真是遺憾了。”素心笑道,伸手挽住她,岔開話,“那日可真是熱鬧的很。”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陳丹娘在一旁高興的插話說道,“好多人給娘子寫字,還有很多很多的煙花。”

  丫頭含淚點頭笑了。

  “奴婢看到了,奴婢站在街口都能看到呢,煙花足足的燃放了半日。”她說道,“家里的人都出來看呢,把街道都堵住了。”

  張老太爺還嘀嘀咕咕的說了一些酸話。

  想到這里,丫頭臉上笑容更濃。

  說起那日的盛景,屋子里頓時熱鬧起來,剛能說流利話的小寶兒也跟著咿咿呀呀的不停。

  “不過,可惜的是,李家煙火竟然不賣那些煙花。”陳丹娘又帶著幾分委屈說道,伸手抓住程嬌娘的胳膊,“程姐姐,你去和他們說嘛,給我要一個。”

  “何止煙花。”陳夫人笑道,“崔琴師的家門都被踏破了,琴譜半點沒有露出來,如今都是靠著眾人聽的記憶,亂七八糟的彈奏出來,饒是如此,只要說誰誰又要試彈程氏送嫁娶,也讓很多人趨之若鶩。”

  廳內不管是夫人還是仆婦丫頭。說道這個話題都七嘴八舌的停不下來,笑聲不斷的響起。

  晉安郡王坐在一旁,看著被三個婢女以及一個女童圍著的程嬌娘。就好似一副畫一般的怡人。

  有人撞了撞他的胳膊。

  晉安郡王扭頭,周箙沖他使個眼色。

  “我去趟凈房。”晉安郡王說道。

  范江林忙要站起來。周箙已經先站起來了。

  “走吧。”他說道,自己先邁步出去了。

  晉安郡王便沖范江林笑了笑示意他留步也出去了,走出屋子,聽得其內的笑聲更大了,顯然因為他在大家還是拘謹了。

  晉安郡王的嘴角浮現一絲笑意,一只手就在這時猛地揪住他,將他拉到了屋角貼墻。

  “你是不是裝的?”周箙咬牙瞪眼看著他,低聲喝道。“這一切從頭到尾都是你裝的嗎?你根本就沒有事,是不是?”

  他說出這句話,手在微微的發抖,聲音也在抖。

  “我不管也不想知道你為什么要裝,又有什么必要,有什么無奈,我只是知道,程四郎死了,程四郎死了!”

  晉安郡王看著他,伸手按住他的手。

  “我沒裝。”他說道。“是她治好我的。”

  周箙看著他并沒有松手,眼睛發紅,眼底發青。似乎很久沒有睡過覺一般。

  “六郎,你不信我,難道還不信她嗎?”晉安郡王說道,“如果這一切都是假的,程四郎的死卻是真的,那我現在還能好好的站在這里嗎?”

  周箙松開了手。

  是啊,她恩怨分明,從不會做什么虛與委蛇的事。

  “六郎,我不會騙她的。”晉安郡王又說道。“從前不會,以后也不會。”

  周箙看他一眼。

  “別叫我六郎。”他說道。轉身就走。

  “子健。”晉安郡王微微一笑說道。

  周箙字子健。

  周箙沒有說話抬腳繼續走。

  “子健。”晉安郡王在后又喊道。

  周箙有些惱怒的回頭,晉安郡王沖他微微一笑。

  “凈房在哪里?”他問道。

  ………………………………………………..

  看著晉安郡王重新走進廳堂。宴席也擺齊全,廳內其樂融融,周箙在廊下收住腳,透過窗欞剛好看到程嬌娘,她正露出笑容,墨玉般的眼變得波光粼粼。

  其實他見她笑的時候并不多,尤其是以前,她總是木著臉,眼神也是虛無的。

  以后,就更見不到了。

  周箙忽然不想再呆下去了,他轉身走開了。

  “公子,這就回去嗎?”小廝一邊牽馬一邊不解的問道,“還沒吃飯呢。”

  這可是張家那個有名的廚娘親手做的飯菜呢,還有太平居里送來的太平豆腐,他剛才跟一群小廝擠在一旁看到了,那個用左手的廚子把豆腐雕出一朵花呢,廚房的仆婦說了,今日的飯菜人人有份,到時候他也能一口吞下一朵豆腐花…..

  “吃什么吃,一頓不吃就餓死你了?”周箙沒好氣的說道,一面拉過韁繩就要上馬。

  “六公子!”

  身后傳來婢女的聲音。

  周箙回頭,見程嬌娘走過來,身旁素心捧著一個包袱。

  “我家里有事,我先回去了。”周箙先開口說道,低頭看著地面。

  “嗯,那就先回去吧。”程嬌娘說道。

  素心上前將包袱遞過來。

  “這是娘子做了一身衣裳,舅老爺夫人家里的姊妹們都沒在,公子要自己照顧好自己。”素心說道。

  “我又不缺….”周箙悶聲說道,抬頭看一旁的小廝還呆呆站著,便沒好氣的將地上的一塊小石頭踢向他。

  小廝哎呀一聲回過神看周箙才反應過來,你不是說不缺嘛,小廝心里嘀咕道,忙上前接過。

  “這是一身行裝。”程嬌娘說道。

  周箙嗯了聲,旋即又想到什么猛地抬起頭。

  “我不走。”他說道,又冷笑一下,“我又不是程四郎。”

  話一出口,心里就后悔了。

  怎么能對她戳刀子!

  “你不用擔心。”他急忙說道,要將適才那句話蓋過去,“我已經去大營了,鐘將軍很照顧我,沒人能把手伸到鐘將軍這里,你就自己照顧好自己吧,你照顧好自己,我…我們也就好了。”

  說罷急忙上馬催馬就走。

  “有什么事,你不要瞞著我不要避著我,一定要來和我說。”程嬌娘在后說道。

  周箙轉過頭看她一眼,嗯了聲。

  “你不是程四郎,但是,你是能被人拿來威脅我的人。”程嬌娘說道,“你對我,很重要。”

  你對我,很重要。

  這一句話傳入耳內,周箙只覺得眼睛一熱,他一夾馬腹,力氣過大馬兒嘶鳴一聲疾馳而行。

  周箙似乎也沒預料,身子微微一仰,人被帶著離開了。

  一直到奔出去好遠,周箙才收馬,看著面前又不知道是怎么走過來的街道。

  “你也是。”他張口慢慢說道,“不,你更是。”

  ……………………………………

  一直等待傍晚吃了飯,晉安郡王和程嬌娘的馬車才離開程家。

  “走近路。”晉安郡王上車前對景公公說道。

  景公公愣了下。

  因為有前后的儀仗護衛,來的時候他們是從大街上走的,如果要走近路,那就是要走小街,儀仗擺開人多未免擁擠。

  不過…

  從出門到現在晉安郡王一直未有歇息,是不是身子….

  景公公的神情頓時緊張起來,他立刻應聲是。

  坐進馬車里,晉安郡王便靠坐下來。

  “累了?”程嬌娘問道。

  晉安郡王看她搖搖頭說了聲沒有,程嬌娘便不再問了,而是拿過一旁的書卷看了起來。

  就跟來的時候一樣。

  晉安郡王看著她一刻,坐正了身子,轉過頭看著車窗外。

  馬車安靜而行,很快就來到了小街上,傍晚時分正是炎熱一日的人們歇涼的時候,陡然過來的儀仗讓街上變得有些喧鬧慌亂,但很快看清儀仗后,大街上沸騰起來。

  “是晉安郡王的車駕!”

  “今日是郡王妃回門的日子!”

  “快看快看,是郡王妃呢。”

  “那今日還有沒有煙花放啊?”

  看著沿路張望擁擠興奮的人群,晉安郡王的嘴角浮現笑,他轉過頭看程嬌娘依舊在看書,似乎對外界一無所知。

  “程昉。”他說道。

  程嬌娘抬頭看他。

  “你看。”晉安郡王指了指窗外抿嘴笑道。

  程嬌娘便看了眼,也笑了笑。

  “那日很熱鬧。”晉安郡王說道。

  今日在程家說的最多的就是出嫁那時候的熱鬧,畢竟對于大家來說,那是前所未有的場面。

  晉安郡王一直在一旁聽,后來還是陳夫人想到不合適,制止了大家說這個話題。

  新郎沒有親眼見到迎娶的熱鬧,也是一件遺憾事吧。

  “送嫁都很熱鬧。”程嬌娘看著他笑了笑說道。

  晉安郡王看著她。

  “程昉。”他一笑說道,“我也看到了。”

  我也看到了?

  程嬌娘有些不解。

  晉安郡王看著她眼睛亮亮的一笑。

  “我也親眼看到了。”他再次說道。

  ********************************************

  啊啊啊我寫出來了二更了,四千字,竟然在這么紛亂的緊張的狀況下寫出來了。

  那么就求粉紅票票~~~(未完待續)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