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127章 脫離(中)

作者:郁雨竹更新時間:2019-08-25 01:52:19
  黎荷遺傳了黎家的優良基因,至少不像她爹一樣蠢。

  魯同攤在床上,家里的糧食和錢財都掌握在了她的手里,她并不想那么快與魯同和離,畢竟她滿身是傷,黎家困難,根本不足以支撐她的醫藥費。

  所以黎荷拿著魯同的錢讓黎鈞買了藥,還買了不少白米白面及紅棗豬肉等物。

  她一點也不虧待自己,即使只有一只手能用,她也把自己照顧得很好。

  沒有了暴力的威脅,黎荷當天晚上睡了一個好覺,以至于她都快忘了正房的魯同。

  還是路過正房時聽到嗚嗚的聲音,她才想起她的丈夫。

  黎荷沉默了一下才上前打開房門,魯同已經一天一夜不吃飯和方便了,此時床上一片污漬,還有難聞的臭味隱隱傳來。

  看到黎荷,魯同只覺得身上的疼痛更甚,加上失禁帶來的羞惱,他瞪圓了眼睛瞪她。

  黎荷上前將他嘴里的麻布扯出,魯同啞著聲音吼道:“還不快給我去請大夫,黎荷,你信不信等我好了把你往死里打?”

  “我信,所以我不會讓你好的。”

  魯同一怔,然后麻布又塞回他嘴里,他憤怒的“嗚嗚”叫著,黎荷轉身離開,不一會兒就又拎著一根棍子進來,她面無表情的看著床上的人道:“要不是你提,我幾乎想不到這點,即便不給你藥,不給你接骨,時間久了,你的傷口也會痊愈的,就算骨頭長歪了,你也能走能提。”

  魯同眼中浮現恐懼的神色,黎荷一手高高舉著木棍,一下一下的朝他身上的四肢打去。

  “嗚嗚……”魯同嘶叫,卻完全反抗不了。

  黎荷同樣再叫,卻是在尖叫和哀叫,就像以前魯同揍她時,她忍不住的發出聲音。

  她的叫聲掩蓋了魯同“嗚嗚”的叫聲。

  等黎荷從屋里出來后,她的手上和頭上也都帶了傷,那是她自己掐的,頭上則是自己撞在了床柱上。

  她被打慣了,魯同也經常揪著她的頭發把她往地上,墻上,床上撞去,所以她知道怎樣的力道是安全的,卻又可以留下印子。

  黎荷就這樣帶著傷去菜園里轉了一圈,回來時附近的鄰居們就知道她又被打了。

  眾人只是對她報以同情的目光,并不會多管閑事。

  魯同一連半個月都不出門,也沒有人懷疑過,因為他看不起村里其他罪民,而他只會種地,并不會打漁。

  地里現在還未開始勞作,魯同不出現是正常的。

  而且隔三差五的鄰居們總能聽到魯同的怒吼,黎荷身上的傷也總是累著新傷,沒人把他往癱瘓那一方面想。

  黎荷半個月來吃好的喝好的,漸漸將臉色養得紅潤了些,魯同卻快要瘋了。

  半個月來,黎荷只負責給他一日三餐,既不給他擦洗身體,也不幫他收拾床鋪,他吃喝拉撒全在床上,現在整個屋里都散發著難聞的氣味。

  黎荷還總是對他微笑道:“我們以后就這么過好不好?”

  魯同陰寒的看著她道:“等到地里開始忙活的時候我再不出現大家就會懷疑的,到時候我看你怎么辦?”

  “我已經想好了,”黎荷摸了摸手上的夾板道:“再過半個月我的骨頭就長得差不多了,到時候我把我弟弟叫來演一場大戲,讓你的手腳骨折合理化怎么樣?”

  魯同心中生寒,眼中帶著他自己都未察覺到的恐懼看向黎荷,忍不住勸說她道:“黎荷,你是我婆娘,我們才是一家的,你這樣向著黎家,他們會養活你嗎?等你把家里的存款都花完了,難道要一個人照顧整個家?你給我請個大夫吧,我保證,等我好了絕對不打你,真的,我對你發誓。”

  黎荷微微搖頭,“我被你打了一年多,我不會相信你的,真要把家里的存款都花完了,我就收拾包袱回娘家去,我有手有腳,養活自己還是可以的。”

  養活自己?

  那他呢?

  魯同現在手腳皆斷,一直都沒有接上,要是黎荷回黎家,他豈不是要活活餓死?

  魯同心中又急又怒,但半月來他早轉變了對黎荷的看法,自然不敢再放狠話威脅她,只能焦急的尋找對策。

  他一直希望鄰里能發現他的情況,因此好幾次麻布被扯掉他就大喊救命,黎荷任由他喊,然后她給自己身上弄幾道傷,出去外面走一圈便什么事都沒有了。

  他躺在屋里還能隱隱聽到隔壁鄰居的議論聲,說他花樣也太多了,就是打媳婦也不能這么不要命的打,打也就算了還自己喊救命。

  魯同氣得要死,卻知道向鄰居求救的路子是行不通了,也怪他,來瓊州三年多,與鄰里來往的時間卻很少,沒能交上二三好友,不然何至于如此孤立無援。

  時間在魯同的恐懼和擔憂中滑走。

  地里開始有人在耕地,黎鈞跑來幫黎荷下地。

  六村的人習以為常,還有好的和他打招呼,“又來幫你姐夫干農活呀。”

  黎鈞苦笑,“我姐夫這兩天著了風寒,心情正不好,但地里的活兒總不能叫我姐一人做,所以我來幫把手。”

  六村的村民們表示理解,村里什么樣的罪犯都有,但像魯同這樣一致得到大家厭惡的卻很少,想到黎荷最近身上的傷,大家都表示同情。

  黎鈞扛著鐵犁去農田,他拉著繩子,黎荷扶犁,倆人艱難的干了一上午,然后和村民們一起往回走。

  即使是春日,瓊州正午的太陽也曬人,所以大家會在家里休息一個半時辰,躲過最熱的時段后再下地。

  大家回到家剛做好晚飯便聽到魯家傳來的怒吼聲,然后是一陣震天動地的打砸聲。

  眾人一靜,然后默默地搖頭,“小舅子還在呢,魯同怎么就動手打人?”

  當即有人冷笑道:“又不是沒有過,去年黎鈞來幫忙收谷子,不也被他打得動彈不得?還是五村的人來把他抬回去的。”

  “還有正月初二的時候,他都敢回門的時候打媳婦,還有什么不敢的?不過那次他比較慘,是被人綁著送回來的。”

  “要我說黎家也太好性了,我要擱上這么一個女婿,直接打死了事。”

  “說的好聽,你敢嗎,我們已經是罪民,真要打死了人,你還能活?”

  大家端了飯碗出來遠遠圍觀者討論,卻見魯家的動靜不僅不停,反而更慘烈,眾人甚至還聽到了魯同的慘叫聲。

  大家這下不淡定了,生怕鬧出人命來。

  魯同打死他婆娘不要緊,魯同被黎鈞打死了也不要緊,但魯同要打死了黎鈞他們這些鄰居卻有可能會被連坐的。

  大家紛紛朝魯家去。

  魯同正躺在地上,狠毒的盯著正四處打砸的姐弟倆,聽到門口傳來砰砰的敲門聲,他眼中閃過亮光。

  他剛要喊“救命”,黎荷速度卻比他還快,一半大喊著救命,一邊沖上去開門,一把抓住門外人的袖子道:“大哥大叔幫幫忙,魯同要打死我弟弟了……”

  大家見黎荷臉上一道巴掌印,嘴角還滲著血,頭發凌亂,頭上鼓著一個大包,衣服被荊條打破,破口處還帶著血跡,簡直慘烈。

  再聽到屋里的動靜,大家忙推開黎荷沖進去,一沖進院子,大家就看到黎鈞被魯同壓在地上,眾人正要去救,黎鈞便一把推開魯同,爬起來隨手抄起一旁的凳子沖著魯同就砸下去。

  魯同突然被黎鈞抱起來壓在他身上,不由懵逼,等他回過神來時便看到直面而來的板凳……

  板凳直接砸在了魯同的腿上,他痛嚎一聲,怒目瞪道:“這是你們的詭計,是你們的詭計。”

  然而沒人聽他的話,大家都圍上去問黎鈞,他的頭和胸有沒有受傷,會不會有生命危險。

  只要人不死就不與他們相干。

  黎鈞不耐煩的往后退一步,一抹臉上的血道:“我沒事,你們還是看看魯同吧。”

  他看著地上的人譏笑,“虧得你最近生病,不然我只怕又要被你斷手腳了。”

  大家順著他的目光看去,果見魯同憔悴瘦削了許多。

  真是蠢貨,自己不舒服還敢當著小舅子的面打媳婦,這不是活得不耐煩了嗎?

  就有人意思意思的提到:“讓你姐姐去城里給他抓些藥吧。”

  黎荷痛哭出聲,“可家里沒多少錢了……”

  大家默然。

  魯同心中一寒,叫道:“賤人,你還要騙大家到什么時候,我初二陪你回娘家時就被你妹妹打斷了手腳,這一個月來你日夜虐待我,現在還要騙人嗎?”

  眾人沉默,以看瘋子的眼神看魯同。

  黎荷只是低頭抹淚,見丈夫喋喋不休的數她這段時間的作為,便扭頭對黎鈞道:“鈞哥兒,姐姐知道對不起你,但你姐夫也不想的,他腦子有病,等他睡過一覺就好了,到時候自會上門給你賠禮道歉。”

  眾人了然,魯同要是沒病怎么會把媳婦打死,他們可是見過他打人的模樣的,簡直就跟瘋子一樣,誰攔著都沒用。

  而打完后又求黎荷原諒,悔恨得不行。

  不過這一年來好像不見他求黎荷了,所以這是瘋病變了,變成假想他媳婦虐待他老了?

  大家看看黎荷身上的傷,都對魯同微微搖頭。

  既然不出人命,大家自然不好久待,紛紛告辭離去。

  魯同大驚,忙叫道:“我說的是真的,我的手腳真在一個月前斷了,黎荷臉上的傷是黎鈞打的,院子里的東西都是他們姐弟倆砸的,真的,我沒騙你們!你們救救我,不然他們姐弟會折磨死我的……”

  (https://.biqugex./book_43647/16973571.html)

chaptererror;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biqugex.。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