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八十三章 挑撥離間

作者:菀柳青青更新時間:2019-09-19 17:12:09
  許暄和自從來到京城,通過沈明洹和沈明汮認識了不少朋友,衛昱謹就是其中一個。

  今日許暄和受衛昱謹邀約去家中做客,沒想到回來的時候碰上了在大街上騎馬的安陽澤,然后就發生了方才的事。

  “表哥被嚇到罷?”沈明洹關切道,“安陽澤是京城有名的紈绔,不學無術、仗勢欺人,但他既然知道了你是沈家的人,以后不會再找你麻煩了,表哥不必將這種人放在心上。”

  許暄和身為一個男子,自然不能承認自己被嚇到了,他忙道:“我并沒有大礙。”

  雖然他方才在面對安陽澤的時候不卑不亢,但是現在卻出了一把冷汗。他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為,但也不代表他當時不緊張。

  沈妤道:“這里人多,說話不方便,還是快些回府罷。”

  此事這么多人看到了,想瞞也瞞不住,是以回府后便告知了太夫人和許夫人。

  許夫人不禁有些擔憂,為什么最近許暄和總是出事,前兩次可以說是意外,可這次和安家人對上了,她就不能不重視了。

  沈明洹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番,太夫人沉思片刻,笑容中帶了些贊許:“你做的很好。咱們沈家雖然不惹事,但是也不怕事,即便安家有權有勢,沈家人也不是可以隨便被欺負的。你這次沒有沖動行事,看來果然是長大了,也穩重了許多。”

  沈明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這都是姐姐的功勞。”

  太夫人笑著道:“的確,妤兒的確比你聰明。”

  “祖母。”沈明洹佯裝不悅道,“看罷,和姐姐一比,祖母只覺得姐姐是最好的。”

  太夫人笑呵呵道:“自然,你身為男子,又總是調皮搗亂,還不好好讀書,我不疼妤兒疼誰?”

  沈明洹嘆了口氣:“大家看到了罷,祖母就是偏心。”

  沈妤坐在太夫人身邊,很是乖巧的模樣。

  經沈明洹這么一打岔,許夫人心中的不安也消散了,和太夫人說笑起來。

  又過了一會,許夫人帶著許暄和回去了。人都走后,沈妤還陪在太夫人身邊,沈明洹卻磨磨蹭蹭的不肯走,一個勁的給沈妤使眼色。沈妤裝作看不見,低著頭和太夫人說什么,把太夫人逗樂了。

  太夫人看她的裝扮太素了,突然道:“我有一套翡翠頭面,還是我從娘家帶過來的嫁妝,一會你走的時候帶回去。我老了,就看不得你們小姑娘穿著打扮太過素凈。”

  沈妤看看自己身上湘色裙子,再摸摸自己頭上的釵環,沒覺得自己打扮的多么素凈。許是太夫人太疼愛她,總想把最好的給她,所以總覺得她還缺什么。

  沈妤心中暖暖的,不好拒絕太夫人的好意,笑瞇瞇道:“好啊,那我就不客氣了。”

  沈明洹見此,覺得氣餒,只能回去了。

  太夫人一撩眼皮,看著沈明洹的背影,語氣寵溺道:“洹兒又有什么事求到你這里來了?”

  沈妤也不否認,眉眼彎彎,一派天真:“祖母果然是洞若觀火,什么都瞞不了您。”

  太夫人笑容慈愛:“你不說我也知道,那個小子,從來沒有歇過從軍的心思,你以為我不知道他素日在做什么,為何總是往嚴家跑,還不是為了那點事?”

  沈妤低眉淺笑:“哎,說起來我倒是覺得洹兒有些可憐了,為了這個事求了我好幾次,我一時心軟就答應了。其實事后我也后悔來著,可是我想,我作為姐姐總不能食言,所以只能來叨擾祖母了。祖母也定然和我一樣心軟了,否則也不會對他的行蹤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太夫人笑容淡了些,似乎有些悵然。

  “祖母?”沈妤看著她的神色,柔聲道,“您到底答不答應?”

  太夫人拍了拍她的手:“你說呢?”

  太夫人這么問,想來她也在糾結。

  沈妤站起身,笑了笑:“要我說,祖母還是再嚴厲警告他一番為好,免得他還覺得自己有希望。若是祖母實在不想他從軍,倒不如和他說清楚,他知道再無可能,也就只能靜下心讀書了。每天老老實實的待在府上做他的小侯爺,一輩子平平安安。我想,他就算當時覺得難受,長大了就會理解您的一片苦心的。”

  太夫人豈會聽不懂她話里的意思,抬手點了點她的額頭:“你也學著套我的話。”

  沈妤故意呼痛,捂著額頭,靠在太夫人身邊。

  太夫人嘆了口氣:“我知道,你是希望我遂了他的愿,我自然也想他成為人中龍鳳,撐起沈家門庭,但我有我的顧慮。”

  “我知道,祖母不只是擔心洹兒的安危,怕他像父親一樣為國捐軀,更怕他被人算計,怕沈家也受連累。”

  沈妤輕聲道,“可是,有些事,難道我們躲就不會來了嗎,那么人生還有什么意思?聽聞先帝在時,朝堂內外,明爭暗斗也一樣慘烈,后來陛下登基,不少人家都完了,我們沈家不也一直好好的嗎?

  再者,因為我母親的身份,皇家對沈家的態度也一直很微妙,難道讓洹兒放棄自己喜歡的,做一個富貴閑人,就能改變皇家對我們的看法了嗎?該動手的,遲早還是要動手,無論如何也躲不掉。”

  太夫人一怔,驚訝的看著她:“妤兒,是誰和你說的這些?”

  “沒有誰告訴我,我自己猜測的。”

  前世的時候,她就該意識到,得到皇家人的喜歡,哪里有那么容易,多數是帶著算計。是她太天真,那么相信他們。

  也不知道她死了之后,她遠在千里的舅舅怎么樣了。她想,一定還是被大景皇帝除掉了。

  沒有皇帝召見,藩王自然不可以隨意進京,否則就是視同謀反。所以,她并未見過她那個舅舅,只知道他和母親是一母同胞的兄妹,兩人感情很好。只是后來慕容國歸順大景,他便從太子變成了藩王世子,后來繼承了王位。

  即便兩人親情淡薄,對于皇室成員多疑的性格,也要防備沈家。

  所以,沈明洹就算故意偽裝成一個不思進取的世家公子,也不會減少皇家對沈家的戒心。

  既如此,又何必多此一舉呢?

  “洹兒求過我多次,每次我看見他只能看看兵書,偷偷去嚴家,我便覺得他可憐。祖母,洹兒還不到十三歲呢,你要他碌碌無為的過一輩子,您忍心嗎?再者說了,他不是還沒有去過軍中嗎,等他真到了軍中,也許他受不了苦又回來了呢?”

  太夫人猶豫了一會,道:“妤兒,你真是這么想的?”

  沈妤笑道:“自然。祖母,以后的事以后再說,您不要太過擔心了,躲躲藏藏,根本不是沈家做事的風格。就算陛下忌憚各個世家,要動手的時候,首當其沖是嚴家,咱們沒必要怕。”

  其實,不只是嚴家,皇帝對紀家更為忌憚。

  但是皇家人天生會演戲,即便在心里在計劃著除掉那些掌權的世家顯貴,表面上偏裝的一派和樂。

  太夫人沒有回答,一邊喝茶一邊思考,似乎在考慮沈妤說的話。

  沈妤也不催促,面容恬淡,為她續茶。

  良久,太夫人才道:“你說的有幾分道理。是我上了年紀,希望沈家人安穩度日,便不想讓洹兒出風頭。現在想來,倒是我錯了。”

  沈妤笑道:“哪里,您也是為了我們好。”

  “你告訴洹兒,就說我改變主意了,以后他喜歡做什么就做什么罷,我不會阻止他了。”太夫人道。

  雖然在意料之中,但沈妤還是為沈明洹高興。

  “我回去就告知洹兒,他聽了不知道要高興成什么樣子呢,一定會急著來感謝祖母。”

  果不其然,沈明洹聽到沈妤告知他這個好消息,先是不敢置信,反應過來就丟了書一下子跳了起來,然后就往外跑。

  沈妤叫住他:“你去哪里?”

  沈明洹咧嘴大笑:“我去將這個好消息告訴嚴二哥,然后請他幫忙,送我去軍中。”

  沈妤失笑:“回來,你是不是忘記了什么事?”

  沈明洹一愣,然后拍了拍額頭:“我先去祖母那里,謝過她老人家。”

  “總算還沒有高興傻。”沈妤為他擦擦額頭的汗,道,“難道你就打算這樣去嚴家,還不先梳洗一番?”

  沈明洹摸摸鼻子:“我太激動了。”

  沈妤輕笑:“我看,你是得意忘形。”

  *

  鄭管事按照沈妤的吩咐,給呂氏傳了消息。

  秋嬤嬤道:“夫人,鄭管事怎么說?”

  天色漸晚,院子和屋子里燈火燃起。呂氏等了許久,沈序都沒有踏進她的院子一步。

  事實上,自從沈妗被退親后,沈序就沒有和她說過一句話,素日見到了也對她冷眼相待。再加上她不再年輕,沈序只會去別的女子那里尋找慰藉,最得寵的就是懷著男孩的棠姨娘了。

  今晚,她讓丫鬟請沈序過來,可是沈序不肯。她正獨自生著悶氣,就收到了鄭管事送來的消息。

  呂氏恨恨道:“果然,沈妤不是省油的燈。我說她怎么好端端的想起了去公主府,原來是找我的把柄去了,她這是要乘勝追擊,對我趕盡殺絕啊。若被老夫人知道我收買了她的人,拿走大房的東西,她更不會原諒我了。這個死丫頭,是打定主意要和我作對了。”

  “那我們該怎么辦?”秋嬤嬤道,“若真的被五姑娘捅到太夫人那里就不好了。”

  呂氏笑容陰森:“你以為她為何沒有這樣做?”

  秋嬤嬤一愣:“這話怎么說?”

  呂氏冷笑道:“這丫頭現在學聰明了,知道我現在多恨她,時刻盯著她,所以她才沒有輕舉妄動。”

  “怪不得夫人今天突然讓我將那些寶貝藏起來,原來是防備五姑娘的。”

  呂氏看著火苗將那封信一點一點的吞噬,道:“不知道她現在在想什么法子拆穿我呢。沈妤那個草包,素日根本不在意那些東西,怎么突然想起來要查了?不過鄭管事說,沈妤什么都沒發現,只是將看守公主府的人訓誡了一番便離去了,但是沈妤說下次會帶著嫁妝單子逐一核對。”

  秋嬤嬤慌張道:“那么少了的東西定然會被發現,屆時再嚴刑審問鄭管事夫婦,不就知道是您拿走了嗎?既如此,咱們應該盡快將那些東西還回去。”

  “你看看,你都想到的事,她會想不到嗎?”呂氏曼聲道,“只怕真要派人還回去,會是自投羅網,說不得人家就派人等在那里來個人贓并獲呢,屆時人證物證俱在,我可就真的完了。”

  秋嬤嬤張了張嘴:“您的意思是,五姑娘是故意設計這一出?”

  “這還有假?”

  “如您所猜測的,那么鄭管事豈不是被五姑娘收買了?五姑娘早就發現庫房少了東西,卻讓鄭管事給您傳遞假的消息,引您上當?”

  呂氏輕蔑的嗤笑一聲:“正是如此。她以為我在沈家主持中饋這么多年,看不出她那點把戲?她這次是自作聰明了。”

  秋嬤嬤憤然道:“鄭禮那個叛徒,竟敢出賣夫人,還敢幫著五姑娘對付您,難道咱們就這樣放過他?”

  呂氏唇角扯出一個冰冷的弧度:“放心罷,既然他敢背叛我,我自然會給他點教訓。”

  秋嬤嬤自然是了解呂氏的手腕,她道:“您想怎么做,那些寶貝該如何處置?”

  呂氏好不容易弄出來的,單一件就價值千金,有些根本是獨一無二的,千金也難買到,她真的舍不得送回去。

  可是現在的情況,她必須將那些東西完好無損的送回,但是不能借她的手送回去。

  “沈妤既然設計出這一出戲,自然盯著咱們這呢。你去找兩撥人過來,一撥人安排進公主府,務必要被沈妤的人當場捉拿,一撥拿著真正的寶物去藏到鄭管事家。既然沈妤想人贓并獲,我就給她這個機會。”

  秋嬤嬤撫掌道:“夫人真是聰明絕頂,屆時五姑娘抓到那些人到太夫人面前指認您,您就可以反戈一擊了。鄭管事落個監守自盜的罪名,五姑娘便是賊喊捉賊,誣陷二夫人,就算太夫人再偏心她,也不能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替她開脫。”

  呂氏得意一笑,“既然知道該怎么做,還不快去安排?”

  *

  青玉閣。

  剛沐浴完,沈妤站在窗前,看著夜空中皎潔的明月。暖風吹進來,她單薄的寢衣也跟著飄動。

  紫菀見此,忙將她拉過來:“姑娘怎么又站在這里吹風?”

  沈妤笑笑:“我身子并沒有這么嬌弱,現在天氣正暖,吹一吹也不會生病。”

  紫菀道:“可是您剛沐浴完,頭發還濕著呢,萬一被風吹的頭疼就不好了。”

  說著,就扶著沈妤去美人榻坐下,又拿著干布巾為她絞頭發。

  沈妤倚在榻上,任由紫菀服侍她,她莞爾一笑:“瞧你小小年紀,怎么像個老婆婆似的。”

  “姑娘是嫌棄我啰嗦了。”紫菀輕哼一聲,“也不看看我是為了誰。娘走的時候囑咐我了,要好好照顧姑娘,我一刻也不敢懈怠。我一心為了姑娘,姑娘還嫌棄我。”

  兩人自小一起長大,感情很好,紫菀也不像其他人一樣拘謹,兩人時常說說笑笑,倒是比和沈家姐妹在一起要輕松自在。

  “棠姨娘再有一個月就要生了罷?”

  紫菀道:“算算日子,的確是快生了。這些日子,秋桑按照您的吩咐一直和棠姨娘走得很近,想來棠姨娘明白您的意思了。不過,二夫人也定然察覺到了。”

  沈妤換了個舒服的姿勢倚著:“要的就是她發現秋桑和棠姨娘的關系,秋桑的所作所為,自然都是我指使的。”

  紫菀絞頭發的手一頓:“對了姑娘,明天六姑娘就要從祠堂出來了。”

  沈妤閉上眼睛,長長的睫毛服帖在眼下,像小扇子一樣投下兩片陰影。她呼吸輕柔,語速輕緩:“放出來也好,姐妹們聚在一起,豈不是更熱鬧了?”

  察覺到她有些困倦,紫菀梳頭的動作輕了許多。鎏金香爐里燃著清心香,散發著清淡的香氣,帳子被風吹動,整個屋子顯得格外靜謐。

  可是下一刻,這份靜謐就被打破了。

  “姑娘,姑娘——”蘇葉推門而入。

  紫菀來不及阻止,沈妤就被吵醒了。

  “有什么事這么急,一點規矩都沒有。”

  蘇葉放輕了腳步,輕咳一聲:“姑娘,奴婢不是有意的。”

  沈妤眼波平靜,看著她:“何事?”

  蘇葉低聲道:“姑娘,二夫人她要害您。”

  沈妤隨意“嗯”了一聲,“所以呢?”

  “所以奴婢要幫您。”蘇葉理所當然道。

  紫菀指著她道:“咦,誰讓你去盯著二夫人的?”

  蘇葉嘿嘿笑了兩聲:“奴婢好不容易被姑娘留下來,自然要為姑娘分憂。”

  紫菀冷哼了一聲:“你倒是會討好姑娘,怪不得蓮心不是你的對手。”

  沈妤并沒有怪蘇葉自作主張,問道:“你發現了什么?”

  蘇葉四下看看,在沈妤耳邊小聲說了什么。

  沈妤勾起唇畔:“果然和我猜想的一樣。蘇葉——”

  “姑娘有何吩咐?”蘇葉一臉期待。

  沈妤不禁笑出聲來。這個丫頭,和剛來的時候簡直是判若兩人。不過做事倒是勤快,好像生怕被趕走。

  “既然你是被人送進來的,那么你定然有什么厲害之處罷?我這里可不缺端茶倒水的丫鬟。”

  蘇葉笑嘻嘻道:“我可以保護姑娘。”

  “原來如此。”想來有些武功底子。

  “剛好,我正有些事要讓你幫忙呢。”

  蘇葉道:“姑娘要做的什么,盡管吩咐奴婢,奴婢赴湯蹈火在所不辭,沒什么幫不幫忙的。”

  不知怎么,沈妤越聽她說話越想笑:“好,既如此,這件事我就交給你去做了。”

  紫菀怒視著蘇葉。這個馬屁精,明明是故意撿好聽的說討姑娘歡心,和她爭寵。

  蘇葉無視了紫菀的眼神:“姑娘請吩咐。”

  “不過有件事我還是要再次提醒你。”沈妤突然正色道,“你既進了我的院子,就要聽我的。我不管你是誰派來的,你也只能認我一人為主子,除非你離開青玉閣。所以,以后不可再自作主張,除非我吩咐你怎么做,知道了嗎?”

  見沈妤突然變得一臉嚴肅,蘇葉也變得認真起來:“奴婢知道。”

  沈妤和顏悅色道:“我就信你一回。”

  她起身走到床前,道:“好了,該歇息了,明日還要早起向祖母請安呢。”

  第二天夜里,在護國公主府捉到了幾個鬼鬼祟祟的人,然后被迅速帶回了沈家關押起來。

  這是呂氏設計好的,她以為這也是沈妤設計好的,她不過是將計就計。是以她沒有一丁點慌亂,一大早就梳洗打扮好,等著看好戲。

  慈安堂里,太夫人一大早就起來了,似乎沒有睡好,她一臉困倦,桂嬤嬤在一旁給她捶背。

  “到底出什么事了,一大清早就急急忙忙過來了?”太夫人揉了揉額頭。

  真是的,她還沒睡夠,就將她吵醒了,早飯還沒來得及吃呢。

  “回老夫人,昨天晚上,有幾個賊人在公主府鬼鬼祟祟,還拿著什么東西,小的就將他們捉拿回來了。”說話的人正是連三。

  太夫人看向姜氏:“有這回事?”

  姜氏道:“昨天晚上,怕吵著您歇息,所以媳婦得知了此事,就先將這幾個人關起來了,等著今早再帶給您處置。”

  太夫人點點頭:“到底是怎么回事?”

  “兒媳也不清楚,這幾個人嘴硬的很,無論怎么問都不說。”

  呂氏原本和姜氏沒什么深仇大恨,但誰讓姜氏奪走了她的管家權呢,所以她現在極為怨恨姜氏,一心想給她添堵。

  呂氏笑道:“三弟妹這話說的,問不出來繼續問不就好了,我看你根本是沒有盡心盡力,便來驚動母親,那你這個管家媳婦是做什么的?”

  姜氏自然知道呂氏對她的敵意,只是淡淡笑道:“我知道我現在管家,不能動不動就驚動母親,可此事既是關系到大嫂的東西,就不算什么小事,必須讓母親快些知道。”

  呂氏冷眼望著姜氏:“好,我倒要聽聽是什么大事。”

  太夫人本就沒睡好,越聽越不耐煩,想著事情解決完她回去再睡一覺,便道:“好了,到底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姜氏吩咐道:“將外面幾個人帶進來。”

  少傾,幾個穿著粗布短衣的男子便被推搡著進來了,太夫人問:“他們是誰?”

  連三道:“回太夫人,他們雖然穿著公主府小廝的衣服,但是小的從未見過他們,不知道他們怎么混進去的。”

  呂氏道:“怎么混進去的,自然是上面有人唄。母親,有人敢公然往公主府塞人,趁著月黑風高偷東西,定要好好追查,若是大嫂在天有靈得知此事,說不得就以為是咱家有人覬覦她留給妤姐兒和洹哥兒的財產呢。若是這事傳出去,說有人想占取大房的東西,咱們沈家可是要被人笑話的。”

  聽到此處,太夫人的困意一下子消失了,掃視著屋子里的人:“哦,我倒是要看看誰想占取大房的財產,或者,是誰在背后做鬼。”

  聽到“在背后做鬼”幾個字,呂氏在心里打了個突,又一副義憤填膺的模樣:“母親說的是,必須好好查問,若捉住背后做鬼之人定要嚴懲不貸。”

  太夫人冷哼一聲,意味不明,然后對姜氏道:“你繼續問。”

  姜氏道:“母親,媳婦問過,他們不肯招,許是媳婦的手段太溫和,所以想討母親示下。”

  太夫人明白了她的意思,道:“有我在這里看著,問不出來就只好用刑了。你放心,就算他們招供出什么人,也不是你屈打成招。”

  姜氏點頭:“媳婦知道了。”然后她看著地上被五花大綁的幾個人道:“你們真的不說?”

  幾個人得了呂氏的吩咐,一開始發問的時候不要直接招認,否則會引起太夫人的懷疑,是以他們咬緊牙關,一個字也不肯吐露。

  姜氏道:“若非怕此事關系到沈家人,早就將你們送進衙門了,你們卻不知感恩,既如此,就不要怪我沒給你們機會了。”

  說著,給吩咐人將幾人拖下去行刑。

  這樣一來,自然都開始求饒,再招認就是順理成章的了。

  “我招,我們招……”那人偷偷看了一眼呂氏大喊道。

  姜氏抬手道:“將他帶過來。”

  那人跪在地上,一副豁出去的模樣:“是郡主,是寧安郡主指使我們這么做的!”

  太夫人目光一凜,坐直了身子:“你說什么?”

  “小的說,小的說……是寧安郡主安排小的幾個進去公主府,指使小的偷盜。”

  “胡說八道什么!”呂氏一副正義凜然的模樣,“公主府里的東西將來都是郡主的,她若想取和太夫人請示一番便是了,犯得著偷偷摸摸的嗎?敢誣陷郡主,是誰給你的膽子!”

  呂氏是話里有話。她沒說公主府的東西都是沈妤的,而是說將來都是沈妤的,這不還在暗示沈妤有可能讓人偷取嗎?

  “就算給小的一百個膽子小的也不敢誣陷郡主啊,真的是郡主讓小的這么做的。”

  太夫人重重拍了一下桌子,怒聲道:“簡直是一派胡言!”

  呂氏趕緊勸道:“母親別氣壞了身子,媳婦也不相信妤姐兒會做出這種匪夷所思之事,但還是先聽這人說完以證明妤姐兒的清白,查明是誰想抹黑妤姐兒名聲。”

  姜氏看了一眼呂氏,面露冷嘲。這個二嫂,真是唯恐天下不亂啊。

  太夫人是絕對不相信沈妤會這么做的,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搞鬼。

  她怒極反笑:“好,既如此,你就說一說,偷到的寶貝去哪了。”

  “再這,在這里。”那個小廝道,“這次偷盜的都在這。”

  呂氏驚訝:“這次偷盜的?難不成你們不是第一次偷東西?”

  一個包裹散開,里面不少金銀珠寶和名貴玉器,桂嬤嬤前去看了看,道:“太夫人,看起來的確像是公主帶來的嫁妝。”

  呂氏質問道:“前幾次你們偷的東西放到哪里了?”

  “每次小的偷的東西都放到鄭管事那里。”

  呂氏道:“這我就更不明白了,你既是為郡主辦事,為何不將這些東西交給郡主?”

  太夫人冷聲道:“鄭管事在何處?”

  “回太夫人,鄭管事已經許久不在公主府守著了。他似乎發了筆橫財,最近在忙著店里的生意。”

  “做生意?”呂氏驚呼,“他哪來的銀子?”

  還用說嗎,自然是沈妤給的了。

  太夫人看了呂氏一眼,眼中的情緒晦暗不明,似乎是厭棄,似乎是失望。

  這時姜氏開口道:“你既說你們偷盜的東西都給了鄭管事,這事何故?”

  “因為……因為郡主說,只是將這些東西暫時交給鄭管事保管,她要陷害一個人。”

  姜氏心中疑慮更大:“陷害誰?”

  小廝抬起頭,在屋子里看了一圈,最后目光停留在呂氏身上:“是……二夫人,郡主要陷害二夫人意圖占取二房的財產。”

  太夫人還沒說什么,呂氏就一臉委屈的樣子:“母親,我沒有,我冤枉,我在沈家這么多年,您是了解我的,我怎么敢覬覦大嫂的東西?我一直將妤姐兒和洹哥兒當成親生的疼愛,怎么會想要他們的財產,這真是天大的冤枉。”

  她這話看似為自己喊冤,實則直接給沈妤定了罪。

  太夫人深深看著她,良久才道:“你錯了,其實這么多年,我第一次發現,我真的不了解你。”

  呂氏目光一滯,不明白太夫人這話什么意思。

  姜氏似乎看明白了,又似乎沒看明白。問道:“母親,事關妤姐兒,要不要請她過來?”

  太夫人點點頭:“先去搜查鄭管事的家,再派個人將妤兒請來,真相如何,搜查一番就知道了。”

  呂氏心下歡喜,面上卻憂心忡忡:“沒想到咱家居然出了家賊,枉費母親那么信任鄭管事,讓他看守公主府。”

  太夫人揮揮手:“去罷。”

  鄭管事夫婦住的地方離沈家后門很近,很快,負責搜查的人就回來了人,跟著來的還有鄭管事夫婦。

  鄭管事一臉茫然:“太夫人,發生了什么事,為何會突然搜查小的家里?”

  太夫人見此,只是道:“你放心,少不了你那一份。”

  鄭管事犯的事,她一會再處罰。

  姜氏問:“可搜查出什么?”

  其中一人道:“小的帶人里里外外搜查遍了,根本沒有發現有私藏的寶貝。”

  怎么可能?

  呂氏差點尖叫出來,不經意間觸碰到太夫人意味深長的眼神,她渾身一冷。這一刻,她有種心思被戳穿的感覺。

  姜氏見鄭管事那里什么都沒搜查到,為沈妤松了口氣,又問那幾個人小廝道:“你們說的,郡主讓你們偷的東西都暫時交給鄭管事保管,那么為何從鄭管事那里什么都沒搜查到?”

  “也……也許鄭管事得到了風聲,提前轉移到了別處。”

  鄭管事也大呼冤枉:“你胡說八道什么,什么偷盜的東西,我見都沒見過。”

  那個小廝接收不到呂氏的指使,繼續硬著頭皮道:“總之,郡主就是派人悄悄將公主的嫁妝偷出來,交給鄭管事藏著,陷害二夫人。為何沒在鄭管事家里找到,小的也不知道。”

  “敢誣陷本郡主,是誰給你的膽子?”沈妤被簇擁著進來,先給太夫人行了禮,又居高臨下的看著那個小廝道,“我若是真想偷盜公主府的東西,為何要派你們去,鄭管事才是公主府的管事,我直接讓他拿出來不是更方便嗎,何必多此一舉,是生怕被某人抓不住把柄嗎?”

  沈妤的眼神掠過呂氏,滿是譏諷,對太夫人道:“祖母,無論如何,母親的嫁妝丟失確實不假,總該先將這些東西找回來。”

  太夫人贊同道:“合該如此,若是查出誰敢在沈家玩這些把戲,別怪我不顧念多年情分了。”

  姜氏也道:“是啊,背后之人陷害二嫂,又指認妤姐兒。府上之人誰不知道,二嫂和妤姐兒一向感情深厚,情同母女,定是有人想挑撥離間,破壞二嫂和妤姐兒的情分,必須徹查。”

  (https://.biqugex./book_95976/44894457.html)

chaptererror;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biqugex.。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 星空棋牌官方下载 极速飞艇开奖历史 棋牌游戏输赢受控制吗 天天棋牌安卓手机版 做直播游戏赚钱吗 足彩开奖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网易 云南十一选五推荐号 梦幻手游怎么赚钱最多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视频 京东 内购价 赚钱 浙江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网上在线赚钱项目 黑龙江11选5现场直播 卖七星彩票赚钱吗 陕西11选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