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19.第 19 章

作者:荔簫更新時間:2019-11-08 23:05:47
  一屋子美人婀娜下拜,剛剛嗆了口水的楚怡深感自己此刻很是窘迫。

  但比窘迫來得更猛烈的,是驚慌失措。

  他聽見了他聽見了他聽見了……

  她最后跟張濟才說的那句話,他一定聽見了!

  她腦子一團糟,自己不過拿個喬而已,怎么就拿到正主頭頂兒上了?

  然后,她就被這位“正主”一臉和善地扶了起來。

  “都免了。”沈晰淡聲道。

  楚怡兩只手都被他握在手里,下意識地想縮,又拼力克制著沒縮。

  而后她便感覺他溫熱的拇指在她手背上撫了撫,同時,他饒有興味地問她:“你想孤了?”

  楚怡:“……”

  自己說過的話,哭著也得承認!

  她強撐著微笑:“是,臣妾……有幾日沒見殿下了。”

  沈晰欣然也微笑:“原本看你這里人多不想擾你,既如此,孤今晚在你這兒了。”

  楚怡窒息:“……”

  別啊……

  另幾人卻很識趣,聽言不論愿不愿意都一福身,麻利地告退了。

  一直很怕太子的好閨蜜云詩走得尤其快,轉眼間就只剩了楚怡一個,在屋里體驗頭皮發麻的感覺。

  當然,她身體上的反應不止頭皮發麻,臉也紅透了。太子要留在這兒,她是明擺著要侍寢了啊!

  果然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啊!

  但是能怎么辦呢?

  自己念叨來的太子,跪著也得伺候完!

  楚怡無聲地深呼吸,繼續撐著笑:“那個……殿下,臣妾白日里忙著從前頭搬回來,忙了一整日,先去沐浴更衣……”

  沈晰點點頭:“去吧,孤還有兩本折子得看完,就在你這兒看了。”

  說完,他就折進了正廳東側的臥房。

  楚怡則悲憤地走出了正廳,去了浴室。

  這浴室說是“浴室”,其實也就是一個普通的小房間,也在院子東側,但論規格不能算個正經的廂房。浴室里有個電視劇里常見的那種古代洗澡用的大木盆,還有衣櫥、妝臺和屏風,設施還算齊全。

  楚怡去沐浴,青玉理所當然地要跟去侍奉,被楚怡反手阻在了門外:“衣服給我就行,你別進來!”

  “?”青玉怔了怔,“那您更衣的時候……”

  “我又不是個殘廢,我自己會穿。”楚怡說著從她手里將衣服搶走了,獨自鉆進浴室,緊緊閂上了門。

  盆里的水是在妃妾們來“恭喜”她前備上的,這還也還熱乎著,楚怡進去暖暖和和地一泡,確實解乏,舒服得她一時間腦子都空了。

  但等到出水穿衣服的時候,該面對的事情就又涌進了腦海里。她床上中衣低頭一瞧,頓時臉紅心跳。

  ——現下天熱,中衣都做得輕薄。這么單穿著,看著,露點。

  她于是縮到了屏風后,壓著音喊外頭的青玉:“青玉!你給我拿件心衣來!”

  心衣是這個年代女孩子穿在中衣里的衣服,相當于二十一世紀的內衣。但內衣嘛,夜里睡覺當然沒人穿,青玉便很疑惑:“娘子,這會兒您還穿心衣啊?”

  楚怡斬釘截鐵:“穿!你快去!”

  青玉便去了。臥房里,沈晰坐在羅漢床上讀著折子,背后剛好是窗戶,窗外幾步遠就是浴室的門。楚怡和青玉方才那幾句竊竊私語聲音倒真不大,但架不住他離得這樣近,好巧不巧地全聽見了。

  他自顧自地笑了聲,搖搖頭,又安心下來繼續看折子。

  過了約莫一刻,楚怡磨磨蹭蹭地進來了。她一步都沒敢在他面前停,直接鉆進了遮著幔帳的床里。他抬眼去瞧,看見她迅速地縮進了被中,幔帳透出來的輪廓都能看出她把自己蓋得很嚴實。

  沈晰又笑了聲,然后好不容易才重新定住心神,找到自己方才看的那一行。

  床上,楚怡艱難地做著心理建設。

  太子突然而然地要睡她,可她還偏沒辦法怪太子了,誰讓她自己剛才嘴賤呢?

  可是讓她騙自己說她已經和太子情投意合了,那也是做不到的,騙自己哪有那么容易!

  那、那她怎么接受接下來的事兒?難道……讓她腦補自己在和別人約|炮?以后她和太子就算是……算是炮|友?

  也好難啊!約|炮這種事,她在現代都沒體驗過!第一回約就約個太子,是不是也太霸氣了一點!

  但除此之外,她好像也想不到更好的自我安慰方式了。

  她總得先在心理上把這個坎兒過去,一會兒才好把這一夜過去。

  自己招惹來的侍寢,咬著牙也得睡完!

  楚怡于是深呼吸,在心里對自己進行了一番悠長的碎碎念:

  我們是炮|友、我們是炮|友、我們是炮|友……

  我們只追求生理上的歡愉、最原始的享樂、最本能的刺激……

  他爽我也爽,誰也不吃虧、不吃虧、不吃虧……

  他長得也挺帥的,睡這么個帥氣的小哥哥很值、很值、很值……

  而且這是我的地盤,今兒個晚上嚴格來講算我睡他、我睡他、我睡他……

  她懷著禱告般鄭重的心態默念著這些洗腦性太子,即將念到第二百八十遍的時候,太子看完了折子更完了衣,揭開幔帳躺了進來。

  剎那間,楚怡還是渾身都繃緊了。白皙的脖頸上明顯地繃出了一條青筋,目不轉睛地盯著太子看。

  沈晰蓋好被后便也看向她,而后索性翻了個身,支著頭好好地欣賞了起來。

  她真的很美,美到帶有一點點攻擊性。她本人原也確是很有攻擊性的,她叉腰罵云詩和周明的氣勢他可見識過。

  但現在,這份攻擊性全被緊張給攪沒了。

  沈晰忍不住地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你這么害怕孤嗎?”

  “……沒有。”楚怡強顏歡笑。

  沈晰對她這副別扭的笑容未予置評,挑著眉頭又看了她一會兒,躺了下去:“睡吧。”說完他就先一步安然閉了眼。

  楚怡:“?!”

  他這個“睡吧”……仿佛就是字面意思?

  她深感意外,詫異得反過來盯住了他的臉。沈晰察覺到她的目光便又掙開了眼睛,然后便看到了她這一副見鬼般的神色。

  他下意識地抬手擦了下臉,掃了眼手上見什么都沒有,便問她:“怎么了?”

  “……殿下。”楚怡怔怔地望著他,“您……今晚留在這兒……難道不是想跟臣妾……那什么……?”

  她不懂了,這不是古代嗎?太子臨幸妃妾,竟然只是單純地睡覺覺?

  沈晰一瞬間也露出了滿面的疑惑,他也不懂了:“你不是不愿意?”

  他不想么?他當然想。他是因為不愿強人所難才不著急的啊!

  但現下她竟主動問了?

  “你若愿意……”他有點驚喜地伸手探向了她。

  楚怡一把攥住了他的手腕:“臣妾就是隨便問問!”

  “……”兩個人尷尬地對視了三秒,太子猛地別過頭,朝著外側一聲噴笑。

  那聲噴笑又擴張起來,變得輕松爽朗。

  楚怡呆滯地望著他,他笑夠之后重新轉過頭來,往她面前湊了湊。

  她往后縮了縮脖子。

  他在她額頭上親了一口。

  “你怎么這么好玩。”他眼底滿是甜滋滋的笑意。

  真有那么一瞬,楚怡差點沉溺進那份甜滋滋里。她甚至危險地覺得,他大概是真有點喜歡她的,不止是圖一時新鮮。

  但下一秒她又冷靜下來,心里大吼這種想法最可怕了!

  ——多少宮斗小說里,嬪妃們的悲哀都始于這種想法!每個人都用這種想法麻醉自己,但其實這十有八|九就是個錯覺,這些男人就是在圖一時新鮮!

  相比之下,還是炮|友心態來得安全。咱們各取所需但別走心,你以后另有新歡也跟我沒關系。

  楚怡在砰砰亂跳的少女心和極度冷靜的現代人客觀視角的雙重攪擾下,羽睫輕顫著垂下了眼睛,小聲地說:“睡吧……”

  太子又笑了笑,再度閉上了眼睛。但他探入她被子里手沒有拿出來,在她松開他后,他反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他的手溫熱而有力,楚怡滯了一滯,沒有掙扎,隨他握著了。

  她久傷初愈,身體還比較虛,又忙了整整一個白天,不過多時就睡得實在了。

  沈晰在聽到耳邊的呼吸變得聲聲均勻之后,忍不住又睜開眼睛看了看她。

  他腦海里鬼使神差地閃過一份惋惜——如果她父親不是個奸臣就好了。

  如果她父親不是個奸臣,一年前就不會落罪,一年半前他要大婚的時候,父皇更不會忌憚她家里。

  那她作為丞相之女,必定也在太子妃的待選之列。

  如果她是他的太子妃,不說別的,至少在性子上,他覺得和她相處來得輕松愉快。

  但是,唉……

  沈晰搖了搖頭。

  現在想這些也沒什么意義了。漫說太子妃,就是立她做側妃都不行。側妃有時也是要與太子妃一齊登堂入室的,宮奴出身的妾侍往上抬,不能抬到那么高。

  他一壁這般慨嘆著,一壁卻又禁不住地希望她哥哥爭氣,能混出點名堂了。

  若她哥能把那一身本事用在正地方上,她那沒幾天的宮奴經歷便也算不了什么,不值得追究。

  .

  宮外,沈映府里,楚成一心二用,邊歪在羅漢床的桌邊看著本閑書,邊聽沈映說盜墓案的事。

  沈映說完,他笑了聲:“這有什么難?能買得起皇陵陪葬品的,普天之下也沒幾戶人家。”

  “是,追贓物是不難。”沈映緊鎖著眉頭,唉聲嘆氣,“難的是抓到那些盜墓賊!他們敢干這個,必定早有準備,絕不會傻到將贓物直接脫手。七拐八拐的,上哪兒抓人去?”

  楚成嘖聲,卷起手里的書伸過去,敲在了沈映腦袋上:“你是個傻子嗎?”

  “……”沈映早料到他又得嘲他,冷著臉看向窗外的夜色。

  楚成笑了聲:“去,你拿十兩銀子去。”

  沈映不解地轉回頭:“要銀子干什么?”

  楚成說:“去給我做身像樣的衣服。”

  沈映更不解了:“做這么貴的衣服干什么!”

  “別廢話。”楚成又拿書敲他,“快去。”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 14场胜负 中国竞猜比分直播 澳客竞彩比分直播 常见的手机赚钱软件是什么意思 装修石膏角线赚钱不 喜乐彩票网 双色球十大专家杀红定胆 卖龙虾怎么样才能赚钱吗 社会人怎么赚钱 河南十一选五 p3试机号近100期号码 广东36选7定位走势图 排列5 高频彩票分析技巧论坛 闲来陕西麻将房卡 象棋规则谁吃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