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23.第 23 章

作者:荔簫更新時間:2019-11-09 00:39:56
  翌日一早,沈映照例去東宮當差。等太子從早朝上回來,他便進了書房,把那塊翡翠盛了上去。

  沈晰一瞧那翡翠雖通透卻絲毫不溫潤,便猜到了出處:“失竊的陪葬品?”

  “是。”沈映揖道,“臣將那些人引出來了,但還不是真正的盜墓賊,是來幫他們脫手寶物的人。臣怕他們跑了,便付了一筆訂金,他們卻也怕臣跑了,就給了臣這個以表誠意。”

  太子短促地笑了聲:“你倒有膽識。可孤說過了,光是追回東西不行,你得把盜墓賊抓到。”

  “殿下放心!”沈映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臣已安排好了,必能將那幾個賊人捉拿歸案。”

  沈晰點了點頭,沒多說話,正要讓沈映告退,沈映又說:“不過……殿下。”

  沈晰抬眸:“你說。”

  沈映為接下來的話而有些心虛,便低了頭:“殿下能否……能否把定金先貼給臣,臣家里實在不寬裕,這定金是借了債付的。”

  “哦,應該的。”太子一哂,“你花了多少錢?”

  沈映緊盯著地面:“五千兩銀子。”

  沈晰眉頭微挑,復又掃了眼那塊翡翠。

  若論市價,倒確實是值五千兩銀子。經手把玩一陣子,用人氣兒滋養得好看了,價格還能再高幾成。

  不過……

  他又搖了搖頭,姑且按下了疑慮未提,點了點頭:“這錢是該由朝廷來補,我會交代給戶部,你過兩日去領錢便是。”

  “謝殿下!”見這事兒真成了,沈映心弦驟然松下,匆匆向太子一揖便告了退。

  他離了書房,沈晰復又端詳著那塊玉,便將盒子蓋了起來。交由張濟才妥善收著,好等結案時送回陵里去。

  而后他照例讀起了書,把太傅布置的文章寫了。又看了兩本東宮官呈來的折子,便到了用午膳的時候。

  他最近都是去跟楚怡一同用午膳的,張濟才近兩日已經不再詢問他去哪里用,只上前小心的提醒說該用膳了。

  太子卻沉了一沉,沉吟之后,吩咐說:“傳膳吧。”

  張濟才一怔,猶豫著想問一下,但他已繼續讀起了手里的折子。

  沈晰心里悶得慌,因為自昨日從宜春殿回到綠意閣用膳開始,他就感覺楚怡不冷不熱的。

  倒說不上是有意疏遠他,只是他能感覺到她的情緒好像不太一樣了。是為什么他又不太摸得著頭腦——若說是因為他昨日回宜春殿了一趟,他覺得應該不至于啊?一來他每日去與太子妃一道用晚膳的事楚怡都清楚,昨日送太子妃回去一趟算什么?

  二來,在他看來楚怡雖然脾氣沖性子直,但并不是笨人。昨天那樣的情境,他若不理會太子妃直接與她走了,不是更給她惹事么?

  他想不明白原因,便覺得先不去好了。他從來不喜歡強人所難,對任何人都一樣。

  沒錯,他是太子、是后宅妃妾們的夫君,但若她們不待見他,他覺得也不必讓她們強顏歡笑。

  他可以等楚怡緩過來再去見她,到時再好好問問那天到底怎么了便是。

  但是吧……

  他心里又患得患失的。

  午膳眨眼間布好了,在外屋擺了慢慢的一桌子。張濟才上前來請太子,太子一語不發地起身走過去。

  到了桌前,他卻忽地腳下一轉,又朝外走了:“撤下去你們分了吧,孤去看看楚奉儀。”

  “……”張濟才好懸沒反應過來,待得回過神,一時也沒顧上交待手下撤膳,便直接追太子去了。

  沈晰一路繃著張臉,腳下走得風風火火,好像是怕自己隨時會改主意,所以用這種法子逼著自己趕緊過去似的。

  ——剛才也就是那么一閃念之間,他覺得自己得現下就去問個明白!

  楚怡不是有話愛憋著的人,有什么情緒她都寫在臉上。昨天突然情緒不對勁又不像從前那樣發火了,萬一是有什么大事呢?

  他覺得他該等她緩過來,但萬一她緩不過來呢?

  他便這樣一路殺到了綠意閣,一路上許多經過的宮人都覺出了不對勁,跪地見禮時眼皮都不敢抬一下。

  等進了綠意閣的院門,守在堂屋的白玉看見他立刻往外迎來,離得幾步遠時也覺出了一樣:“……殿下萬安。”白玉問安時明顯懸著口氣兒。

  沈晰顧不上理她,徑直進了堂屋。他這般風風火火,步子比平日重了不少,堂屋半開半閉的門被他一推又撞出了一聲不客氣的咣響。楚怡在臥房里聽見動靜覺得奇怪,但屏風擋在門前她又瞧不見外頭,就直接走出來查看。

  兩個人目光一觸,楚怡一懵:“殿下?”

  怎么了這是?

  她遲疑著打量他,余光同時注意到了屋外白玉緊張的面色。但還沒來得及問,他先開口了:“楚怡,你怎么了?”

  “?”

  她好生愣了一下:“臣妾……沒怎么啊?”

  吃得飽睡得好,沒病沒災也不是姨媽期,他這個問題打哪兒來的?

  沈晰打量著她,定了口氣:“你昨天怎么了?”

  “?”楚怡又是一怔,心說昨天我也沒什么事啊?太子信手打簾走進了臥房。

  她趕緊跟進去,他帶著三分郁色坐在了羅漢床上,又瞧瞧她,說:“你坐。”

  楚怡誠惶誠恐地坐下了,他長緩了口氣:“昨天孤從宜春殿回來,你就一直不冷不熱的是怎么了?孤思來想去,還是得直接問你。”

  楚怡啞了啞,心道我什么時候不冷不熱的了?她覺得她對他挺正常的啊,雖然她當時沉浸在復雜的心理斗爭中,但她清楚那些斗爭準不能跟他說,所以有意在他面前顯得正常來著。

  還是讓他看出來了?

  她沉吟了一下,誠懇地覺得那也有可能——她對自己的演技是沒啥可自信的。

  楚怡的手指刮起了裙子上的繡紋:“臣妾沒什么事,就是在想些事情,想得入神了所以……”

  “什么事情?”太子追問道。

  楚怡僵住,心說你怎么還追根問底呢?

  沈晰定定地看著她:“是關于太子妃的,還是關于孤的?還是誰讓你不高興了?說來聽聽。”

  ……這沒法說啊。

  楚怡木然看著他,臉上或許還算冷靜,但實際上已經緊張的嘴唇都麻了。

  沈晰一瞧,果然是有事。

  “是為孤送太子妃回宜春殿的事不高興了?”他探問道。

  楚怡立刻說:“不是!”

  嗯,果然不是。

  沈晰點點頭:“直說吧,孤不怪你。”

  楚怡:“……”

  她一時間搜腸刮肚,想扯個聽起來靠譜的謊騙他,可轉念想想又慫了。

  ——說謊不是她的強項,而太子是個人精。她覺得她要是騙他,他肯定能看出來。

  那他要是發了火就很可怕了。看出來不發火但默默記個仇,就更可怕了!

  而他又事先說了不怪她。那她的實話若讓他不高興了,他應該充其量也就是日后不見她了,后果比那兩者要好得多。

  楚怡小心地探頭瞧瞧,先確定了一下:“真不怪臣妾?”

  沈晰口氣生硬:“快說。”

  “……”好兇!楚怡抿抿唇,心下略打了一下腹稿,就斟字酌句地說了起來,“臣妾昨兒就是……就是覺得唏噓,想著自己千萬別活得跟太子妃殿下一樣。”

  沈晰的眉心驟然一跳:“太子妃怎么了。”

  “……沒有別的意思!”她一雙明眸望著他,先“聲明”了一下就又低下了頭,繼續掛著裙子上的繡紋,“臣妾就……覺得太子妃那樣的端莊賢淑太累了……不是說不好!只是對臣妾而言太累了,臣妾學不來!”

  說罷她又偷眼瞧他,只覺得這樣手握大權的人陰晴不定地坐在自己面前真可怕,她一時間都有點理解云詩那種過分的恐懼了。

  楚怡心驚肉跳,暗自做好了隨時跪地大呼臣妾該死殿下饒命的準備,卻見沈晰眉頭舒開了一點,循循地喟了口氣:“你說得對。”

  何止她覺得太子妃累!他早就想問問太子妃,你這么個活法當真不累么?

  而后他又道:“別學她,端莊賢淑固然是好,但你這樣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性子也不是錯。你怎么自在怎么來便是,你若不自在,孤在你這里也自在不起來。”

  “……”楚怡懵了半晌,猶猶豫豫地點頭,“臣妾知道了……”

  大約是因為她的聲音太虛,他忽地笑了聲:“是不是嚇著你了?”

  ——可不是嘛!

  楚怡低著頭沒吭聲,心里揶揄說合著您知道哦?那接下來呢,打了巴掌之后是不是要給甜棗了?

  然后,她便見他起身繞過榻桌坐到了她身邊。

  她心里嘿地冷笑——果然來喂甜棗了!

  她有骨氣,她不吃!

  她冷著張臉垂首坐著。

  太子摟了摟她的肩頭:“不是故意的。孤矛盾了一路,不知道是問你好還是不問更好,最后怕你有心事自己緩不過來,才咬著牙過來問了,所以急了些。”

  楚怡淺怔,忍不住地側首看他,正撞上他溫和的笑意。

  她感覺自己一下就被這笑意包裹住了,心下拼命地提醒自己要理智不能沉淪,但眼睛還是沒能挪開。

  他就這樣銜著笑,在她側頰上吻了一吻,輕得像是怕損傷了什么稀世珍寶,但又認真得讓她心里一酥。

  下一瞬,他又在握住她的手的同時注意到了她裙子上的繡紋,撲哧一聲笑:“這么緊張么?繡線都叫你摳斷了。”

  楚怡定睛一瞧,裙子上的繡線果然斷了三兩根,線頭冒在外面,十分顯眼。

  “別怕別怕。”沈晰以一副哄小孩的口吻把她抱住,手還在她背后拍了拍。

  楚怡悶悶地感受著,覺得他這個態度還挺受用。

  便很沒出息地把這甜棗吃了。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 电脑上玩什么软件赚钱 河北时时彩 qq麻将外挂 雷速体育直播电子盘 安卓网球比分扳 二分彩计划软件 日本现在哪个行业最赚钱 黑龙江十一选五 飞禽走兽在哪里调分 江苏11选5前三计划 江苏时时彩 今日河北20选5开奖 类似淘新闻的赚钱软件 天津麻将微信一分群 双面盘为什么不能提现 山西快乐十分预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