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25.第 25 章

作者:荔簫更新時間:2019-11-09 01:47:24
  “……”白玉還是怔怔的,絞盡腦汁思量了一下,還是只能回道,“奴婢不知道。沒聽娘子說什么事,娘子一天都高高興興的,挺好的。”

  沈晰點了點頭,沉吟了一會兒,又還是多問了句:“那孤過來之前,她都干什么了?”

  沒準兒就是晚上這會兒遇上了什么事,她還沒想好跟不跟他說呢?

  白玉一想,說:“娘子在寫東西,是在……”她扭頭看向書案,卻沒看見那個本子,便只又道,“在她近來常用的一個本子上寫的。但寫的什么奴婢就不知道了,她不讓旁人看。”

  近來常用的本子?不讓旁人看?

  沈晰忖度片刻,起身走向了書案。

  書案總共三個抽屜。拉開第一個,里面只有一方硯臺和一錠墨;沈晰把它推回去又拉第二個,里面果然是個本子。

  這本子還挺精巧,是布面的,但不是常見的那種有著簡單紋路的緞面,而是用了一塊繡布,一對在枝頭依偎著的喜鵲剛好在正面。

  沈晰心里矛盾著,她不讓旁人看,那他能看不能?

  現下她不在房里,不告而拿是為偷,不告而看那就是偷看。可是……

  沈晰的好奇心還是占了上風,他一直覺得她很有趣,太想了解她的小秘密了。

  他便在心下跟自己說,若她真是有什么麻煩還在猶豫是否要求他幫忙,他這般看一眼,若是能幫就直接幫她辦了,幫不了就當沒看過,這樣可以吧?

  他是為她好!

  但在翻開之前,他的手又滯了一下。

  萬一是些不好的、甚至可說是壞規矩的事呢?

  ……罷了,那他也不怪她,也當沒看過就是了。眼下是他先行事不端,不能反過來怪她。

  腦子里把這些千回百轉地都想了一遍后,沈晰終于帶著一種莫名的忐忑翻開了手里的本子。

  楚怡剛才寫東西將本子壓出了折痕,這一翻就正好翻到了她寫的那一頁。沈晰首先注意到的,是這一頁正當中用朱砂畫了一條筆直的豎線,將一頁紙分為了兩邊。

  兩邊的最上方,一邊寫著“缺點”,一邊寫著“優點”。

  看到這兒,他下意識地覺得她大概是在寫什么東西的優劣,但接著看下去……

  咦?

  首先,缺點那邊的一條是:“地位太高,相處時總沒有安全感,說句話都要擔心會不會被拖出去砍了”。

  沈晰眼眸微瞇,又看第二條:

  “三妻四妾,不可能一心一意對我”。

  這明擺著是寫他啊!

  沈晰看得不樂,心里堵得慌,想把她叫來理論,然后又憋著氣看另一邊——還有優點嘛!

  優點欄共有三行,每行都很簡短,只有寥寥幾字:

  “還算講理”;

  “還算寬容”;

  “對我還算好”。

  “還算”是什么意思?!

  沈晰真的不高興了!

  他臉一陣陰一陣晴地盯著這三行,心里不服氣。那兩條缺點他可以裝沒看見,因為他雖然瞧著心里不是滋味兒,但仔細想想吧……也確實是那么回事。

  這三條“優點”就不同了,“還算”是怎么回事?這么勉強嗎?

  她寫完兩條實實在在的缺點之后想夸夸他,只能這樣勉為其難地寫下三個?

  “哼!”沈晰怒然把本子拍在了案上,原已被他的臉色嚇得瑟瑟發抖的白玉撲通就跪下了,直呼:“殿下息怒!”

  沈晰沉沉地坐到椅子上,一臉不快地瞪著那個本兒,鉆牛角尖地使勁在心里問:我不講理?我不寬容?我對她不好?

  沒心沒肺!

  她平常都一副開開心心的樣子,原來心里頭竟是這樣看他的。

  若不是他偷看了這個本子,他都不知道!

  沈晰特別氣,氣了半晌,心念又一動。

  他帶著滿臉的嫌棄再度把那個本子拿起來,往前翻了一翻。

  他想看看她更多的想法,但這個本子她還沒用多久,前面沒什么了。

  他只看到了她對他兩天前突然殺過來問她怎么了那件事的感受:“猝不及防地跑來問我怎么了,嚇死了好嗎!希望所有身居高位的人對自己的地位心里有數,就算是對人好也不要這么突然,不然真的嚇暈過去啊!”

  “噗嗤——”太子忽地噴笑出聲,跪在地上大氣都不敢出的白玉詫異地抬了下眼皮,只見太子仍盯著手里的本子,好像正回味著什么,然后嘖了聲嘴,將本子收回了抽屜中。

  接著他看向她:“你。”

  白玉趕忙低頭:“殿下。”

  “孤看她寫了什么的事,不許告訴她,否則孤拿你問罪。”太子冷冷道。

  “……是,奴婢一定守口如瓶!”白玉哆嗦著磕頭,太子很滿意,便從案前起了身,坐回了床邊去。

  又過了小兩刻,楚怡洗完了澡,穿著一身干凈的中衣裙邊擦頭發邊往屋里走。繞過屏風,她看到太子已倚在床上了。

  他脫了外衣,也沒蓋被子,一身潔白的中衣穿在身上顯得干凈優雅,手里拿著一本折子正專心讀著。楚怡怔了怔,發覺這個畫面曾經跟她少女時期所期待的戀愛畫面差不多。

  ——她曾經設想過自己以后要找一個很帥的男朋友,還花癡地腦補過他穿著白襯衫躺在床上翻雜志的樣子。

  眼前的太子,比她當時能設想的帥氣還要更好看一點兒!

  她下意識地吸了下口水,調整了一下心緒,若無其事地走向妝臺。

  青玉上前幫她接著擦頭發梳頭,她無所事事,就拿了根釵子在手里擺弄。沈晰靠著枕頭,目光無聲無息地向上挪了兩寸,落在了她的背影上。

  瞧著人美性子直,沒想到還挺會記仇。

  沈晰淡淡挑眉。

  嗤。

  等楚怡耐著性子任由青玉給她打理完頭發時,他手里的折子已換了一本。她走到床邊瞅瞅他,乖乖地從他腳后繞到了內側去。

  和上回一樣,她一上床就敏捷地把自己蓋進了被子里,沈晰側眼瞧瞧她,信手將折子放到了一邊。

  然后他翻了個身,支著額頭端詳她。

  “……”楚怡往被子里縮了縮,被沿兒一直遮到了眼下,“怎么了?”

  沈晰斟酌了會兒,心平氣和道:“等入秋時多半還有秋狝,我帶你出去走走吧。”

  他剛才想了半晌,什么“講理”“寬容”都是時間久了通過各樣大事小情才能真正讓人信服的,唯有“對她好”這一條,他可以主動努努力,讓她覺得他真的對她好。

  但楚怡愣了一下,啞啞道:“這合適嗎……”

  “怎么不合適,各府皇子都會有家眷跟著。”沈晰淡聲,“太子妃有著孕,徐氏剛犯了錯降位。余下的人里我帶誰,也輪不著旁人置喙。”

  “……”楚怡心里掙扎起來。

  她確實是很想出去玩的,作為一個現代來的女孩子,她雖然在家時也宅,但自愿的宅和被困在一個地方是不一樣的。而且古代又沒電腦沒手機,她在宮里悶了這么久,的確有點快憋不住了。

  可是這難得的出去玩的機會,只怕不止對她,對旁人也是個福利吧?少有的福利,誰獨得了誰招人恨不是?太子妃和云詩是有著孕不宜遠行,另外幾個人會不會想活撕了她?

  她終于將心一橫:“臣妾覺得還是……”

  “就這么定了。”他在她額上一吻。

  楚怡:“臣妾覺得……”

  太子:“你可以先準備著,回頭孤讓張濟才挑一匹性子溫順的馬給你,這陣子你先熟悉熟悉,免得到時它不聽你的。”

  楚怡:“臣妾覺……”

  “乖,睡吧。”他又親了她一口便也躺下了,胳膊一施力把她兜到了胸前。

  楚怡僵硬地在他胸口伏著:“……”

  臣妾覺得您在欺負人!

  她現在很想這樣說。

  .

  翌日,太子在離開綠意閣之前,硬把楚怡攬在懷里親了半天。

  他親完額頭親臉頰,親完臉頰親嘴唇,親到楚怡都覺得膩歪肉麻了才走,再不走估計連早朝都要遲到了!

  楚怡在他走后在堂屋里干戳了半晌,茫然地想他什么毛病啊?誰刺激他了啊?

  他雖然總共就在這里睡過兩次,但每天中午都來用膳啊,以前沒見他這樣啊!

  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綠意閣外,沈晰一路都神清氣爽——把自己喜歡的姑娘圈在懷里親來親去真有意思,以后可以時常這樣。

  早朝上,沈晰依舊神清氣爽——盜墓的案子順利結了,而且比父皇和一干官員預想的都要快了許多。大功一件,從他到一干東宮官員都出了個風頭。

  下了朝,沈晰還是神清氣爽——他回到書房院門口的時候,便見大名在外的楚成已等在院中了。

  楚成沒行大禮,只朝他一揖:“殿下。”

  “楚公子。”沈晰含著笑上前,“里面請。”

  二人進了屋,各自落座。沈晰著人上了上好的明前龍井來,楚成頷了頷首便端起茶盞來細品,淡泊的樣子令沈晰心下輕笑:打算給我個下馬威?

  他便搶先一步開了口:“楚公子的大名孤早就知道,公子為何想見孤,孤心里也大致有數。但孤今日想先問一問……”

  楚成在此時放下了茶盞,平靜地看向他。

  沈晰:“沈映最初拿來的那條翡翠盤龍,公子坑了孤多少銀子?”

  “?”楚成正咽下去的茶水在嗓子里卡了一下,但他也沒有否認,定著氣問太子,“殿下怎么知道的?”

  “這點識人之能,孤身為儲君,應該有吧?”太子和善道。

  楚成不禁心下欣然,看來太子也是善識人心的人,日后必會更有趣了。

  “兩千兩。”他坦誠道。

  沈晰悠然點頭:“以兩千兩將公子收入麾下,孤也不虧。”

  “?”楚成對他的開誠布公有點意外,好生打量了他兩眼,贊道,“殿下沒想到殿下如此直爽。”

  直爽?

  沈晰似乎是有生之年第一次聽到這個評價。

  可能是讓你妹妹帶歪了……

  他心里揶揄著想。

  但這種揶揄他絕不會讓楚怡知道,不然她把他記到本子里怎么辦?他還打算日后繼續偷看呢,不能總讓她有壞事可記。

  他早晚要讓她夸他,讓她實實在在地夸他!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 自创麻将app 福彩25选5 甘肃11选5遗漏号 幸运赛车 下载新疆时时彩开奖结果 k8彩票苹果 澳洲幸运10是官方开奖吗 雪缘园足彩比分直播网 江苏快3稳赚口诀分享 大庆冠通棋牌麻将 雷速体育 开一家海鲜店赚钱吗 7星彩18136开奖结果 6场半全场 真人杭州麻将下载 湖北十一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