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46.第 46 章

作者:荔簫更新時間:2019-11-09 08:08:21
  看到本行字說明訂閱比例不足被防盜了,請在24小時后查看  他不給沈映這機會,沈映還得另找別的法子。他倒犯不著為楚成著急,但一件事懸而未決,總歸是個事。

  沈晰便點了頭:“那你去吧。這事,尋回贓物是次要的,首要的是抓著那些個盜墓賊。”

  “臣明白。”沈映抱拳應下便從書房里告了退。沈晰見時辰已晚,懶得再往寢殿去,就直接睡在了書房。

  書房里有一方窄榻。

  ——他躺下的瞬間想到從楚怡口中聽到的謠言,噗地笑出聲。

  對了,楚怡今日好像著人來稟了話,說想明天就搬到后宅去住。他當時忙著,只點頭允了此事,也沒顧上吩咐別的。

  .

  翌日清晨,楚怡早早地起了床,自己收拾停當了,便吩咐身邊的兩個宮女幫她收拾東西。

  這兩個宮女是太子放話冊她做奉儀那天就到了她身邊的,一個叫青玉、一個叫白玉。兩個人都跟她年紀差不多大。近來她臥床養傷全靠她們照顧,如今能下床了,她就總想自己上手干活,弄得兩個人跑來跑去地攔她。

  “奉儀娘子,您放下!”

  “您別動,奴婢來!”

  ——整整一個上午,屋子里都是這種動靜。臨近晌午時,楚怡終于放棄了,蔫耷耷地歪回了床上。

  青玉看她為此不樂,嗤地笑了聲,上前勸她:“不用動手還不好?娘子怎么還不高興了呢!您是貴人,日后這些活都吩咐下來就是了,您適應適應。”

  “……”楚怡咂了咂嘴,知道青玉誤會了。

  青玉這是覺得她從前干活干慣了,所以現在閑不住,但其實并不是那樣。

  她在二十一世紀的時候可懶了,洗碗靠洗碗機、洗衣服靠洗衣機、掃地靠自動吸塵器。穿越之后當相府千金時并不用她親自干活,進東宮在北邊那陣也沒什么實差要干。

  在太子跟前這兩個月她倒是一直忙于端茶送水,可這點事能把她的懶癌治好?別鬧了。

  楚怡于是實實在在地開了口:“不用干活我覺得特別好,但是吧……”

  她拖長語調賣關子,青玉一臉好奇地看著她。

  她說:“讓你在床上趴大半個月你試試。”

  ——她現在覺得但凡能讓她活動,一切就都是美好的!別說收拾衣服了,讓她練胸口碎大石她都愿意!

  “……噗。”青玉噴笑了一聲,又連忙剎住。

  楚怡閑閑地擺擺手:“去吧去吧,辛苦你倆了,咱們盡快搬完,下午都好好歇歇。”

  她的東西也不算太多,衣服首飾加一些日常所用的東西,收拾了一上午也差不多了。

  于是用完了午膳,青玉就喊了幾個宦官來幫忙,一道挪去了后頭。

  楚怡的新住處是張濟才給安排的,叫綠意閣。這名字是有點說頭的,因為前院里頭種滿了翠竹,放眼望去一片清涼的綠意。

  綠意閣在東宮里不算太大,但和楚怡先前住的小院比當然還是大得多了。前院正對著的是正廳,正廳東側是臥房,西側是間小書房。

  院子里有一圈回廊供人通行,除此之外,大片的翠竹間也留出了十字型的石子小路,小路通往院門和東西兩邊的廂房。

  西邊的兩間廂房都是庫房,東邊有一間是給青玉白玉住的,另一間不知道有什么用卻布置得很講究。楚怡不解地問青玉,青玉跟她說:“來日您有了孕,臨產的時候就挪過來,做完月子再挪回去,免得血氣污了臥房。”

  楚怡:“……”

  有孕……

  她又想到了侍寢的問題,翻著白眼打了個哆嗦。

  后院一共有七八間屋子,目前都還空著。但青玉說不打緊,隨著位份身高,身邊的宮人會慢慢多起來的。宦官住在前面不太方便,到時候就會住到后頭。另外若太子允許她單設小廚房,小廚房也會在后面。

  陪著楚怡四處轉悠了一圈之后,青玉白玉又忙活了一下午才把四下里收拾妥當。

  待得用完了晚膳,楚怡大呼終于可以躺倒睡覺了,結果重頭戲才剛剛開始。

  ——后宅妃妾們來給她“道喜”了。

  人來得很齊,除了太子妃和剛剛得罪過她的徐良娣以外,后宅里有一個算一個全來了。

  楚怡這才把人認全,寶林一共有三位,有兩位是當初和徐良娣進來的,一個黃氏、一個羅氏。

  還有一個就是剛有孕晉封的云詩。

  此外還有兩位奉儀,一個是她自己,一個是從北院一起出來的廖氏。

  能選為東宮妃妾的,可見姿色都不會差,楚怡難得見到這么多漂亮小姐姐同聚一堂。但無奈,這“一堂”里劍拔弩張。

  其中云詩自是向著她的,廖氏從前也被她護過,心在她這一邊,奈何嘴巴笨,總是搭不上話。

  黃寶林和羅寶林就不是那么回事了,羅寶林落座后第一句話就帶著刺,抑揚頓挫地說:“唉,聽聞妹妹晉封,我們早就想來看看妹妹。可妹妹一直住在前宅,守在太子殿下身邊,不是我們能隨意探望的地方。我們就只好等著,等著殿下舍得放妹妹過來了,再來看妹妹。”

  聽聽,多酸?

  楚怡并不善于說這樣的酸話,一時不知道怎么回她,便只抿著笑喝了口茶。

  大約是因為她笑著,羅寶林也沒覺得太尷尬,頓了一頓,就又說:“日后都是自家姐妹,妹妹有空常去我那兒坐。咱一道說說話,湊個趣兒。”

  黃寶林在此時恰到好處地接了口:“羅姐姐這話說的,楚妹妹新晉得寵,哪有空跟我們湊趣兒?人家必是要好好守著著綠意閣,隨時等著太子殿下傳召呢。”

  聽聽,多酸!

  剛把茶盞擱下的楚怡正想再端起來喝一口,黃寶林笑吟吟地目光先一步投了過來,顯然在等她接招。

  于是,黃寶林便見眼前的楚奉儀那雙含笑的美眸抬了起來,水亮亮地望向她,懇切地說了四個字:“說得是啊。”

  說、得、是、啊。

  云詩和廖氏沒忍住一聲低低的撲哧,黃寶林臉都綠了。

  這種明顯帶著醋味的話,在后宮里是比較敏感的。一般聽了這種話的人,都得客客氣氣地或自謙或自嘲一番把對方哄舒服,免得結下更深的仇怨。

  黃寶林怎么也沒想到,今兒能碰上一個大大方方承認的!

  她啞了半晌,才強笑了笑:“妹妹豁達……”

  “倒不是豁達。”楚怡輕輕一笑,找到點說話的門道了,“受封的這些日子,我心里頭怪不安生的。我沒侍過寢,更沒什么別的大功,平日里就是在殿下跟前端端茶研研墨,怎么就晉封了呢?”她說這話的時候,目光一分一毫都沒從黃寶林面上移開。

  直說到這兒,她才輕緩了口氣,溫和地垂下了眼眸:“所以,我挺想找個機會細問問殿下究竟為什么給我晉封的,姐姐能理解我的疑惑吧?”

  黃寶林的臉更綠了,不止是她,連羅寶林的臉都綠了。

  沒侍過寢……?

  她竟然沒侍過寢?

  竟有這樣的事!那太子殿下怎的就給她晉封了呢?就憑她長得比旁人更好看?

  屋里的氣氛一時間冷了下去,楚怡喝著熱茶,心底發出一聲聲:呵、呵、呵、呵。

  她希望看她不順眼的人都能以最快的速度意識到在她這里占不到口頭便宜,然后該玩陰謀陽謀就玩陰謀陽謀。

  ——反正就算她讓她們占到了口頭便宜,也并不意味著她們就不會玩陰謀陽謀啊。那她何必那么累呢,何必粉飾太平呢!

  恰在氣氛冷滯到極點的時候,守在外頭的白玉進了屋來,一福身說:“娘子,張公公來了。”

  張濟才緊跟著就進了屋來,抬眼一瞧,趕忙躬身見禮:“各位娘子。”然后他便退開了半步,讓跟在后頭的四個宦官進了屋。

  四個宦官抬了兩只紅漆大木箱,往地上一擱,就規規矩矩地退到了旁邊。

  張濟才堆著笑道:“奉儀娘子,殿下知道您今兒搬過來,著意吩咐下奴置辦了些您日常用得上的東西給您送來。”

  他這般說著,退到一旁的宦官又上了前,將箱子打了開來。楚怡遙遙一瞧,就看見了整齊碼放的布匹、用錦盒盛著的首飾,另還有幾個蓋著蓋子的小箱子盛在里頭,一時瞧不出是什么,不過估計是成套的茶具或者香爐一類的東西。

  要擱在半個時辰前,楚怡準定不樂意收這些東西。因為太子對她越重視,就越說明太子想睡她。

  但眼下,她眼瞧著黃寶林的臉綠成了綠寶林(……),覺得實在太可樂了。

  她于是一邊欣賞著黃寶林那張臉,一邊懶懶地朝張濟才開了口:“多謝公公了。我這兒倒不缺東西,只想問問,殿下什么時候過來?”

  說罷,她便悠哉哉地品起了茶。

  原本坐在廊下的沈晰:“?”

  他疲于應付自己不喜歡的妃妾,見她這兒人多就不打算進去了,也沒讓白玉說他在這兒。

  但她竟主動問了?

  她想他了?

  沈晰欣然,當即起身向屋中走去,張濟才和白玉都趕忙退開,楚怡余光瞧見動靜,抬頭一看……

  “噗——”茶水噴了一地。

  張濟才小聲應了聲“是”,躬了躬身,悄無聲息地退了出去。

  楚怡僵坐在那兒,又木了兩息才緩過神:“……多謝殿下。”

  沈晰輕笑,冷淡地瞧瞧她:“滿意了?”

  楚怡局促地點點頭。

  其實,沈晰突然給云氏和廖氏晉封,也不全是因為楚怡。

  打從太子妃硬把云氏塞給他開始,他心里就不痛快。太子妃有孕不能行房,他心里沒數么?他照舊去宜春殿,就是為了讓她好好安胎,想當個好丈夫啊。

  可一道入夜的時候,她就把他往云氏房里推。知道他不喜歡云氏了,她又塞給他一個廖氏,別提讓他多堵得慌。

  是以他先前也想過,不然就太子妃塞給他一個,他就冊封一個好了。一來不讓她們留在宜春殿,他就順理成章地不必見她們了;二來也讓太子妃明明白白的知道,他真的很不喜歡她這樣做。

  另外,若這兩個人不在宜春殿了他也依舊照樣去看太子妃,太子妃大概會慢慢地明白,她不必這樣緊張地找人“拴”住他吧?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 诈金花机器人 湖北快三专家推荐 流量主赚钱靠谱吗 网球比分直播第一捷报网 云南麻将有几个 河南快三规则 65彩票网址 天津快乐10分网上投注 彩票网站大全北京赛车 贵州闲来麻将怎么赚钱 好运彩3d试机号 象棋高手 球探体育比分电脑版 篮彩胜分差怎么玩 河北快三 和值走势图 众赢彩票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