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63.第 63 章

作者:荔簫更新時間:2019-11-09 10:47:27
  看到本行字說明訂閱比例不足被防盜了,請在24小時后查看

  北邊,大家聽說新來的管事是從太子身邊調過來的,都新奇了一陣子。

  這事說來也是辛酸,雖然同為東宮的宮人,但宮里等級森嚴,宮人跟宮人也不一樣。對于張濟才、周明這樣混出頭的宦官來說,上頭的主子們是大人物,但對于底層根本見不著主子的宮人來說,這些混出頭的也已經是大人物了。

  是以一時之間,去巴結周明的真不少,有的是想聽聽太子身邊的趣事,更多的是想混個臉熟,為自己的前程謀劃一二。

  妾侍們也各有各的想法,楚怡是對爭寵的事沒興趣,寧可躲在屋子里貓冬。云詩膽子小,打從進了東宮起就什么事都跟著楚怡,看她不動,云詩也不動。

  另外兩個就不一樣了,白氏當天晚上就拿出自己積攢的銀子送了過去,廖氏第二天早上也走了一趟,送了錢,還炒了幾個下酒的小菜。

  楚怡對此內心毫無波瀾,但廖氏回來的時候跟她說:“妹子,你添個心眼兒,那個新來的周公公……好像對你有點意見。”

  楚怡心里咯噔一聲:“怎么個有意見?”

  廖氏皺皺眉:“我也……說不好,就是他問了不少關于你的事,但態度吧,瞧著又不算和善。”

  ——這一點,楚怡在幾天之后就有感覺了。她偶爾和周明碰上面,周明確實總陰陽怪氣兒地斜著眼兒看她,就好像她欠了他的錢一樣。

  但或許是因為太子妃剛發落了劉清的緣故,周明的這種不順眼暫時也只限制在了“陰陽怪氣”上,沒給她什么氣受,她也懶得多加理會。

  就這樣,日子在炭火烘出的溫度里暖暖和和地過著,不知不覺的,就到了年關。

  年關時四處都忙,從臘月廿五起,京中就陸續開始拜年走動了。宮里也是一樣,女眷們走動的尤為熱絡,不少平常不起眼的外命婦都借著這個機會來拜見太子妃。

  太子沈晰也忙了起來,一是出宮開府的兄弟們進宮向長輩拜年時基本都要來見他,二是他自己也還是小輩,又是嫡子。父皇后宮的小嬪妃他犯不上去見,但看著他長大的幾位高位嬪妃,他的禮數總不能缺。

  是以臘月廿七一早天還沒亮,沈晰就到了坤寧宮外。

  彼時皇后剛梳妝妥當,聽說太子來了,即刻著人把他請了進去。

  沈晰提前向皇后賀了年,說了幾句吉利話。皇后一派慈母模樣,也回了幾句吉利話,而后便是“你要給弟弟們做榜樣”“不要讓你父皇失望”一類的訓導之詞。

  ——太子大多時候來見皇后,都是這么個流程。

  不過片刻,天色清明了幾分。

  宦官這時來稟說:“娘娘,各宮嬪妃差不多都到了。”

  “哦。”皇后微微笑了笑,又看向太子,跟他說,“你舒母妃近來精神總不太好,還要日日來本宮這兒問安,也是辛苦。正好今兒個你在,就先行陪她一道回吧,本宮也不差這一個禮。”

  太子頷首應下,便從寢殿中告了退。身邊的腿腳麻利的宦官先一步到了嬪妃們候見的外殿,請年輕位低的嬪妃先到屏風后避一避。

  等太子走到外殿時,明面上就只有幾位身份貴重的正經長輩了。沈晰向她們見了禮,又同舒妃說了皇后方才交待的話,母子兩個邊一道向外退去。

  待得出了坤寧宮的大門,舒妃長長地嘆了一聲:“你三弟五弟年紀漸長,你母后近兩年,是愈發的按捺不住了。”

  沈晰未作置評,只輕聲應了句“是”。

  這些紛爭,沒人會拿到臺面上說,臺面上永遠是母慈子孝、兄友弟恭的。

  可背地里,誰又不清楚呢?

  當今太子沈晰在一干兄弟中行二,是元后所出。

  元后生他時傷了身,不到一年便撒手人寰,沈晰便被交給了元后的本家堂妹舒妃撫養。

  后來,皇帝立了繼后,繼后膝下有了三皇子和五皇子。繼后自是要為自家兒子謀劃將來的,當個閑散親王自然是好,可沈晰的太子之位還是令人垂涎。

  除此之外,沈晰的大哥,皇貴妃所出的沈昡也不是沒有野心。

  “你自己多上進吧。”舒妃長聲嘆息,“在老三老五面前,你也還是要當好這個哥哥。別讓你父皇覺得是你鬧得兄弟離心,惹得父子間也生隔閡。”

  沈晰點頭:“母妃放心,兒臣心里有數。”

  舒妃又道:“你大哥那邊,側妃過了年關就差不多該生了,你的禮也不能少。”

  沈晰禁不住地笑出來:“母妃。”

  舒妃看向他,他無奈一喟:“兒臣過了年關便十九了。”

  舒妃稍微愣了一下,旋即領會了他的意思,也失笑出聲:“是是是,你也是成了家的人了,母妃不該提點這么多。”

  之后母子之間便輕松下來,一路都只說些無關緊要的趣事。過年的幾天,二人也都沒再提這些令人陰郁的話題,宮里的宴席日日都有,每一日都其樂融融的。

  年初八,東宮又傳出了個大好的消息——太子妃趙瑾月有喜了。

  消息一出來,各宮就都送了東西,皇后賞了一塊玉屏給她,用的是整塊的玉石,價值連城。皇帝不好親自賞兒媳,就賞了太子幾匹稀世罕見的汗血寶馬。

  這件喜事讓京城從年初八一直鬧到了月底,其間皇長子府里的側妃為皇家誕下了長孫,都沒能把這件事的風頭壓過去。

  宜春殿里,趙瑾月自然也高興。先前徐側妃得寵,她一直擔心側妃生下個一兒半女,自己在東宮的地位會愈發不穩。現在好了,到底是老天有眼,徐側妃再得寵,也還是她這正妃先有了身孕。

  趙瑾月私心里原喜歡女兒,可眼下,她十二分地希望這一胎是兒子,先把東宮嫡長子的位子站穩。

  但同時,因此而生的煩心事自然也有,芳華閣的徐側妃就是頭一個。

  徐側妃比她更合太子的意,這一點趙瑾月心里有數。那如今自己又有了身孕,許多事都不能做,太子就算念著她腹中的孩子,來宜春殿的次數大概也還是會減少。

  那過上十個月,在情分上,她還能跟徐側妃比么?大約是不可能的。

  這件事令趙瑾月頗有些困擾,茶飯不思倒不至于,偶爾的出神卻是有的。白蕊很快就摸出了她的心思,出主意說:“殿下身邊若有個人能在這些日子替殿下侍奉太子,這事不就了了?”

  趙瑾月聽得黛眉微微一跳。

  白蕊的意思簡單易懂,無非就是讓她挑一個妾侍,替她侍奉太子。妾侍沒有正經的位份,以宮女的名義一直留在宜春殿也不打緊,正好能替她把太子拴在宜春殿。

  至于她生了孩子后,賜那妾侍一個正經名分也無妨。反正眼下已經有個徐側妃了,日后東宮也還會有更多的妃妾,多這一個不多。

  趙瑾月點了點頭:“你說,誰合適呢?”

  白蕊笑笑:“奴婢和北邊那四位沒怎么打過交道,不過這一眼看過去,顯是楚氏生得最好了。她的出身又放在那里,自小應該也讀過不少書,不至于跟太子殿下說不上話。”

  白蕊說的這些都在理,但趙瑾月思量之后,還是搖了頭:“她那個性子,太沖了。若再得寵,怕是更要拘不住她。”

  她先前是想過拉攏楚氏,也愿意為楚氏鋪鋪路。可上回炭火的那茬事,讓她總覺得楚氏頗有些得理不饒人的勁頭。

  這就還是算了吧。得理不饒人在宮里不是個好事,宮里要的是處處祥和、是溫和守禮。

  白蕊循著她的意思想了想,就又說:“那還有個云氏,話不多,奴婢幾次去頒賞,她都頗有些局促,謹小慎微的樣子,待奴婢客氣得很,對殿下的賞也千恩萬謝的。”

  單是這個描述,趙瑾月都聽著舒心:“這樣的好。”她緩緩點頭,“這就去傳個話吧,讓她好生梳洗,晚上過來侍膳。”

  太子妃召云詩侍膳,這道旨意在北邊一石激起千層浪。

  大家都很好奇,但好奇也沒用,一時之間誰也進不去云詩的屋子。

  太子妃差了四個宮女來服侍云詩梳妝更衣,一忙就忙到了下午。到了臨近用膳的時辰,云詩在四人的簇擁下直接離開了北邊,往宜春殿去。

  楚怡站在自己房門口目送著云詩離開,直至連背影都看不見了,她才笑吁了口氣,轉身回屋。

  她覺得云詩能有這個機會挺好。

  這畢竟是一個一夫一妻多妾制完全合法、且從人心上也被完全接受的時代,她們的身份已經無可逆轉地放在這兒了,云詩能往上走走是個好事。

  在楚怡心里,她自己對此完全沒有興趣,和為云詩感到高興并不沖突。

  這天之后,云詩就再沒回來過,聽說是在宜春殿住下了。同為妾侍的廖氏和白氏都有點酸,慨嘆云詩命好,楚怡和她們的想法卻不一樣。

  ——她反倒有點為云詩的將來擔憂了,因為這都大半個月過去了,也沒見太子或太子妃給她個名分。

  ——這句話說得周明直干瞪眼!

  他是因為楚氏惹了事害他被調來這邊而不痛快,也確是得了太子的吩咐,要在這邊“盯著”,別讓她惹事。

  但是,太子可沒說就算太子妃點了頭他也能攔。

  更讓周明說不出話的,是這楚氏怎么說話這么直呢?這些日子他雖是明擺著看她不順眼了,但也從未跟她起過沖突,這種情況下,大多數宮人都會愿意粉飾太平,得過且過。

  她倒好,張口就是關你屁事,周明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

  等他回過神來,人家早大搖大擺地從他眼前走了,那叫一個理直氣壯,一丁點心虛膽怯都瞧不出來。

  周明不忿地沖著她的背影翻白眼,心說這可真是個刺兒頭。

  小半刻之后,楚怡從偏門進了太子妃的院子,又由小宦官領著,往云詩的住處去。

  云詩會找她來,楚怡挺高興,因為她先前設想過,云詩可能得了寵就不會記得她了,有心地想劃清界限也有可能——這種設定在宮斗里實在常見。

  是以楚怡走進云詩的房間時笑吟吟的,沒想到,云詩一見著她,眼眶就紅了。

  “……楚姐姐!”云詩哽咽著過來迎她,一副委委屈屈的模樣。楚怡一瞧,忙讓領路的小宦官離開,闔上房門問云詩:“這是怎么了?好好的,哭什么?”

  云詩抹了抹眼淚,拉著她到床邊坐下,跟她說:“也沒什么……我就是心里憋得慌,想跟姐姐說說話。”

  怎么了呢?

  楚怡追問下去,才知道云詩這陣子過得并不如意。主要是,她能明顯感覺到太子其實并不喜歡她,這令她坐立不安。

  云詩還說,太子妃好像也不喜歡她。雖然太子妃待她不錯,沒讓她受過任何委屈,但那份若有似無的嫌棄她總能感覺得到。

  “我聽宮人們私下說,太子妃叫我來侍奉太子,是為了不讓太子上徐側妃那兒去……”云詩哭著說。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 易发棋牌现金官方下载 麻将怎么胡牌 初学者 18选7玩法 玩梦幻西游新区五开怎么赚钱吗 在北京卖串串赚钱吗 pc蛋蛋 体彩6场半全场胜负开奖结果 排列三历史十年开奖号码 老快3 山西快乐10分前三遗漏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组每天必出号 江苏快3一定牛推荐 广东快乐10分 贵州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快乐十分加奖 冮苏11选5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