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70.第 70 章

作者:荔簫更新時間:2019-11-09 11:46:43
  看到本行字說明訂閱比例不足被防盜了,請在24小時后查看  楚怡:“……”

  誰說她憋不住了!!!

  不過也好吧,不管沈映和楚成在打什么算盤,楚成現在剛出獄,她直接把事情說了,可能都還不會有什么太糟糕的結果。真瞞著太子一直等下去,后面可能就覆水難收了。

  ——她很怕他們在策劃謀反什么的。畢竟她家可是被抄了家的設定,在這個基礎上,楚成身為嫡長子,是不是很容易走上謀反的劇情?

  楚怡倒不介意他當皇帝,可問題是萬一他失敗了怎么辦?再說一謀反那多半戰火紛飛生靈涂炭啊,老百姓多冤!

  她便支支吾吾地說了:“殿下,奴婢覺得……哥哥的事不大對勁。”

  沈晰眉心一蹙,看了看她:“怎么說?”

  “……也說不好。”楚怡斟字酌句道,“就是今天早上奴婢與沈公子聊了兩句,他說……他說哥哥現在暫住在他家。奴婢就覺得很奇怪呀,既然他們這么熟,哥哥昨天何必故作冷淡地連見都不見他?感覺像是成心做戲騙殿下的!”

  沈晰:“……”

  憋了一息,他噴笑出來:“撲哧。”

  楚怡一臉的費解,心說你笑啥呢?沈晰盯著桌面緩了半天才緩過來。

  “感覺像是成心做戲騙殿下的”——這話她怎么能說得這么直?牽涉其中的可是她親哥哥。

  而且,沈映告訴了她,她竟然就這樣告訴他了?沈映一定沒想到她會這么口無遮攔。

  沈晰抿了口茶,咂了咂嘴,而后安撫地看向了她:“孤知道。”

  “?”楚怡愕然,“殿下知道?”

  他點點頭:“很明顯有問題。孤查了沈映的履歷,父親得疫病亡故確有此事,母親被你哥哥救了大概也是真的。但他學識尚還有限,這樣混到孤面前的法子和魄力,不像他自己能有的。”

  “?”楚怡越聽越茫然了,愣了會兒問,“什……什么意思?”

  沈晰鎖著眉瞅瞅她,心說你真不知道啊?然后頗有興致地給她講了一講。

  他說,沈映贖楚成的辦法,看起來頗講義氣完全置個人安危于不顧,實際是明虧實賺。

  “你當東宮的差事是誰都能領的么?若沒有這件事,他這輩子也進不了東宮的門。”他說。

  楚怡恍悟:“所以……沈公子是故意借此混個差事?”

  “是其中一環,但絕不是全部目的。”沈晰淡淡道,“你哥哥一定也有所求,只是暫且還不知他要求什么。”

  說是不知道,其實他也有些猜測了。楚成這種有大才但身份敏感的人,若不能安于清閑日子,勢必想入朝為官施展才華。可一般人誰敢用他?朝廷若不肯用,大抵也就他這當太子的敢用一用了。

  可他又憑什么相信楚成是想好好做官,而不是替家里報仇或是有什么別的陰險謀劃?

  楚成需要一個擔保,把沈映押在他這里正合適。

  從這事之后,沈映就是楚成的救命恩人了。假若楚成動什么心眼,他隨時可以問罪沈映。

  ——沈映若被楚成牽累,楚成便也沒辦法做人了,坊間都會說他恩將仇報,這名聲傳出來便難以洗干凈。

  這是他目前能想到的最有可能的始末,至于他猜得對不對,就要看楚成接下來的動作了。

  而若他猜對了,接不接楚成這茬他也還要從長計議。三弟五弟都大了,大哥近來心思也活絡,他的太子之位沒有外面看上去的那么穩固。用楚成這樣的人,他也是要擔風險的。

  但不論最后怎樣,這些他都不會跟楚怡說的。

  ——這一切本來也都不該拿到臺面上說好嗎?你知我知大家心領神會也就是了,能什么都直言不諱也就是她。

  沈晰邊是想笑邊又自顧自地抿了口茶,然后起身拍了拍她的肩頭:“跟孤出去走走。”

  “?”楚怡又愣愣,“去哪兒?”

  “哪兒這么多話,跟著就是了。”他信手一拍她額前的劉海,提步就往外去了。楚怡一邊跟上一邊慌忙地理劉海,心里吐槽說你這種伸手就往女孩子劉海上按的在現代一定找不到女朋友。

  沈晰帶著她一道去了馴獸司。今日早朝散后,父皇跟他說宮里新來了十幾匹不錯的馬,讓他和幾個兄弟都去挑挑,得空好跑馬去。

  沈晰對此其實不太有興致,因為他住在東宮,要跑馬沒那么方便,不像在外頭開府的兄弟們可以隨時出門玩。

  可他還是得去,而且最好趕緊去,頭一個去。因為他是太子,身份比一干兄弟要高,他沒挑過別的兄弟都不好挑。

  萬一過兩天哪個對馬感興趣的興致勃勃地進了宮,卻被宮人告知“對不住,太子殿下還沒選”就很尷尬,搞不好還得被誤會是他成心拿架子,成心給兄弟們臉色看。

  到了馴獸司門口,掌事宦官小心翼翼地迎了上來,然后堆著笑意有所指地稟說:“殿下來得正好,皇長子殿下、三殿下和五殿下都在,十一十二兩位殿下也剛來。”

  這么巧?

  沈晰眉心輕輕一跳,楚怡跟在后頭瞧不見他的臉,但還是從掌事宦官的神情變化中察覺了□□味兒。

  皇子之間果然有所不睦!

  她緊了緊心弦,低眉順眼地跟著沈晰往里去。沒走多遠到了養馬的院子,首先聞到了一股算不上太難聞的馬糞味兒(……),接著就聽到了皇子們的笑聲。

  今年才八歲的十二皇子眼尖,頭一個看見了太子,立刻跑了過來:“二哥!”

  沈晰和這個弟弟還算親近,笑著應道:“小十二!”

  十二皇子被這個稱呼搞得小臉一垮,不及聲討,另外幾個兄弟上前一揖:“殿下。”

  “免了。”太子走向馬棚,楚怡眼觀鼻鼻觀心地和張濟才一起站在了棚外。

  十二皇子拉著沈晰走到一匹棗紅小馬旁,童言無忌:“二哥你看這匹,漂亮吧!”

  “這匹是不錯。”沈晰點頭。方才他在馬棚外也一眼就注意到這匹了,論體格論毛色它都比別的強,只是身量還小些,要騎的話得再養養。

  十二皇子又繼續說:“大哥一來就看上它了,說給十一哥騎!有空我們一起去吧,每次跑馬二哥都不在!”

  他還沒說完,馬棚里的氣氛就冷了下去。幾個宦官不約而同地將頭埋得更低,誰也不敢出一口大氣。

  太子還沒選呢,輪得到別的皇子先一步安排?皇長子也不行啊!

  三皇子和五皇子一時間臉也綠了,方才大哥這么干他們就覺得不合適,雖然他們同樣瞄著太子位,但大哥近來時時處處跟二哥明著叫板的做法他們是看不上的。

  可他們方才也沒想到二哥說來就來,十二弟還直接把這事明說了,這多尷尬啊?

  “呵……”三皇子干笑了聲,上前打圓場,跟沈晰說,“四弟前陣子剛給十一弟買了匹好馬,這個殿下不如給十二弟?十二弟還沒有自己的馬呢。”

  他這樣一說,就把這個賞人的機會轉回了太子頭上。皇長子的臉冷了下去,但幾個弟弟一時間都只能裝沒看見。

  沈晰含著笑撫了撫馬鬃。

  順著三弟的話往下說把馬賞給十二弟是很簡單的,但他想了想,還是算了。

  他們幾個年長的皇子爭太子位不是一天兩天了,但他素來不贊同大哥三弟總想把這幫還不懂事的小弟弟牽扯進來的做法。

  不管是十一弟還是十二弟,都還處在除了悶頭讀書就是打打鬧鬧的年紀,把他們拉過來當棋子使?他這個當哥哥的不能這么干。

  現在,也還不該拉他們站隊。拉小孩子站隊太容易了,今天給匹馬、明天帶著玩一圈他們就會記得你的好,可當哥哥的這樣有所圖謀地利用弟弟,自己不虧心么?沒有這樣做人的。

  可他又不能吃這個虧。大哥的那點出息他清楚,今兒若讓他得意了,明天他就能讓闔宮都傳他這個當太子的脾氣軟,跟這種人不能胡亂大度。

  沈晰的目光梭巡了一圈:“楚怡,來。”

  楚怡頓覺后脊觸電!

  方才馬棚里那種明里暗里的劍拔弩張她感受到了,她知道幾個皇子在拿馬叫板。

  太子不會想把馬賞給她吧?這么拉仇恨的劇情,誰攤上誰擋槍子兒啊!

  但她還是只能硬著頭皮走到太子面前,誠惶誠恐地欠身:“殿下。”

  楚怡:“……”

  那你問個屁!

  她為此悲從中來,沈晰倒似乎因此豁然開朗了,變得心情大好。

  他舒著氣站起身,又伸手把她也攙了起來。

  楚怡心跳得跟有二百個小姐姐在她胸腔里踩著鼓跳《相和歌》似的,沈晰一臉好笑地戳了一下她的額頭:“孤不是愛強人所難的人,你現在不情愿,孤容你慢慢準備。”

  ……那奴婢要是一輩子都不情愿呢?

  楚怡慫巴巴的沒敢把這句話問出來,抬眸瞅瞅他,局促不安得只想開溜。

  沈晰也沒打算讓她這么心神不寧地繼續當值,便讓她回去歇著。至于外頭的那個周明,他也沒再追究,讓人回北邊去了。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 360彩票网正规吗 湖北11选5开奖直播 幸运365彩票是真是假 怎么看新浪体育直播 下载app送38元彩金平台 排列3开奖公告 四人麻将在线玩下载 光大彩票网手机投注站 合数单双中特规律 快乐十分麻将玩法介绍 超级大乐透 快乐十分软件下载 计划 律师证挂靠可以赚钱吗 30选5 黑龙江p62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