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85.第 85 章

作者:荔簫更新時間:2019-11-09 15:59:27
  看到本行字說明訂閱比例不足被防盜了,請在24小時后查看  太子審視著楚怡,審視得她毛骨悚然。

  她腦子里打結打得跟古代結繩記事的繩似的,卡殼卡到連該說“討厭”還是“不討厭”都想不明白。

  然后也不知是怎么想的,楚怡呆滯地開了口:“奴婢說討不討厭……有用嗎?”

  “?”沈晰鎖著眉頭沉思了一下,坦誠道,“沒用。你已經是孤的妾侍了,這不是你說了算的。”

  楚怡:“……”

  那你問個屁!

  她為此悲從中來,沈晰倒似乎因此豁然開朗了,變得心情大好。

  他舒著氣站起身,又伸手把她也攙了起來。

  楚怡心跳得跟有二百個小姐姐在她胸腔里踩著鼓跳《相和歌》似的,沈晰一臉好笑地戳了一下她的額頭:“孤不是愛強人所難的人,你現在不情愿,孤容你慢慢準備。”

  ……那奴婢要是一輩子都不情愿呢?

  楚怡慫巴巴的沒敢把這句話問出來,抬眸瞅瞅他,局促不安得只想開溜。

  沈晰也沒打算讓她這么心神不寧地繼續當值,便讓她回去歇著。至于外頭的那個周明,他也沒再追究,讓人回北邊去了。

  楚怡回到房里,心跳也并沒有順利地緩和下來。她把自己悶進被子里,腦子里亂糟糟的。

  猝不及防地被太子“表了白”,突然么?突然。

  但奇怪么?說實在的,不奇怪。

  單憑她現在這張臉,被男人喜歡就不值得奇怪。

  何況這還是古代,他是太子?

  對他來說,這有什么不可說的?他跟本沒有遮遮掩掩的理由。

  ——不管是歷史上還是宮斗劇里,皇帝皇子們看上個宮女,二話不說就給睡了的例子還少嗎?這是階級制度給他們的特權和三觀,是不能用現代人的眼光去看的。

  站在這一套三觀基礎上,他都沒直接睡了她,而是愿意給她時間,已經堪稱道德楷模了。

  畢竟,他若是今晚就打算直接睡她她也沒轍。這個時代的人管那叫“臨幸”,是一種恩賜,受到這種恩賜的人應該感激涕零。

  眼下他顧及她的心思可以說是很難得的,或許也是真對她用了些心。

  這些道理楚怡想得明白。但想得明白管屁用,明白道理和自己心甘情愿撲上去睡太子是倆概念。

  其實,她倒不介意給太子當妾,也不介意他會有越來越多的三宮六院——她這個人的適應能力很強,既然清楚拿現代三觀要求古代人不現實也不科學,那她就懶得矯情那么多,所謂忽略背景談三觀都是耍流氓。

  但問題是,她真的認為自己搞不定宅斗宮斗那套東西。

  ——萬一她一不小心就特別得寵了怎么辦?到時候她能容得下他去睡別人,別人不一定容得下她啊!

  這一不小心可是要送命的!她又沒有宮斗片女主那種上個煙熏妝就要黑化放大招的本事,對這條小命,她可寶貝了!

  這就很難辦,從了吧,她擔心的這些事兒十有八|九避不過;不從吧……怎么才能不從啊?

  楚怡煩躁地在床上翻來滾去了一下午,到了傍晚時聽聞太子照例去宜春殿用膳了,她的心情才平復了一些。

  好好好,她祝他們夫妻舉案齊眉,百年好合。不然太子去看看別的誰也都挺好,可別再提喜歡她的事兒了。

  宜春殿里,夫妻兩個各自低頭用著膳,沒什么話可說。

  云氏和廖氏冊封后搬出了宜春殿,太子妃到底識了趣,沒再給太子塞人。太子也是怕了她了,不再在宜春殿留宿,只每晚過來用個膳,用完就走,自己回書房睡覺。

  這樣的相處好像很平靜,但也正因為這樣,夫妻兩個之間的感情好像愈發淡薄了。太子每天來看太子妃都像是在完成任務一樣,只是為了讓她安心,除此之外別無他想。

  太子妃趙氏呢,又素來不是個會主動與人親近的性子,太子不說話,她便也不說。

  可事實上,趙瑾月的心里是很慌的。

  太子把云氏和廖氏冊封了送出宜春殿,就再也沒臨幸過,徐側妃那邊他也沒去,是讓她放了些心,甚至于有些感動。

  但同時她又在想,這樣不是個事呀!

  ——她有著身孕,堂堂太子就誰也不見了,這若傳出去,讓旁人怎么說她?

  她還有四個月才生,不能讓太子一直這樣。她是太子妃,賢惠是最要緊的,專寵那是妖妃才會做的勾當。

  趙瑾月就這樣惴惴不安地琢磨了一頓飯,太子放下筷子的時候,她其實才吃了沒幾口。但按著宮里的規矩,桌上地位最尊的擱了筷子,旁人便也不能吃了,趙瑾月就也把筷子擱在了一邊。

  沈晰由宮人服侍著漱了口,抬眼便見她碗里的飯沒動兩口,夾菜的碟子也幾乎是完全干凈的,不禁蹙了蹙眉:“吃得這么少,身子不適?”

  太子妃搖搖頭:“沒有,臣妾適才想事走了神,沒顧上吃。”

  她時常這樣,沈晰也習慣了她心思重,便又說:“那孤先回去了,你再吃些,讓小廚房給你做些合口的也好,別拘禮了。”

  他說罷起身便走,原該起身恭送他的太子妃卻叫住了他:“殿下。”

  沈晰轉回頭,趙瑾月笑了笑,走到他面前抬手給他理起了衣領。

  這種親昵的舉動在夫妻間十分正常,但大概是因為太子妃從不這樣做,沈晰一時竟覺得不太自在。

  于是,他攥住了太子妃的手:“有事?”

  趙瑾月低垂著眼簾,溫聲道:“殿下有日子沒去看徐妹妹了。”

  又來?

  沈晰郁結于心,口吻不自覺的生硬:“這是我的事,你不要操這個閑心。”

  趙瑾月卻置若罔聞,溫溫和和地又道:“殿下身上承著家國重擔,多子多福是緊要的。徐妹妹是側妃,身份貴重,該為殿下開枝散葉。”

  “……”沈晰越聽眉頭皺得越緊,費解得不得了。

  他真的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有孕之初,為了不讓他去見側妃,拼命地拿妾侍拴他的是她,現在主動勸著他去側妃那里的也是她。

  塞妾侍的時候,她說多幾個人服侍他是應該的,如今又說徐側妃身份貴重,該為他開枝散葉。

  好聽的全讓她說了。可他聽著,就是覺得哪句也不是真心話。這些話的背后,她一定還有別的思量。

  楚怡就不這樣。她嘴里沒幾句好聽的(……),但句句都實實在在。

  沈晰不自覺地嗤笑了聲,眼見太子妃被笑得一懵才回過神,又忙正了色:“改日再說吧。明天是逢五的日子,得去向母妃問安,你早點休息。”

  說完他就離了宜春殿,自是沒去徐側妃那邊。趙瑾月兀自在寢殿里靜了會兒神,卻是越靜心里越不安生,總覺得他那笑里有什么別的意味。

  第二天一早,沈晰將放楚成走的事詳細地寫了個折子,差人送去了乾清宮。然后便給沈映派了差事,讓他領了個東宮侍衛的銜。

  御前侍衛和東宮侍衛聽著不高,但其實都不是一般人能干的,有許多都是宗親子弟在混資歷。沈映這種旁支到讓太子想不起來的宗親,按道理還不著這么好的差,但沈晰一時也想不出別的差事給他,便跟他說:“這差事你先干著,若干得不好,孤隨時打發你走,錢你還得照還。”

  沈映滿臉喜色,抱拳干脆地應下,便告了退。

  他昨日暫住在了東宮,眼下要收拾收拾東西回家去,等到當值的日子再進來。

  經過離書房不遠的一方院子的時候,沈映聽到里頭呼哧呼哧的,便下意識地停了腳,結果一眼就看見楚怡正跑圈。

  這一個多月來,楚怡為了提高身體素質一直堅持每天早上跑圈,跑完全還會回屋做兩組俯臥撐。

  這種運動強度不大,也不耽誤事,但堅持下來效果還挺好——她現在腿上有勁兒了,腹部有點肌肉了,在太子身邊一站一下午也不太覺得累了。

  但昨天夜里她被太子的話攪得一夜都沒睡好,今天早上狀態特別差,沒跑兩圈就喘了起來,簡直在真實呈現什么叫疲憊如狗。

  門外乍然傳進來一聲“楚姑娘”,楚怡停住腳好生恍惚了一下,才向院門的方向望去。

  不遠處的重影很快合成了一個清晰的人,楚怡微怔,而后抹著汗笑迎上前:“沈公子!”

  沈映不解地打量著她:“姑娘這是……”

  “沒事,活動活動筋骨。”楚怡說著,作勢掰了下手腕,又反問他,“公子去見殿下?”

  “剛見過,我回家一趟。”他說著笑了笑,略作思忖,把聲音壓低了幾分,“姑娘有沒有什么話要帶給楚公子?”

  ……哎?

  楚怡忽而覺得哪里不對頭,脧了他兩眼,小心探問:“公子跟我兄長很熟么?”

  昨天沈映“賣身”救了楚成,楚成卻高冷地連見都懶得見他,她還以為他們的關系也不過爾爾,只是沈映想要報恩而已。

  現在,沈映卻表示能幫她帶話?那昨天的拒不見面就感覺很奇怪了啊!楚成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沈映倒是也沒想瞞她,直截了當地告訴她說:“楚公子目下沒地方住,暫時借住在我家。”

  楚怡:“?”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 365彩票老版本现在 组织卖渎赚钱吗 南昌微乐麻将下载安装 3d组六8码多少钱 秒速飞艇是骗局吗 三星彩票安卓 足彩半全场 炸鸡叉骨摆地摊赚钱吗 最新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 陕西麻将下载安装 吃播up主怎么赚钱 188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武魂碟花赚钱 江苏时时彩视频直播 3d试机号100期 gpk钱龙捕鱼捕鱼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