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106.第 106 章

作者:荔簫更新時間:2019-11-09 21:15:10
  看到本行字說明訂閱比例不足被防盜了,請在24小時后查看

  楚怡定住腳,余光眼看著其他宮人從她身邊退出書房,最后聽到了一聲房門閉合的輕響。

  她搜腸刮肚地思索了一遍自己有沒有什么地方得罪過太子——昨天晚膳那會兒,她懟過太子一回!

  可那嚴格來說應該也不算懟,雖然她沒順應太子的意思承認自己在勾引他,但也只是有理有據地把她的道理說清楚了而已。太子這么大個人了,又讀過那么多書,不至于幼稚到連這點兒事都要記仇吧?

  除此之外,楚怡想不到別的了。

  她和太子總共也沒見過幾面,能有多少機會給他留下壞印象啊?

  于是楚怡默默在心里深緩了一口氣,跟自己說沒事,他是因為你家里的事不待見你的,不是你的錯。

  太子在這時站起了身,踱了兩步,停在她面前,悠然地倚住了桌子。

  然后他語氣很誠懇地表示:“你長得倒著實很美。”

  “多、多謝殿下……?”楚怡謝恩的聲音虛得可以。這個時候,她覺得太子的夸獎比破口大罵更瘆人。

  沈晰抱臂打量著她:“你覺得你大哥楚成,是個什么樣的人?”

  “?”楚怡懵了一剎,鎖著眉頭思索起來,然后實在道,“挺厲害的!”

  她說的是事實,雖然她穿越過來剛半年,跟那個所謂的大哥也不過見了幾面家就被抄了,但這是她發自肺腑的評價。

  但太子的眉頭鎖了起來,顯然,他沒想從她嘴里聽到這樣簡單粗暴的褒義型答案。

  楚怡在他不快的神色中噎了一下,可接下來,她還是只能繼續照實說。

  ——拐彎抹角她不在行啊,欲揚先抑的高端話術她也玩不來!

  楚怡低下頭道:“大哥在外求學多年,直至家中落罪前夕才回家。他在文人學子間的朋友多,父親想讓他拉攏讀書人寫文章給朝廷,保一保楚家……可他不肯,他說家中沒犯過的罪,他可以一條條據實寫下來,為家中伸冤,但每一條家中犯過的罪,都是家中活該,敢做就要敢當。”

  “后來……”楚怡說到這兒,輕吸了口氣,“后來父親對大哥大打出手,大哥當時也急了,出去喝了酒,第二天就慫恿學子們一齊揭露楚家在科舉上借權行舞弊之事的的罪狀……”

  沈晰眉間跳了一下:“那不是楚家以退為進之舉?”

  幾乎人人都以為,楚家這樣是為讓朝廷放這個嫡長子一馬。

  眼前的美人兒頓時望向他,展露了一臉的意外:“不是啊!”

  接著她又旋即意識到了失禮,低下頭繼續道:“奴婢知道……父親實在不是什么好人,千百年后被立個石像遭后人唾罵都不稀奇。但是殿下,您不能因為奴婢的父親不是好人,就覺得楚家人人都不是好人啊。”

  沈晰當然聽得懂她這話是什么意思,但或許是因為她有話直說讓他覺得實在痛快的緣故,他的心情意外的很好。

  他淡笑著看了看她:“你覺得孤是因為你家中的事,對你存有偏見?”

  “……”楚怡短暫地僵了一秒,然后真情實感地點了點頭。

  ——拜托,你要是對我沒偏見,至于看我摔個跟頭都覺得我在勾引你嗎?

  太子深緩了一息,又活動了一下脖子,輕聲笑道:“好,這個孤承認。你那個父親,買官賣官、行賄受賄的事都做了,孤身為儲君,覺得父皇留他全尸實在是便宜他了。”

  “……”楚怡無言以對。雖然她對這個“父親”沒什么感情,也覺得太子的話很有道理,但父女關系畢竟還放在這兒,她總不能拍手叫好吧?

  可接下來太子又說:“可你就對孤沒有偏見么?”

  “……?”楚怡懵然,“奴婢怎么敢。”

  太子一聲不屑的輕笑。

  楚怡更懵了,認真想了想,又說:“奴婢……前天才見過殿下,昨天頭一天當差,何時對殿下存有偏見了?”

  太子面上的不屑中有那么三兩分轉成了不耐,笑眼也微瞇起來,冷涔涔地脧著她:“你大哥說得對——敢做就要敢當。”

  “……”楚怡的聲音噎在了喉嚨里。她聽出來了,太子這是認定她做過壞事,可是她真的不清楚自己究竟做了什么壞事。

  她啞了一啞:“奴婢敢當……但凡是奴婢做過的,奴婢都敢當!但求殿下明示!”

  “好,有膽識。”太子饒有興味地點了下頭。

  而后他轉過身,回到桌前坐了下來。

  楚怡忽地遍體都冒出了一種要被審判的錯覺,束手束腳地等著他發話。

  他復又目不轉睛地打量了她好一會兒,風輕云淡地吐出了一句話:“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

  ——一語既出,楚怡撲通就跪下了!

  她驚得臉色煞白,背后滲出了一層細密的汗,腦海中猶如過彈幕般劃過了好多句:完蛋了!大不敬啊!他怎么聽見了!

  頭頂上又砸下來一句輕飄的笑:“怎么樣,是不是你說的?”

  問完,他就悠哉地抱臂倚向了靠背,等著她否認。

  反正,他還有人證呢——他身邊的張濟才、跟她親近的云詩,都是人證。

  她否認了才有趣呢。

  楚怡感到背后的冷汗散去一陣又沁出一陣,心跳得像是隨時能從胸中剝離出來。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強自沉住氣:“是……是奴婢說的。”

  ……?竟然認了?

  沈晰意外著,她又說:“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哦,那不至于。”他咂了聲嘴,楚怡心頭驟然一松,聽見他斟酌著續說,“孤給你兩條路吧。”

  楚怡的后背再度沁起了汗來。

  “第一,你去外面跪著,想想怎么跟孤解釋這件事。把孤說通了,孤就放過你。”

  她不是很善于大大方方的講道理么?他很好奇這件事她能說出些什么。

  楚怡思忖了一下,覺得這有點難,便戰栗著問:“第二……第二呢?”

  “第二。”太子身子前傾,湊在桌前逼視向她,“你什么也不用解釋,孤把這個罪名給你坐實——今晚就讓你看看什么叫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

  我靠……

  楚怡面色煞白的癱坐在了地上,心說太子殿下您可真是睚眥必報。

  而后她哭喪著臉磕了個頭,呢喃著說了句“奴婢選一”,便向屋外退去。

  之后將近一刻工夫里,楚怡心里都在揶揄:太子怎么這么閑?竟然有工夫跟她一個小妾侍這樣置氣?他就不能抬抬手放過她,好好忙他的正事嗎?

  但她很快就發現了,他并沒有耽誤正事……

  她在外面跪著,他在里頭可沒干等。折子一會兒送出來一本,書一會兒送進去一冊,她的事對他來說大概頂多算調劑一下心情。

  楚怡無語凝噎地繼續跪著,心中矛盾地思量究竟該說點什么。

  ——思路無非兩個,一是她認錯道歉,說自己錯了;二是解釋自己當時為什么這么說,有什么具體想法。

  說起來,好像是第一個比較安全,畢竟第二個涉及的“具體想法”……誰知太子聽完會不會更討厭她,直接把她給砍了?

  可其實,第一個也很難。就憑太子這上綱上線的脾氣,她認錯的措辭如果沒把能他哄舒服,估計還是過不了這關。

  就這樣,足足又過了一刻,楚怡才掙扎著拿了個主意。

  可腦子清楚了,腿卻不配合。她剛一用勁兒,就被腿上的酸麻墜得又跪了回去,連帶著發出一聲輕叫。

  屋中,沈晰寫字的手頓了一下,下意識地瞧了眼窗外:“是不是楚氏要進來?去扶她一把。”

  他心里想著,楚氏那個小身板,昨天多站了一會兒都不行,跪了兩刻肯定不好過。

  張濟才揮手示意手下出去扶人,心里頭腹誹著:殿下,您還說不喜歡楚氏?

  很快,楚怡就被扶進了屋。

  太子怡然自得地吹著茶上的熱氣,一乜她:“坐吧。”

  宦官又扶著她坐去了旁邊。

  沈晰擺擺手,再度讓旁的宦官都退出了屋門,楚怡坐在那兒,腿倒是不那么難受了,但在沈晰的注視下感覺如芒刺被。

  沈晰淡看著她緊張到手指直搓上襖的一邊,笑了聲:“說吧,孤聽著。”

  “殿下,奴婢那么說……是有原因的!”楚怡最終選擇了有點危險的那種方式。

  太子點點頭,表示你繼續說。

  “云詩和奴婢從進東宮起就要好,看到云詩侍奉過殿下卻還是沒有名分,奴婢替她擔心著急。而、而且……”楚怡強沉住氣,“殿下您說,若是您自家的姐妹和誰同床共枕過卻沒有名分,您會怎么看……”

  太子的面色明顯地一分分沉了下去,楚怡觀察著他,聲音也跟著發虛:“您也會生氣、會覺得對方不是什么好人吧……”

  她話音落下的同時,他冷冷地開了口:“誰給你的膽子,還敢議論公主們?”

  “奴婢怎么是議論公主們!”楚怡被他這杠精般的扣帽子方式激火了,后牙一咬,又逼著自己低下頭去,“奴婢只是舉個例子,對事不對人。請殿下明鑒。”

  嗤,看她這副不服不忿的樣子!

  太子鼻中輕哼,楚怡一咬下唇,目光直直地按在了地上。

  他若要追究她對男人們“地圖炮”,那她沒二話立刻認錯。可看方才的語境,他在意的分明是她對他不敬,那她能說的就這么多了,坦坦蕩蕩,有理有據,對得起良心!

  “行。”太子邊點頭邊笑著,但分明是切著齒笑的。

  切齒的勁兒過去后,他揚音道:“來人。”

  而后她便感覺他溫熱的拇指在她手背上撫了撫,同時,他饒有興味地問她:“你想孤了?”

  楚怡:“……”

  自己說過的話,哭著也得承認!

  她強撐著微笑:“是,臣妾……有幾日沒見殿下了。”

  沈晰欣然也微笑:“原本看你這里人多不想擾你,既如此,孤今晚在你這兒了。”

  楚怡窒息:“……”

  別啊……

  另幾人卻很識趣,聽言不論愿不愿意都一福身,麻利地告退了。

  一直很怕太子的好閨蜜云詩走得尤其快,轉眼間就只剩了楚怡一個,在屋里體驗頭皮發麻的感覺。

  當然,她身體上的反應不止頭皮發麻,臉也紅透了。太子要留在這兒,她是明擺著要侍寢了啊!

  果然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啊!

  但是能怎么辦呢?

  自己念叨來的太子,跪著也得伺候完!

  楚怡無聲地深呼吸,繼續撐著笑:“那個……殿下,臣妾白日里忙著從前頭搬回來,忙了一整日,先去沐浴更衣……”

  沈晰點點頭:“去吧,孤還有兩本折子得看完,就在你這兒看了。”

  說完,他就折進了正廳東側的臥房。

  楚怡則悲憤地走出了正廳,去了浴室。

  這浴室說是“浴室”,其實也就是一個普通的小房間,也在院子東側,但論規格不能算個正經的廂房。浴室里有個電視劇里常見的那種古代洗澡用的大木盆,還有衣櫥、妝臺和屏風,設施還算齊全。

  楚怡去沐浴,青玉理所當然地要跟去侍奉,被楚怡反手阻在了門外:“衣服給我就行,你別進來!”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 为什么下载不了优乐江西麻将 蓝洞棋牌下载 福利彩票一等奖多少钱一注 股票分析报告3000字 老11选5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澳洲幸运10计划 万达彩票群 北京赛车pk10 微信赚钱能退回吗 立博亚洲即时指数 重庆时时2期必中计划 ssc是什么 云南麻将打法 华体即时指数 任务赚钱上一头猪是什么试玩平台 雪缘园足彩比分直播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