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124.第 124 章

作者:荔簫更新時間:2019-11-09 23:40:53
  看到本行字說明訂閱比例不足被防盜了,請在24小時后查看  說完她自己就覺出了不合適——她一定是疼糊涂了!

  太子似笑非笑地看著她:“你怎么得了便宜還賣乖?”

  楚怡啞啞地不再吭氣了,沈晰又想想,卻莫名地有點想聽她的。

  他知道她的和云詩處得好。方才在外頭看見云詩為她著急的時候,他心下也很欣慰,高興有人記掛她。

  太子沉吟片刻,便又吩咐張濟才:“封楚怡為奉儀。”而后轉過臉來跟她說,“云詩的位份孤也記著。但她也才冊封月余,再晉位未免太快,緩一緩再說。”

  楚怡訝然,沒有再拒絕,小聲地道了句謝。

  沈晰點點頭,說讓她好好歇著,接著便起身要走了。楚怡在頭昏腦漲中下意識地一把拽住了他的袖子:“殿下,那個……奴婢……”

  沈晰扭頭看看她,了然道:“孤剛才見到云氏了。知道你疼,一會兒再讓醫女過來一趟。”

  啊,這是個大事!

  楚怡驟然松氣,渾身一軟趴回了床上。

  等他走后,她又遲鈍的反應過來……她不是想說這個事兒。

  她是想委婉地問問,就這么冊封了,她是不是得侍寢了……

  當然這事也不會太急,至少在她還處于這種起不來床的狀態中的時候太子是肯定不會睡她的,不然口味也忒重了。

  但如果傷好之后就要面臨那一步,她也需要提前做一下心理建設啊!

  目前為止在她的三觀里,滾床單還是應該是在感情升溫到足夠水平再水到渠成地滾的,她和太子顯然還沒到那個水準。太子如果突然而然地要睡她,她真的很擔心自己會過不了心理上的坎兒。

  要不然……要不然不管怎么樣,都先把心理建設做起來再說?

  楚怡怔怔地趴在床上琢磨了會兒,覺得也、也行吧……

  這話也確實不太好問太子,不管如何委婉,但凡讓太子聽出了她的意思是“您打算啥時候睡我?”都很尷尬啊!

  她伏在枕頭上難為情了半天,心里直呼完犢子了,失身近在咫尺!一片黑暗里卻忽然晃過他撲哧笑出聲的樣子,一下子臉上更燙了。

  在醫女再度趕往前宅,給方才的妾侍楚氏、現在的楚奉儀止疼的時候,太子妃聽說了徐側妃被降為良娣的事情。

  白蕊是當做個喜事跟她說的,因為徐側妃打從得寵之后就對她不太恭敬,她也一直不太待見徐側妃。白蕊說得眉飛色舞,道側妃一直明里暗里地爭風吃醋,可算碰著硬茬了,真是老天有眼!

  趙瑾月卻高興不起來,反倒心里頭一陣陣發怵。

  她怔怔地坐著,白蕊說完了好一會兒,她才有了反應:“側妃就那么個性子,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你說……殿下怎么就今兒個把她罰了呢?”

  白蕊愣了愣,道:“她今兒個磋磨楚氏,打了楚氏二十板子,還親自動了手呀!”

  親自動了手是個大事,宮里有身份的人是不該做出這樣的事了。誠然這種事不追究便也可以抬抬手過去,但太子殿下追究了,也沒什么問題呀?

  但趙瑾月覺得不是那樣,她覺得太子這是給她臉色看呢,怪她又會錯了意。

  若不然,怎的偏偏她剛舉薦了側妃,太子就抓住錯處把人發落了呢?

  可她又想不出自己昨天究竟哪里會錯了意。舒妃那樣說了,除了是這個意思還能是什么呢,太子怎么就生氣了呢?

  趙瑾月心里怵得慌又惱得緊,惱自己太笨,無論怎樣都合不了太子的心思。

  白蕊被她的神色弄得不敢吭聲,在旁邊瞧了瞧,稍稍猜出了一點自家主子的意思。

  白蕊便勸說:“您寬心吧,依奴婢瞧著,殿下就是因為徐良娣有錯才罰了她,跟旁人都不相干。殿下還是念著您的,若不然等一會兒殿下來用晚膳的時候,您親自問問他!”

  趙瑾月搖了搖頭。

  她覺得神思倦怠,不想再應付這些事了。和太子說話的時候她總是小心翼翼,一刻也不敢放松,隨著孩子月份漸大,這種相處令她越來越疲倦。

  她便道:“著人去前頭回個話吧,就說我今兒身子不爽,不跟殿下一起用膳了。”

  說話間,寢殿的簾子挑起,沈晰邁過門檻剛好聽見這么一句,繞過門前的屏風便一滯:“身子不爽?”

  趙瑾月周身的皮膚都一下繃緊了,僵了僵,又忙起身見禮。

  “快坐下。”沈晰大步流星地過去扶她,手指在她腹間輕碰了碰,問她,“怎么了,是孩子鬧你還是有什么別的不適?一會兒叫太醫來看看,天氣漸熱了,容易不舒服,你別熬著。”

  白蕊聽得一臉的無奈。

  每次都是這樣,太子表達關切的方式都明顯到刻意了,太子妃就是不安心。

  眼下也是這般,太子妃聽罷,只是很勉強地笑了笑:“不礙的。”

  白蕊忍不住了,跪下去擅自回了話:“殿下,主子是為您發落徐良娣的事不安生呢。別的一切都好,太醫方才剛來過,說胎像……”

  “白蕊!”趙瑾月一語喝斷了她。

  白蕊的話說得她后背都冷了,驚慌失措地抬頭看太子。

  太子果然也鎖起了眉頭。

  趙瑾月感覺自己的心噎在了嗓子眼兒里,腦子讓她想跪地謝罪,但腿上又反應不過來。

  她于是怔怔地盯了他看了兩三息,他的眉頭又突然舒展了開來。

  “嗤。”沈晰笑了聲,嘆息著攬著她坐到旁邊的羅漢床上,“這事是她自己作的,跟你不相干,跟別人都不相干。按著宮規,她這個身份就不該有那樣的言行,這你應該也清楚吧?”

  趙瑾月艱難地維持著笑容:“……臣妾沒有那個意思。”

  “有也沒關系。”沈晰竭盡所能地讓口吻更輕緩,“孤也該跟你打個商量,但方才看楚氏疼到臉色慘白氣急了,沒想那么多。”他說著又碰了碰她的肚子,“你放寬心,若沒事做,就多想想孩子。孤都鮮少聽你說孩子的事情,也不知你懷著他是什么感覺。”

  她初為人母,他也是初為人父。沈晰真是很想知道知道孩子在肚子里的感覺,也想聽聽她所承受的辛苦。

  可在他問的時候,她永遠都是那么幾句話,“都挺好的”“也沒什么”“臣妾不辛苦”,好像他自討沒趣。

  他再多問,她就會說“殿下忙于朝政,不必為臣妾擔心”了。沈晰打從心里不懂,這兩件事沖突嗎?天下將來是他的天下,孩子就不是他的孩子了?

  但是,唉,跟她說不通!

  當下她神色懨懨的,沈晰也沒法再勸著她說。當晚夫妻兩個又是一道草草用了晚膳了事。晚膳之后,太子例行囑咐太子妃好好歇著,太子妃例行答復道臣妾知道,殿下也多保重。

  .

  前宅,楚怡的傷從四月中一直養到了四月末才差不多好了。對此,她心里直呼謝天謝地,因為若再不好就該到最熱的時候了,這年月又沒空調,大夏天的成日趴在床上養傷也太虐了。

  而且,她想趕緊搬到后宅的新住處去。

  按規矩有正經身份的太子妾都應該住到后頭,她還整日住在書房附近實在太惹眼了。再住下去,只怕東宮里能傳出個“一方窄榻2.0版”的謠言。

  再者,她不搬到后面,云詩跟她見面都很不方面。云詩時常想來看她,可又怵太子,來之前總要先差人細細問她一番太子會不會過來——但太子過來又不會跟她提前打招呼,她哪兒說得清楚?

  碰上兩回之后,云詩就不樂意來了,抹著淚跟她說自己真的害怕,見到太子就哆嗦,后背一層層冒涼汗。

  楚怡安慰她說太子人挺好的也不頂用,心下不由慨嘆男人真礙事!

  結果到了五月初五,端午當天,這個讓云詩瑟瑟發抖的太子突然下旨晉云詩做了寶林。

  喜訊最初在東宮傳開時,楚怡以為太子是把先前欠的那一級給她晉了,后來云詩差身邊阿寧來給她報喜,歡天喜地的跟她說:“我家娘子有喜啦,兩個月!”

  楚怡第一個反應是心痛得直捶床——虧了,云詩這波虧了!若她等欠的一級晉完再懷孕,就能再晉一級當良娣了,這下一時半會兒肯定沒理由再晉,里外里折進去一級!

  轉念一想,又發現不對,還是賺了!

  云詩有孕兩個月,那不就是三月末侍寢懷上的么?那基本就是她最后一次侍寢了,在那之后,太子都再沒召幸過她。

  以后還會不會召幸……也懸。

  所以,云詩趕著最后一波有個孩子簡直是中了個大獎。

  看過宮斗小說的都知道,在宮里,孩子就宛如一張VIP金卡,能保你此生待遇不低。

  楚怡喜滋滋地笑著,阿寧神秘兮兮地扒到她床邊,又說:“云娘子還說,讓奴婢求您個事兒。”

  “哈。”楚怡從床邊的碟子里抓了把蜜餞塞給她吃,“怎么這么客氣?什么事你說。”

  阿寧攥著蜜餞道:“她說……求您趕緊搬到后頭去!因為后面那幾位都去給她道喜,但有的瞧著就不是好意,說話可酸了,她又不知道怎么對付。”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 上海快3推荐号 六肖全中赔多少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时时彩组选包胆玩法 甘肃福彩快三开奖结果 老千韩国花牌玩法 澳盘即时赔率新浪 真人麻将游戏赢钱 天津快乐10分口诀 彩集规则 天使广场舞老公赚钱给老婆花 顶呱刮新票吧 天津麻将胡牌计费方法 最准确的排列三彩票网站是谁 北京快中彩连锁 沈阳麻将的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