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一千九百五十八章 釜底抽薪

作者:隱竹更新時間:2020-01-27 15:36:21
  得到燕皇的詔書即將送達的消息,燕凌寒帶著人,親自去了城外。

  他帶著的人之中,武廣以及他屬下的各級官員也在其列。

  呈送詔書的,是燕皇身邊的一個貼身太監。

  這太監雖不像劉福全那樣是大太監,但在宮中的地位僅次于劉福全。

  這太監姓高,見了燕凌寒,態度十分恭敬。高太監忙上前,道:“銘王殿下,陛下得知此事,震怒非常。為了彰顯鄭重,原本是想讓大總管親自來的,但是,您也知道,大總管的身子一直不大好,此地距離京城甚遠

  ,這才沒有成行,命奴才來呈送詔書!

  燕凌寒點點頭,道:“既是如此,就此宣讀詔書吧!

  高太監應聲,爾后從身上帶著的匣子里取出了明黃色的詔書。除去上面的封印之后,他將詔書展開,朗聲念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武城縣令武廣,剛愎自用,獨斷專行,其所推行的瓦罐墳政策枉顧人倫,實非人之所為,應即刻

  廢除。武城縣令武廣,即刻押解入京,聽候發落。至于空缺的武城縣令一職,由銘王殿下酌情處置。欽此!

  高太監聲音洪亮,鏗鏘有力,他宣讀完圣旨之后,武廣跪伏于地,虔誠道:“微臣遵旨!”

  然而,他的聲音剛剛落下,就有人大聲說道:“求陛下憐憫我等,不要免了武大人的官!”

  之后,鋪天蓋地的聲音響起,是許多百姓共同的聲音。

  那高太監沒見過這等場面,難免心存懼意,他挪到燕凌寒的身邊,道:“銘、銘王殿下,這些百姓是要嘩變不成?”

  燕凌寒朝著那一側看了一眼,這一幕,他是早已猜到了的。對于高太監的擔心,燕凌寒解釋道:“你無須憂心。這件事本王早已有所預料,也有了對策。退一萬步說,即便是對策失效,這些百姓真的嘩變了,那也無甚要緊。此事,

  本王心中有數!

  聽到燕凌寒這么說,高太監瞬間就放心了。

  畢竟,燕凌寒的能力在那兒擺著,任是誰,也不會懷疑他的話。

  這時候,燕凌寒并未說什么,他只是看著那些人在鬧騰,不發一言。

  而武廣仍然維持著跪伏于地的姿勢,并未起身。

  待這些個百姓將話說了一遍之后,燕凌寒才朗聲開口,道:“你們所言,當真能代表這武城的百姓么?”

  這些人起初沉默,繼而紛紛點頭應是。

  燕凌寒看了看這些人,道:“那你們倒是說說看,為何不能罷免武廣?”有人俯身應道:“銘王殿下,武大人是我們武城的父母官,在他的帶領下,我們武城才從一個窮鄉僻壤之地變成如今這番富庶的模樣。正是因為有了他,我們才過上了好日

  子,所以我們實在是想不通,為何要罷免武大人的官職?”燕凌寒冷聲應道:“武城之所以有如今的局面,當然有武廣的付出在里面。但是,他所推行的瓦罐墳政策,枉顧人倫天性,這一點,不僅是本王所不能容的,亦是當今陛下

  命令禁止的。怎么,你們想等自己老了之后也被送進瓦罐墳之中么?”

  “王爺,既是老來無用之人,為何不能如此處置?”

  人群中,突然響起這樣的一個聲音。

  燕凌寒看了看說話的那個人,并未直接回答他的話,而是說道:“那本王倒是要問你一句,你可有孩子,又可有父母?”

  “回王爺的話,草民的父母已經葬于瓦罐墳之中,至于孩子,也是有的!

  “那你今年多大年紀?”

  “回王爺的話,四十有三!

  燕凌寒點點頭,道:“那就是了。若是十七年后,你的孩子也將你葬于瓦罐墳之中,你可愿意?”

  “自然是愿意的。我既老來無用,死是最好的歸宿!蹦侨苏f著,頗有一番慷慨激昂的氣勢。

  燕凌寒冷笑一聲,道:“我覺得,即便是現在,你現在也沒什么用。不如現在就將時間推至十七年后,即刻將你置于瓦罐墳之中,如何?”

  瞬間,此人變了臉色。

  然而,燕凌寒卻不給他思考的機會,直接命人抬了一個碩大的瓦罐過來。

  這瓦罐極大,裝一個人不成問題,卻又不至于太寬敞,且側面有一個開口。

  燕凌寒命人將此人置于這瓦罐之中,然后,他大聲道:“每一刻鐘放上十五塊磚,若是磚放滿了,本王會命人用濕泥將這里封嚴實。而這瓦罐,就是你的墳墓了!

  他素來是個雷厲風行的人,說做就做。

  暗衛們也很利索,不一會兒的功夫就搬來許多的磚,放在了一旁,按著時間往上面放磚。

  這時,原本跪伏于地的武廣抬起頭來,看向燕凌寒,道:“銘王殿下,此事是下官犯的錯,還請銘王殿下不要遷怒于下官治下的百姓!毖嗔韬沉宋鋸V一眼,道:“且不說你如今已經說不上是本王的下官,再者說,你也無須在這個時候彰顯你的仁慈。那么多年邁的老者都被你以瓦罐墳的方式害死,如此說

  來,你也算不上仁慈。想在這個時候標榜你的仁慈,早已晚了!”

  他的這一番話,將武廣擊得啞口無言。

  之后,燕凌寒冷哼一聲,道:“來人,將武廣收押!”

  很快,高太監帶來的人綁了武廣,干凈利索。

  燕凌寒這一招,是釜底抽薪。

  綁了武廣,可以避免他在此作妖,煽動百姓。

  當然,這個決定還會帶來一些不好的影響。

  比如,會激怒百姓。

  燕凌寒命人綁了武廣,且帶走了他,押上了囚車,瞬間,圍觀的百姓里,就出現了一些躁動。

  起初,這躁動還算是平靜,僅限于彼此之間的竊竊私語,但是過了一會兒,就有人開始有了行動。

  剛開始的時候,只是有一些人跪了下來,但后來,跪下來的人越來越多。

  到最后,所有人都跪了下來,黑壓壓的一片。他們齊聲說道:“請銘王殿下赦免武大人,否則,我等將長跪不起!”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 福建11选5走势 股票数据库 四方河南麻将有挂嘛 36选7兑奖规则 篮球比分直播cba 黑木明纱番号库 石家庄酒店小姐 一分十一选五分析软件 大发快三全部走势 股票交易数据接口 网上棋牌官网下载 北京赛车 118平特高手论坛 海南体彩飞鱼 7m棒球比分 欢乐捕鱼人官方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