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三百八十五章安西都護(中)

作者:公子許更新時間:2017-08-04 14:40:17
  西域的秋天來得比較晚,但來得很濃烈、很短暫,很燦爛、很絢然。就像是換了一塊畫板一般,忽然一場冷空氣過來,炎熱碧綠的夏天轉眼之間換上了清涼金黃的秋裝……

  再過幾天,一場苦霜降下,秋風瑟瑟,落葉飄零,真正的秋天便來了。

  此際的關中,怕是已經遍地枯敗、嚴霜如雪了吧?

  半月之后,斥候傳來信息,前來接任的大隊人馬已然行至七角井峽谷之外。

  房俊自然要領著神機營將士和高昌各界顯要前往迎接。

  “吐魯番的葡萄熟了,阿娜爾罕的心兒醉了……”房俊騎在馬上哼著歌兒,想到即將回到關中,心情便不可抑止的愉快起來,感到風是甜的,田野是甜的,人也是甜的……

  席君買往前湊了湊,湊近劉仁軌,小聲問道:“統領大人,阿娜爾罕是哪個?”

  “小毛孩子,不要多問!”劉仁軌瞪著眼睛,呵斥了席君買一句。

  席君買卻完全不怕。

  雖然劉仁軌是神機營的統領,手底下統轄著一營五百多號兵卒,但兩個人的關系一向很不錯。劉仁軌很欣賞席君買這個機靈剛烈的小子,從席君買被房俊從左衛大軍中要來的那一天,就一直很是照顧。

  至于阿娜爾罕……

  雖然呵斥了席君買,劉仁軌卻也是八卦之火熊熊燃燒,腦子里不停的回想這段時間以來,同房俊接觸過的高昌女子,可是想來想去,也沒想到哪個姑娘叫這個名字。

  難不成,是提督大人看上的哪家的小姐?

  嗯,這個完全有可能……

  席君買又問:“還有,吐魯番是哪兒?”

  “吐魯番……”劉仁軌皺著眉毛,一張仿似老農的臉上滿是疑惑:“這應該是突厥語吧?”聽起來應該是突厥語,但也不敢肯定。

  “突厥語?”席君買眼珠兒轉了轉,向身后看看,沖著不遠處的一個兵卒招招手。

  那兵卒趕緊小跑過來,陪著笑臉:“隊率,啥事兒?”

  席君買低聲問道:“會突厥話?”

  這兵卒乃是瓜州的斥候,是契苾何力麾下的,自幼生長在西域,是鐵勒人。前些時日在野外偵查的時候不慎墜馬,傷了腿,所以并未跟隨契苾何力一同返回瓜州。

  此時聞言,趕緊說道:“會的!”

  “吐魯番……是什么意思?”席君買問道。

  “突厥話里,大抵是綠洲的意思,或者也可以說是豐饒的土地?”兵卒不肯定的說道。

  席君買同劉仁軌互視一眼,疑惑更深了……

  房俊聽見身后兩人嘰嘰喳喳的不知道說些啥,不過卻完全不在意。

  前方不遠的地方,七角井山口已經赫然在望!

  剛剛行至山口,一隊人馬已然轉了出來。

  旌旗招展,軍威赫赫!

  兩股人馬正好走個碰頭,房俊當先下馬,步行前去迎接,以示尊敬。

  不尊敬不行,若是所料不差,這位喬師望,可是即將成為首任安西都護的封疆大吏,他支持與否,直接關系著房俊對于西域戰略的成敗!

  對方人群之中,以為紫色官袍的大臣自一輛華貴的馬車上跳下,大步迎了上來。

  “呵呵,二郎果然是少年英雄,此番甘愿為大軍殿后,安撫高昌,可謂勞苦功高啊!”

  遠遠的,這位紫袍官員便爽朗的大笑,送給房俊一頂高帽子!

  而且他不是稱呼官職,而是喚了一聲“二郎”,姿態擺得很低,顯得很是親近,儼然要論親戚了……

  房俊看著這位,眼角跳了一下。

  倒不是對這位喬師望有什么看法,只是眼饞這一身紫袍……

  或許,此次回京,李二陛下良心發現,也能賜咱一件穿穿?

  “喬刺史過譽了,本官可不敢當……”房俊笑呵呵的回道。

  上州刺史是從三品,房俊最高的官職工部侍郎,是從四品下,差著好幾級呢。不過幸好房俊的新鄉侯是從三品,論起來,兩人算是平級,當然房俊的資歷差得那就太遠了。所以雖然平級,喬師望可以表示親近,不敘官職高低,房俊就不行……

  喬師望大步前來,一把拽住房俊的手,親熱的笑道:“當得,當得!吾輩已然垂垂老矣、行將就木,大唐帝國的未來,正是指望二郎這等文武兼修的全才,才能擔得起來,讓吾等無后顧之憂啊,呵呵!”

  喬師望年歲其實不大,不到五旬的,但頭發依然花白了一大半,只是身子骨倒很是硬朗,健步如飛,毫不亞于年輕壯漢。

  容貌方正,溫文爾雅,言談之間很有一股謙遜溫和的氣質,令人心生好感。

  這應該不是一個很強勢的人……

  房俊被他拽著手,心里有些別扭,不知道這年代的人為何一見面總是愛拉手……

  不過也不能甩開人家,只得強忍著心中不適,笑道:“喬刺史此言,可是讓房某汗顏無地了……”

  喬師望笑道:“有才華之人,何必過謙……”

  正說到此處,他身后忽然有人說道:“喬大人已然卸任刺史之職,現在是陛下敕封的安西都護,乃從二品高官,新鄉侯難道不應已下官之禮覲見么?”

  房俊臉色瞬間就黑下來。

  呃,原本也挺黑的,只是這下更黑了……

  喬師望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眼中隱隱有怒氣,卻并未發出。

  房俊循聲望去,卻見一青衫文士正對他怒目而視。

  這人有病啊……

  你對我這般沒文明不禮貌,我都還沒生氣呢,你瞪那么大的眼珠子干啥?

  “爾是何人?”房俊沉聲問道,心里有些不解,這人跟我有仇?

  那文士一振長衫,傲然道:“新任安西都護府副都護,侯文孝!”

  房俊愣了一下,說道:“抱歉,沒聽過……”

  他說的是實話。

  侯文孝?誰特么知道你是哪個石頭縫里蹦出來的!

  侯文孝頓時面紅耳赤,怒不可遏!

  在他看來,這就是房俊赤倮倮的輕視,最直接的侮辱!

  堂堂安西都護府的副都護,那可是從三品的高官,完全可以跟房俊平起平坐!

  而且在侯文孝的心理,房俊這個侯爵完全是幸進,是陛下的恩賜,而自己的官位,這可是實打實的!

  你憑啥對我輕視?

  侯文孝瞪著房俊,咬著牙說道:“侯文義,正是舍弟!”

  眼里的熊熊怒火,仿佛要噴射出來,將房俊燒得尸骨無存!

  房俊簡直就莫名其妙,這人難道腦子有病?我特么連你都不認識,還會認識你弟弟是誰?

  袖子卻被段瓚在身后拽了拽,房俊詫異回頭,段瓚湊上來低聲說道:“此人乃是侯君集的侄子。侯君集之子自幼癡呆,外人皆不識,是以侯君集對其兩個侄子分外器重,視之為承繼家業的依仗。他所說的侯文義,便是前些時日被大人你依軍紀處斬的那個……”

  “哦——”房俊這才恍然大悟,脫口道:“原來是那個死鬼!”

  感情這個侯文孝是要給兄弟復仇?

  怪不得看著咱就跟蒼蠅見了屎似的,非得咬一口……呸呸,這什么比喻!

  不過這侯文孝居然能擔任從三品的大都護府副都護?倒是確實令人意外。不過房俊轉念一想,便明白了其中玄機。

  房俊不理面如豬肝的侯文孝,笑問喬師望道:“想必那侯大帥是被陛下處罰了?”

  定是李二陛下將侯君集重重責罰,甚至削了官職,以正軍紀。但侯君集畢竟是跟著李二陛下鞍前馬后沖鋒陷陣的老兄弟,雖然礙于軍法不得不處罰,但畢竟有著往日情分在,是以便擢拔侯君集的侄子,以此表示賠償……

  果然,喬師望淡然道:“正是,潞國公被御史彈劾,已被陛下收押入監,等候大理寺審查裁決。”

  房俊瞄了一眼死死盯著他,恨不得撲上來一口咬死他的侯文孝,眼睛瞇了瞇。

  這貨明顯跟自己不死不休,而且此人性格沖動,若是留在高昌,恐怕對于自己的謀略多有阻礙。

  可是這家伙好歹是個從三品的副都護,難道自己還能將之斬殺?

  看來得費一番心計了……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 南京老三番麻将规则 江西多乐彩中奖走势图 冠亚和稳赚 赌场龙虎稳赢技巧 天龙八部做90手工能赚钱吗 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上海快三走势图快 骰子单双投注技巧大全 体育彩票七星彩开奖直播视频 幸运28无敌刷钱模式 陕西麻将在线游戏下载 安徽体彩15选5预测分析 好运彩3直播 重庆快乐10分 大富豪富翁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