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二十八章直的還是彎的?(下)

作者:公子許更新時間:2017-08-02 09:08:27
  “只是巧合而已,不能說明問題。再說據某所致,那房俊平素穩重敦厚,并不去那煙花之地,偶爾去一次,無傷大雅。”

  李二陛下對高陽公主所說不以為然,去青樓打一次架,就說人家有龍陽之好不喜歡女人,哪里這個道理?

  高陽公主并不氣餒,繼續說道:“單此一件事,或許不能說明說明,但是您在聯想一下他那天在宮里對女兒說的話,什么‘對我講的每一句話都要是真心,不許騙我、罵我,要關心我;別人欺負我時,你要在第一時間出來幫我;我開心時,你要陪我開心;我不開心時,你要哄我開心;永遠都要覺得我是最漂亮的……’您聽聽,您覺得一個正常男人,比如父皇您吧,您會對一個女人說出這樣的話嗎?所以啊,他這不是跟女兒說的,也不是跟任何一個女人說的,在他的想象里邊,他是在跟一個男人說這樣的話!”

  高陽公主粉臉微紅,不是羞的,是興奮的。經過自己一番天才一般的觀察入微、深入分析,終于看清房俊這個討厭鬼的真實面目,那種成就感,簡直沒治了……

  李二陛下瞠目結舌,啼笑皆非。

  什么想象力是對男人說的……人家根本就是不想要這門賜婚,故意這么說惡心你呢,這個傻丫頭,平素看著精明,怎么這方面反而有點遲鈍……

  父女兩人正說著話,忽聞“百騎”大統領李君羨來報。

  “啟稟陛下,魏王在宮外求見。”

  李二陛下隨口問道:“可知是何事?若是無甚要緊事,就告訴魏王某要歇息了,讓他明天再說。”

  他卻是寵愛李泰這個聰明乖巧、心竅玲瓏的兒子,可是對于高陽公主也不遑多讓,尤其是在發現高陽似乎不大滿意賜婚,為了打消女兒心里的怨念,他覺得有必要跟女兒好好溝通一下。

  李君羨沉吟了一下,說道:“回陛下,魏王……好像是來告狀的。”

  “告狀?”

  李二陛下有些詫異,一貫都是大臣們來高魏王的狀,今兒府邸逾制啦,明兒生活奢靡啦,沒完沒了。今兒可是稀奇了,那小子居然告別人的狀?

  “告誰的狀?”

  “告……房相家二郎,房俊……”

  “房俊?”

  李二陛下好奇問道:“汝可知所謂何事?”

  他建立“百騎”,可不僅僅是為了宿衛宮廷這么簡單,若是真的看守闈禁,自有左右羽林衛。“百騎”的真正智能,是收集京中情報,為皇帝耳目。

  若是連李泰為何狀告房俊這樣的小事都不知情,那可就是嚴重的失職了。

  李君羨恭聲奏道:“乃是因為房俊毆打治書侍御史劉淚一事。”

  李二的第一反應是:房俊又打人了?

  然后才問道:“那又跟魏王有何關聯?”

  李君羨苦笑:“因為房俊是當著魏王的面,毆打于劉御史。”

  李二點點頭,這就對了,依著自家老四那驕傲的性格,被人當著面打了自己的人,不打回去才有鬼。

  咦……對呀,李泰怎么沒有打回去,反而很沒出息的過來跟某告狀?

  李二有些不可思議,打架找家長,那是很沒出息的一件事。得益于當初自己得了天下大肆封賞,天下公卿無數,后果便是長安紈绔扎堆兒,整日里走馬斗雞胡作非為,鬧得烏煙瘴氣。

  但是有一條,不敢被欺負成什么樣,很少有人哭啼啼的跑回家去跟老子告狀,那被認為最沒出息,被人欺負了那就想法子欺負回去,甭管是套麻袋還是打黑拳……

  李二很是不解,再問:“究竟所為何事?”

  李君羨一五一十的回稟:“魏王殿下今日去醉仙樓宴請劉御史……”

  醉仙樓?

  高陽公主插嘴說道:“醉仙樓,這名字好熟悉啊……”

  李君羨道:“前幾日,魏王殿下便是與那醉仙樓,跟房俊起了沖突……”

  高陽公主恍然:“啊,原來是青樓!可是四哥為什么去那里?”

  當然是去喝花酒……

  李軍咳了一聲,不能這么說,否則流傳出去,魏王殿下還以為自己在陛下面前給他上眼藥呢,便說道:“魏王大概正是因為齊王殿下與房俊一事,所以對醉仙樓很感興趣,便去了此處。”

  李二沉聲道:“莫說這些沒用的,繼續。”

  “是。”

  李君羨口齒伶俐的將事情經過講述一遍,小到細節的描述都很精準,宛如現場目睹一般,可見“百騎”之中必有人當時在場。

  李君羨話音剛落,高陽公主便一扭纖細的小蠻腰,從位置上一躍而起,嬌呼道:“那那那那……父皇你看,我說那房俊余桃斷袖、泣魚竊駕,您還說我胡說八道!您看,那混蛋去一次青樓打一次架,那會是正常人該干的事兒嗎?那家伙一定有龍陽之好!父皇啊,您趕緊把我跟他的賜婚取消了吧……”

  說著,高陽公主跑到李二榻前,抱著李二的腿開始撒嬌,那小眼神幽幽怨怨的,像是一只可憐的小貓兒……

  李君羨聽聞高陽公主之言,頓時大汗,房俊有龍陽之好?這話是怎么說的?

  這下子,李二陛下也震驚了。

  女兒剛剛的一番話重新涌上心頭,李二陛下居然越想越覺得有道理,似乎房俊的每一個舉動,都印證了高陽的猜測。

  難道,那房府二郎居然真的是個兔子?

  李二陛下不能淡定了,這可是關系到自己女兒的終生大事,絕對不能含糊。若是把女人嫁給一個不喜歡女人的兔子,這輩子不知道得承受多少白眼譏諷、吃多少苦,豈不是親手害了她?

  他是真的有了悔婚之念。

  可帝王一諾,重逾千金,怎可輕易反口?

  而且這種事還不能難道桌面上來說,否則你讓房玄齡一張老臉往哪兒擱?自己那位忠心的老臣,怕不是得氣死?

  最關鍵的是,盡管他身為帝王、執掌乾坤,也不能因為一個猜測就貿然行事,容易遭人詬病,也無法跟房玄齡交代。

  李二陛下沉吟一會兒,低聲喊道:“王德。”

  旁邊偏殿內走出一位老太監,輕聲應道:“大家,有何吩咐?”

  這老太監看著年逾古稀,眉發皆白,一張老臉上皺紋密布、溝壑縱橫,宛如風干的老樹皮。但身子骨卻很是硬朗,背脊挺得筆直,步履輕快,悄沒聲息的就走到李二榻前,躬身施禮。

  李君羨一見到老太監,趕緊恭恭敬敬的施禮:“見過王公公。”

  老太監王德面對這位“百騎”大統領、陛下的心腹戰將,只是淡淡的點點頭,嗯了一聲,只是當高陽公主甜膩膩的跟他見禮的時候,才寵溺的笑笑,老臉皺成一朵菊花……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 竞彩半全场投注 传奇可以卖装备赚钱吗 个人商推app怎么赚钱 山西快乐10分基础走势图 青海11选5全天开奖号码 分分彩免费计划软件 手机分享链接赚钱app 云南11选五今天开奖号 网络上微信赚钱是真的 为什么会花钱的人就会赚钱 河南快赢481往期走势图 竞彩最稳的买法稳赚 广东快乐十分计划网 江西快3平台 超级大乐透 1000炮金蟾捕鱼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