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三十一章君臣情深

作者:公子許更新時間:2017-08-02 09:30:20
  李二陛下一方面對于房俊是否是個“兔子”很疑惑,一方面對于劉淚被打之事,亦是非常憤怒。

  前幾日自己的五兒子被房俊揍了一頓,李二陛下自以為明察秋毫卻反被那個小兔崽子房俊坑了一把(反正李二就是想的),非但沒有替自己的兒子做主,反而狠狠的兒子來了一頓脊杖,還有比這更糊涂的爹嗎?

  這已經讓李二臉上掛不住,只是隱忍著沒有發作出來。

  結果倒好,自己不好意思發作出來的結果,就是導致這個房俊愈發肆無忌憚。

  剛剛打完老五,這一轉眼又把老四打了?雖然沒有像打老五那樣直接動手,可是這么當著一群人的面打臉,跟打在身上也沒什么分別了,某種意義上來說尤為可惡。

  朕乃天下之主,朕的兒子就算不是少主人,也得給予起碼的尊重吧?

  可是結果呢?尊重沒看到,直接大腳丫子往臉上踩……

  老五也就罷了,那就是個不成器的,臉面不臉面的也無所謂了,可是老四不同,李二對這個最寵愛的兒子那可是寄予厚望的!

  滿朝文武都知道劉淚是魏王李泰的鐵桿,你還非得要當著面兒揍劉淚,這嘴巴那是piapia的抽在李泰的臉上,你讓李泰往后在朝臣面前還有什么威信?

  李二真的很憋火,也很郁悶。

  為啥?還是那個難題,房玄齡今日由于連續處理雪災事宜,操勞過度染了風寒,已經被他嚴令回府修養。這種情況,你讓他怎么好意思狠狠的收拾房俊?

  不收拾,難消自己心頭之氣;收拾的狠了,又自覺對不住自己的老伙計房玄齡。

  李二陛下這個糾結啊,連帶著整個人都不好了,脾氣暴躁,已經打了兩個太監內侍的板子,惹得整個太極宮氣壓低沉,所有人進出都是躡手躡腳,生怕一個不留神惹惱了陛下,遭來無妄之災……

  李二陛下懶得搭理這幫子太監,猶自氣悶,便見到老太監王德步履沉穩的走進大殿。

  王德來到李二身前,見過禮,輕聲將掖庭宮發生的事情緩緩說明。

  李二冷哼一聲:“這幫子腌臜貨,都吃了熊心豹子膽了?以為禁宮無主,便可以為所欲為?給某嚴加徹查,但凡與此事有關者,嚴懲不貸,那名逼人自盡的女官,賜死!三族之內,男丁發配嶺南,女眷充入教坊司,如親自監督!”

  長孫皇后去世之后,李二思念亡妻,悲痛欲絕,盡管朝中大臣屢次上書請立新后,李二卻都一一駁回。在他心目里,他李二的正宮妻子、大唐帝國的皇后,只能是那個溫婉聰慧、柔情似水的觀音婢,余者皆無資格。

  長孫皇后在世之時,整個禁宮風平浪靜、和諧融洽,使得李二沒有一絲后顧之憂,專心于他的宏圖偉業、帝王霸途。可是皇后這才去世幾天?禁宮之內便烏煙瘴氣、宮禁廢弛,甚至有逼人于死之事發生,李二陛下如何不惱?

  正好趁此機會,嚴加整頓一番。

  “遵旨。”

  王德領旨告退,剛一轉身,便見到一個內侍匆匆進殿,稟奏道:“陛下,房相領著二公子房俊,正在宮門外求見。”

  李二陛下頓時不爽,怎么著,怕我狠狠的收拾你兒子一頓,著急忙慌的就求情來了?和著我打你兒子你心疼,你兒子打我兒子我就不心疼?

  可不管怎么惱火,房玄齡的面子必須照顧,李二陛下只好悶聲悶氣的揮揮手,說道:“讓他們進來吧。”

  誰知那內侍并不退下,吞吞吐吐的說道:“那個……房俊是被抬著來的,看似雙腿受傷,不良于行,這要是進殿,怕是也得抬著進來……”

  李二眼角一跳,心里大罵:這個房俊,實在是陰險卑鄙,不當人子!妄我還以為他是個忠厚純良之輩,實在是瞎了眼!

  在他心里,房玄齡那是真正的溫文爾雅、正人君子,哪怕再朝堂上因為政見之事與人爭辯,也都是溫聲軟語,從不跟人紅臉。

  這樣的人,如何想得出此等逃避責罰的苦肉計?

  定是房俊那小賊,料想朕必將狠狠責罰于他,便想出此計蒙騙于朕,其心可誅!

  心底惱怒,李二卻不行于色,點點頭:“沒事,且抬進來,正好讓某看一看,多重的傷,連路都走不了?”

  內侍領命而去,王德也想一同離開,卻不料李二陛下又說道:“如且去看看那武氏,若無性命之憂,待到房相走時,便一同送到府上去。”

  “諾。”

  王德答應一聲,這才走了。

  沒過片刻,殿外腳步聲響。

  李二陛下強抑心中火氣,端然穩坐,咬著后槽牙,倒想看看這個房俊如何在他面前演戲。

  房玄齡須發皆已花白,因為近日染了風寒,神情甚是委頓,便連一向挺直的腰板都有些佝僂。

  腳步虛浮的進得大殿,沒走幾步,噗通一聲跪下,以額頓地,口中顫聲呼道:“臣治家不嚴,縱子妄為,死罪……”

  一瞬間,李二陛下心里的火氣像是沸湯潑雪一般,消失得干干凈凈。

  想當初,房玄齡于渭北軍營之中投奔自己,何等的意氣風發、帥氣倜儻?時光荏苒,一轉眼,當年的溫潤才子已是年屆花甲,如玉的風采絲毫不減,只余下滿身滿臉的滄桑與衰老……

  李二陛下心潮浮動,竟從御座之上站起,快步走下漢白玉臺階,來到房玄齡身前,俯身攙扶著房玄齡的雙臂,動情的說道:“玄齡這是為何?我倆名雖君臣,卻情逾兄弟,某昔日曾立下誓言,與汝等共富貴!你道是謊言不成?今日你下跪于某,是要誅某之心嗎?”

  一番話,說得房玄齡老淚滂沱,君臣二人把臂相視,唏噓不已。

  一旁的房俊躺在擔架之上一臉淡定,心里卻是極為嘆服。

  若論古往今來的帝王之中最會收攏人心者,非李世民莫屬。

  狡兔死,走狗烹;飛鳥盡,良弓藏……這幾乎是所有開國帝王逃不開的宿命,哪怕是那位偉人爺爺也不例外。唯有二人能夠做到與打天下的老兄弟們“同患難,共富貴”的誓言。

  趙匡胤與李世民。

  是他們的人品完爆余者?絕對不是。

  一個血染玄武門,謀殺兄弟逼迫父親而得了皇位,可謂不悌不孝;

  另一個趁著老皇帝去世的時候弄了一出黃袍加身,奪了別人的江山,可謂不忠不義。

  這二位的人品可謂渣到極點,可偏偏就是這么兩個人,對待功臣極為優容,趙匡胤“杯酒釋兵權”,只是奪了功臣的軍權,但是高官厚祿一點也不吝嗇,封妻蔭子輩輩顯貴。李世民更大氣,功臣們繼續手握兵權、東征西討,生生為他打出個“天可汗”的不世威名!

  牛人啊……

  房俊也是在官場歷練過的,知道人心最是難測的道理,更明白防人之心不可無的千古至理,可若是讓他換位一下,他覺得自己也不敢那么做,還是搞一場運動,把這些個驕兵悍將統統弄死才安心,像劉邦,像老朱,還有那誰……

  他這邊心里琢磨著事兒,精神便不太集中,稍稍動彈了一下身子,一陣錐心刺骨的疼痛從臀部襲來,疼得他“哎呦”慘叫了一聲。

  另一邊君臣之間的情感交流正是濃情蜜意、如魚得水、身心舒暢……忽然被這一生慘叫硬生生打斷。

  房玄齡大怒,一回身,一巴掌就拍在房俊后腦勺,怒道:“混蛋行子,鬼吼鬼叫什么?”

  房俊一臉無奈,便聽到李二陛下幽幽說道:“別打頭,容易打傻了,可以打PP,怎么打都沒事兒,打完了還有推薦票……”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 黑龙江福彩20选8的走势 pk10软件计划手机软件苹果 加盟真的赚钱么 北京单场上双包括 彩票开奖代码 1234k7线上娱乐 海南飞鱼申请 3d真人游戏下载 31选7开奖规则和奖励 3d开机号今天查询3d双色球 山东手机彩票投注 快乐赛车大战下载 六肖全中赔多少 山东11选5走势图牛 体彩云南时时彩开奖 足球彩票4场进球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