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八百四十二章靠邊站(上)

作者:公子許更新時間:2017-09-14 00:33:09
  張亮覺得自己無法再忍受了……

  他知道現在房俊強勢,又占據先手,自己初來乍到極易被房俊架空,是以哪怕剛剛遭受了平生未遇之羞辱,他也極力壓制心中的怒火,忍辱負重。

  可現在他實在是鎮定不下去。

  張亮“騰”的站起,臉色鐵青,怒喝道:“房俊,安敢辱我至此,真當我之佩刀不飲血哉?”

  “啪!”

  劉仁愿拍案而起,怒視張亮,叱道:“放肆!敢在大總管面前失禮,不怕軍法嗎?”

  張亮愈發惱怒:“爾是何人,竟敢在某面前咆哮?”

  兩人頂牛大吼,劉仁愿寸步不讓,席君買在一側手摁刀柄怒視,大有一言不合拔刀相向之勢。而堂外的衛兵聽到堂內的爭執,紛紛涌入堂內,雖然未曾橫刀出鞘,卻也是虎視眈眈,盯著張亮,只要房俊一聲令下,就要將其擒拿。

  而張亮的那些養子亦在外廳用飯,聞聽狀況,亦都紛紛跑過來,與華亭鎮的兵卒對峙。

  氣氛陡然緊張起來,大有一觸即發的態勢!

  房俊慢悠悠的起身,嘴角掛著淡淡的笑容,目光卻滿是輕蔑:“國公,知進退,守方圓,才能取舍有度,應對自如。您是長輩,卻不修德行,身為副官,卻不知上下,自打下船的一刻起便處處挑刺挑釁,時時心懷怨懟,某倒是想要問問你,究竟是對本侯的資歷不服,還是對陛下的旨意不滿?”

  張亮將牙齒咬的“咯咯”作響。

  若非看出劉仁愿與席君買身手不凡,房俊本身亦是武力值超高,自己雙拳難敵六手,張亮真想喊一句“去特娘的理智,去特娘的顏面,老子只想將這個黑小子錘死了事”!

  什么叫知進退守方圓?

  黃口孺子,也敢教本帥做人做事?

  什么叫對陛下的旨意不滿?

  處處都是你跟我挖抗、無窮無盡的羞辱好吧?卻反咬一口給本帥扣上一個天大的罪名,還敢不敢再無恥一點?

  張亮知道,自己若是在這堂中繼續待下去,保不齊就會被這無恥之極的黑小子氣得方寸大亂喪失理智,屆時真的打起來,自己定然被狠狠的揍一頓,然后顏面盡失不說,這華亭鎮算是徹底沒法待,只能灰溜溜的返回長安。

  到那個時候,不管陛下如何房俊,自己的名聲算是徹底破敗,從今而后,還有誰會在乎一個甫一上任便被一個黃口孺子的主官趕走的窩囊廢?

  張亮咬著牙,運著氣,惡狠狠的瞪著房俊。

  房俊面容嚴肅不茍言笑,絲毫不懼的回瞪。

  良久,張亮方才恨恨一甩袍袖,轉身離去。

  “我們走!”

  他的養子們盡皆震驚,這是認慫了?

  “大帥!”

  “大帥,不能走啊!”

  “跟他們干了,咱不能慫啊大帥!”

  不得不說,張亮麾下的這些養子的確都是悍勇之輩,一個個血氣方剛,加之平素囂張跋扈慣了的,如何能咽得下這口惡氣?這要是傳揚出去,沒臉見人了都……

  張亮心說難道我不想狠狠的干一架?

  可這是人家的地頭,打不過啊!

  語氣當場受辱,還不如忍辱負重,以圖卷土重來,反敗為勝……

  他再次恨恨的喝了一聲:“走!”

  當先大步邁出大堂。

  一眾養子無奈,只得灰溜溜的跟隨其后撤走……

  房俊擺了擺手:“都出去吧。”

  兵卒們立刻魚貫而出。

  房俊坐下,劉仁愿略顯擔憂道:“侯爺,這么干……是否有點過了?好歹也是中樞委派、陛下欽點的副總管,咱們這樣搞,怕是傳揚出去不大好聽。”

  廟堂也罷,江湖也好,每一個圈子都要有規矩。若是人人都如同房俊這般看誰不順眼便全力打壓,別說天下州府縣,便是朝中的三省六部也得亂翻天……

  房俊哼了一聲,反問道:“若是吾等笑臉相迎、熱情相待,甚至將兵權拱手相讓,難道那張亮便能認為吾等是仁厚之輩,和平共處、你好我也好?”

  開什么玩笑!

  這張亮明擺著就是來搶班奪權摘桃子的,說是你死我亡有點過分,但有你沒我卻是絲毫不夸張。

  劉仁愿當然是明白人,他不覺得打壓張亮有什么不對,只是對于房俊如此激烈的手段有些擔憂。不過見到房俊不以為然,再想想這位的龐大背景,劉仁愿也就釋然了。

  他張亮再是牛人,也壓不住房俊!

  更何況這位侯爺可是剛剛給李二陛下送了一個天大的“賄賂”,皇帝相比吃相不會太難看吧?

  席君買全程未發一言,神情冷峻,立場堅定。

  房俊叫上他就上,喊打他就打,反正不論什么后果都有房俊兜著,怕個毛啊?

  *****

  張亮出了鎮公署的大門,回頭看了一眼大門之上的匾額,狠狠的啐了一口,大步流星的向碼頭那邊走去。

  養子們自然緊緊跟隨。

  這幫平素兇悍霸道的悍卒剛剛還義憤填膺、熱血沸騰,想著跟房俊的麾下好好的干一架,何曾受過這等鳥氣?不過看到自家大帥在人家房俊面前居然慫了,這令大家倍受打擊,士氣頓時萎靡下去,一個個腳步邁的飛快,卻俱是無精打采。

  尤其是沿途見到華亭鎮的兵卒或者勞工,感受著對方那毫不掩飾的輕蔑與譏笑,頓覺臉上火辣辣的臊得慌……

  張亮在酒席上發飆,接著一怒離開,心里憋著一股邪火,卻發覺自己又莽撞的犯了一個錯誤——沒有事先問明自己這些人要安置在何處。

  難道要返回去問問自己的軍營在什么地方?

  張亮打死也不可能如此低聲下氣,只得率領麾下又返回了戰船之上。

  麾下的養子們各個愁眉苦臉,都是步卒出身,許多人甚至平生第一次坐船,從關中出發這一路的水路早就讓大家苦不堪言,誰曾想到了地頭,卻還得在船上貓著,而且不知道要貓到什么時候……

  張亮也是無奈,誰喜歡長時間在船上待著?

  江風潮濕,江南多雨,只要云彩稍稍遮住日頭,空氣中頓時便好像能攥出一把水來,那股子黏膩潮濕使得這些北方漢子極度不適應。

  可他又能怎么辦?

  那房俊如此羞辱他,自然是絕對不能妥協低頭的!反而越是羞辱,他就越是要留在華亭鎮,就不信那房俊一丁點兒的錯處都沒有,只要讓他逮著一處,他就發誓一定要狠狠的咬下房俊的一塊肉來!

  江面上四面遼闊,江風徐徐,波浪滾滾,戰船在水面自然飄蕩不休。若是久居船上的南人尚無所謂,但是對于不習水性的北方漢子來說,那就太遭罪了!

  張亮在船艙里生了一會兒悶氣,便覺得船身搖晃得厲害,長久下去不是辦法。出來站在船頭四處瞭望,西岸的市舶司和鎮公署是打死他都不會去的,往東岸一瞅,便見到了諾大的軍港和船廠。

  軍港是一處天然的河灣,兩側都有不高的山梁,能夠遮擋風力,然后順著水流由南到北的修了一條圍堰,港內風平浪靜,是一個避風下錨的好地方。

  張亮當即指揮幾條戰船起錨,徑自向軍港內駛去。

  麾下不習水性,久在江山晃都晃暈了,先在軍港內停駐幾日,再慢慢思討往后的處境。

  戰船繞過斜斜伸入江中的圍堰,駛入軍港。

  入目之處,是無數的戰船停泊在各自的碼頭上,密密麻麻整整齊齊。雖然都落了帆,但是高高的桅桿豎起,高聳如林,戰船上不時又維修的工匠上上下下。

  兩條小型的戰船好像發現了闖入者,迅速升起風帆,修長的船身破開平靜的水面,離弦之箭一般向著張亮沖去。

  張亮和幾個麾下站在船頭,看著那船尾留下白色尾跡的戰船飛速的駛來,翹起的船首好似要飛起來一般,驚得瞠目結舌:“這這這……這船怎么如此快速?”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今天 足彩半全场胜平负中奖 广西快乐10分开奖现场直播 重庆一般打什么麻将 四年级学生怎样赚钱 上海快3下载 p3开机号试机号开奖号码 六合彩白小姐 卖房子比上市公司赚钱 辽宁快乐12胆拖玩法 美人捕鱼游戏下载 辉煌棋牌网址多少 辽宁十一选五预测号码 二码二肖中特期期准 大乐透开奖结果查询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