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四百六十七章被皇帝打習慣了

作者:公子許更新時間:2017-08-05 07:00:30
  因為長孫沖被陛下責罰一事,趙國公府上下亂成一團。

  而房家則風輕云淡,房俊甚至連城中的家沒回,直接指使部曲將自己抬到驪山農莊,關起門來,美其名曰“帶薪休假”……

  即便是愛子心切的盧氏,亦只是安排管事的將府庫中的各種珍稀藥材撿了一車送去,便即全不在意。說到底,房二郎見天兒的闖禍,他若是連續多日安分守己,反倒讓人心里發毛,不知道這小子憋著什么大招呢,不動則已,動則驚天動地!至于被陛下抽鞭子?

  那根本不叫事兒……

  回到農莊,武媚娘看著趴在榻輦上被抬回來的房俊,又是心疼又是無奈,多大的人了,這一天到晚的不惹點事兒就沒法過日子了是不是?

  命人將房俊抬到臥房里,眾人齊力放到燒的熱熱的火炕上,將莊子里的郎中叫來診斷一番,發現只是皮外傷,只需敷上一些傷藥即可,便是口服的湯藥亦毋須服用。

  武媚娘這才算是放下了心。

  她這般此亦未嘗不當事兒,可把姐姐武順娘給嚇壞了……

  男女有別,房俊又傷在隱秘之處,武順娘也不好湊近察看,卻仍是擔憂不已,聞聽郎中說道只是皮外傷,稍稍放心。可是一想到是惹惱了皇帝被打成這樣,頓時有憂心忡忡起來。

  拉著妹妹武媚娘焦急的問道:“你這丫頭怎地沒心沒肺?那可是惹著了陛下,可是天大的罪過!你居然完全不當個事兒,吾等雖是勛貴人家,可畢竟是臣子,須知帝王一怒,破家滅門都是等閑事,便是有房相在前頭頂著,那也是忤逆的大罪呀!”

  也不怪武順娘心急如焚,她自然是生性柔順膽小懦弱,可是尋常人家若是惹惱了皇帝,簡直就是大禍臨頭,哪里有武順娘這般鎮靜?在武順娘看來,妹妹雖然自幼便有主見,卻到底未經過事,分不清輕重……

  武媚娘只得安慰道:“姐姐莫慌,這事兒,真的沒什么……”

  氣得武順娘在妹妹胳膊上掐了一把,嗔道:“招惹了皇帝,還說沒什么事兒?你這丫頭也太寬心了!”

  “姐姐,你是不知道,”武媚娘無奈苦笑道:“若是放在別家,的確是了不得的大事,可是放在咱家郎君身上……隔三岔五的就被陛下責罰一頓,有時打板子,有時抽鞭子,有時罰俸有時罷官,這時間一長,不但我們不當事兒,就連陛下自己也不當事兒……”

  武順娘有些呆愣,還帶這樣兒的?

  那可是皇帝啊,九五至尊天下之主,你家這位閑來無事就去招惹一番?

  這什么人啊……

  屋里頭的房俊聽著外屋的姊妹倆嘰嘰喳喳說著話,卻把自己晾在這里,頓時不爽,嚷嚷道:“你們姊妹倆說什么呢?我這都快渴死了,倒是給我倒杯水啊!”

  “唉,就來!”屋外的武媚娘答應一聲,沒過多久,一個人影撩開臥房門口厚厚的簾子,端著一個木制的托盤走了進來。

  “郎君,請用茶……”

  細聲細氣的強調,聽起來很陌生,房俊一抬頭,詫異的問道:“怎地是你干這等活計?”旋即臉色一沉:“可是莊子里有人難為于你?你且跟某說,某自會為你做主!堂堂鄭家大小姐,書香門第名門閨秀,怎能做這樣伺候人的事?”

  眼前這個穿著一身素色的衣服,容顏清麗氣質溫婉的侍女,居然是淶陽鄭氏的大小姐,鄭秀兒。

  雖說人家落了難,可是讓人去干這種端茶倒水的活計,這不是侮辱人么?淶陽鄭氏雖然不是五姓七宗那等高級門閥,卻也是詩書傳家的名門望族,即便犯了事被陛下將男丁統統殺了,可畢竟算是大家閨秀,房俊將其從青樓之中救回來,可不是為了當侍女的。

  因此,房俊心里微微動怒,武媚娘搞什么鬼,難道連一個家破人亡的落難女子都容不下?

  鄭秀兒心里一驚,看到房俊臉色不虞,趕緊低聲分辨道:“不干別人的事!武娘子倒是收拾了后院的一座房舍,讓奴家住在那里,可是奴家有自知之明,憑什么呢?”

  說到這里,鄭秀兒清麗秀美的俏臉上浮現一絲凄苦的笑容:“奴家已然家破人亡,若非郎君善心救奴家與水火之中,此時的奴家,還不知是何等模樣……既已淪落賤籍,以往的鄭家大小姐便早已不復存在,只余下一個不祥之人茍活于世,這一生為奴為婢,報答郎君的恩情便是了。”

  往昔繡閣之中的佳人,如今淪落至此,她心中的凄苦絕望,房俊感同身受。

  不僅唏噓道:“大可不必如此。某之所以將你從青樓之中贖回,并非是多么救苦救難,更非什么高風亮節,只是你鄭家的厄難,說到底,亦有某的間接因素,你便當某為了自己心安吧,不必這般委屈自己。”

  鄭秀兒聞言,展顏一笑,心情似乎好了不少。

  “其實,家父至始至終都未對郎君有半句怨言,反而每當提起郎君的名字,總是崇慕敬佩,對于您呼風喚雨的本事,大加贊揚。奴家雖是女兒身,卻也讀過幾本書,曉得因果報應的道理,家父求得是一步登天,本就是妄想,這世間沒有哪個世家是一夜之間崛起的,必是經過祖祖輩輩不懈的努力,才能最終成為高門大族。有所得,就要有所失,想要得到的是不切實際的東西,那么失去的也就必然是不可承受之重,又何來怨恨于郎君呢?”

  這一番話語,令房俊大感驚訝!

  真是沒想到,這個嬌嬌柔柔的小女子,居然能說得出這么一番深刻精髓的大道理,咱還真是小看了天下女子啊……

  被房俊一雙眼睛目光灼灼的盯著,鄭秀兒臉蛋兒有些羞紅,只不過她雖是大家閨秀,但到底遭逢過巨變,又在青樓那等最是折磨人尊嚴的地方經受過暗無天日的磨礪,是以并不似一般女子那般忸怩作態,大大方方的走上前來,柔聲道:“奴婢侍候郎君飲水吧。”

  說著,在水杯中注入半杯溫水,湊到房俊唇邊。

  怎奈房俊后臀有傷,只能趴在炕上,稍微一翻身傷處便劇痛難耐,可這個姿勢喝水實在是別扭,鄭秀兒便半坐在炕沿兒,微微擰過身子,讓房俊的頭靠在自己身上,稍稍受力,這才將水喝下去。

  只是水雖然喝了,這房俊卻越發覺得口干舌燥……

  二八佳人體似酥,腰間仗劍斬愚夫;

  明里不見人頭落,暗地使君骨髓枯……

  呂純陽這幾句話可不是說著玩的,那絕對是身有所感,才能心有所悟!

  鄭秀兒雖然穿著厚厚的冬裝,但是房俊的腦袋在她腰間輕輕的一靠,便感受得到那一截兒水蔥一般纖細柔軟的腰肢。論起身段兒,武媚娘豐腴窈窕,這鄭秀兒卻是纖細玲瓏,再加上弊端充盈著的一股處子的芬芳,耳畔聽著嬌聲軟語,多日未曾釋放的火氣瞬間就在下腹升騰起來,不消一會兒,便蠢蠢欲動……

  房俊這個尷尬!

  雖然老孔也說“食,色,性也”,可是咱穿越一回,難道要從一個有為青年變身為一頭大種馬?

  太沒追求了……

  武氏姐妹說完了悄悄話,聯袂走進臥房,武媚娘頓時一驚:“郎君,為何臉色如此紅潤,莫不是受了風寒?”湊上來就將羊脂白玉也似的小手貼在房俊額頭,試探溫度。

  房俊卻苦著臉,將臉深深的埋在枕頭里……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 江苏e球彩今日走势图 吉林11选五官方 全民内蒙古麻将技巧 永利棋牌网址是多少 哪个斗牛游戏好玩 舍不得也要出去赚钱 福彩欢乐生肖 快乐8在线下载 app电子游戏送体验金 福彩18选7 三维制作赚钱吗 经济生活企业怎么赚钱 彩票网站源码 捞金商务赚钱 现在游戏工作室什么游戏赚钱 福彩3d跨度走势图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