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五百六十三章小聚

作者:公子許更新時間:2017-08-06 02:32:04
  久旱逢甘雨,他鄉遇故知,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

  此為人生四大喜。

  婚禮,古為“昏禮”,是人生之中重要的一個環節。

  早在戰國時期,儒家典籍《禮記》和《儀禮.士昏禮》中已經規定了締結婚姻的“六禮”:納采(納采擇之禮)、問名(問女之名而卜)、納吉(卜而得吉,復告于女家)、納征(納聘幣)、請期(擇定成婚吉日,告于女家)、親迎(婿往女家迎新婦)。

  唐朝婚禮,承襲了古代“六禮”,只不過貧富尊卑不同,排場繁簡相異而已,但是又有變遷。

  如同房家這般的富貴之家,程序極其繁瑣,不過照比那些鐘鳴鼎食的千年世家,還是要輕省不少。

  一連串的程序運作之后,訂下來婚期。

  四月初八,大吉。

  宜嫁娶、訂盟、納財、開市。

  尚有四個月的時間,足夠準備婚禮事宜。

  公主下嫁自有其規制,等閑輕慢不得。其中的重點,便是婚房。搬到莊子里去肯定是不行的,幸好房府足夠大,房玄齡在入秋的時候便在后花園里開辟出一塊地基,已經開始動工,只不過入冬之后暫停工程。

  不過勿需著急,只等春暖化凍,工部就將派來工程隊,為公主的婚房緊急施工,速度是很快的。

  家里忙成一團,房俊反倒閑下來。

  *****

  醉仙樓的雅室里,燃著上等的竹炭,溫暖如春。

  房俊被李思文、長孫渙、程處弼三人叫出來喝酒。

  房俊穿著一襲藏青色的直綴,整潔清爽干凈利落,烏黑的頭發盤了個發髻,劍眉虎目,鬢如刀裁。房俊原本長得不差,鼻梁高聳嘴唇厚潤,可以說是妥妥的陽光暖男,只是皮膚黑了一些,不符合時下的審美,遠不如杜荷、長孫沖那等“娘炮”討人喜歡。

  歪坐在錦墊之上,手里捧著一個白瓷酒杯,正愜意的抿著小酒。

  長孫渙面如冠玉,兩條劍眉略微蹙起,頗有些擔憂的問道:“你們說吾家大朗到底這么回事,為何突然之間就影信無蹤,像是消失了一般?”

  一直以來,長孫渙對于其父長孫無忌寵愛大哥長孫沖頗為不滿,一直想著掀翻長孫沖“這座大山”,在其父長孫無忌面前展示自己的能力,得到父親的肯定,來一出翻身農奴把歌唱。

  可是長孫沖突然之間就失了蹤,反倒讓他想心里七上八下。

  坐在他下首的李思文就嗤笑一聲,斜著眼睨著他,揶揄道:“你這人就是賤!你大哥在家的時候,你恨不得他走路摔死,現在果然夢想成真了,你反而疑神疑鬼,豈不可笑?”

  長孫渙無語,自斟自飲了一杯,嘆了口氣。

  雖然在座好幾個人都對長孫沖深懷不滿,房俊更是與其直接沖突,長孫渙自己也頗為看不上大哥的做派,但是說到底,那也是他的親大哥,平素雖然爭斗,但感情畢竟還是有的。

  房俊也有些走神。

  不知怎回事,自打過了年之后,總是心慌慌的,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來,而且莫名其妙的煩躁。

  思來想去,大抵是婚期的確定引起的。

  上輩子房俊就沒結婚,雖說紅顏知己也有那么幾個,但同居跟結婚顯然不是一碼事。

  同居是情投意合,但是哪一天相看兩相厭了,互道一聲珍重,揮揮手,不帶走一片云彩……

  可結婚就不同,那一張紙,就代表了責任。

  你得給她撐起一片天。

  雅室里有些沉寂。

  程處弼眨眨眼,突然問道:“為何不叫幾個姑娘陪酒呢?”

  這里是醉仙樓啊,平康坊最大的青樓,到了這里,為何要自斟自飲呢,他想不通。

  長孫渙就翻個白眼。

  李思文哼了一聲:“叫個屁啊!這里頭的姑娘,那全都是江夏郡王的眼線,前腳你叫個姑娘,后腳這消息就能鉆你家老子耳朵里,信不信?”

  程處弼撓撓頭:“我信。可既然如此,喝酒完全可以去松鶴樓啊,為何非得要到這里?”

  長孫渙理所當然道:“因為這里是醉仙樓啊!”

  程處弼有點懵……

  房俊見不得欺負老實人,便說道:“是我不讓叫姑娘的,弟兄幾個坐一坐聊一聊喝點小酒,叫幾個陌生的姑娘在旁邊有什么意思?”

  李思文便無奈:“你是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饑啊,家里有美妾俏婢,這馬上又要迎娶公主,你都快****了,可哥兒幾個呢?每天早起,褲襠都黏黏的……”

  長孫渙惡心道:“那是你,某可沒有!”

  “沒有,那就是你有病!”

  “你才有病呢!老子不知道多威武!”

  “威武個蛋!你掏出來我瞅瞅?”

  “瞅瞅就瞅瞅!就怕你自卑!”

  ……

  這倆貨斗嘴,程處弼仍然在糾結不清:“喝酒也可以去松鶴樓啊,為何一定要來這里呢?”

  房俊徹底投降:“因為哥哥我在這里可以刷臉掛賬,不用付錢,這兩個王八蛋就想要占我的便宜,我就偏偏不叫姑娘陪酒,不順著他們的心,懂了沒?”

  程處弼恍然大悟:“原來如此!不過二郎你很笨啊,叫姑娘有什么關系呢?完全可以酒水錢你掛賬,姑娘的賞錢讓他們倆自己掏啊!”

  房俊愣住……

  哎呦,這個彎兒自己咋就沒轉過來呢?

  自己居然被程處弼這個夯貨給鄙視了……

  笑鬧一陣,長孫渙問道:“二郎,聽說陛下要任命你為崇賢館校書郎?”

  房俊點點頭,無精打采。

  這就是個打醬油的官職,既干不好也干不壞,根本就是無所事事。他肚子里只有那些名傳千古的詩詞名篇,對于四書五經這些儒家經義那是完全欠奉,既不能教學生,更不能校書。

  長孫渙若有所思道:“看來,陛下是打算起用你了。不管怎么說,也是堂堂駙馬,怎會讓你無所事事游手好閑呢?”

  年輕一代之中,若是說起政治敏感度,除了兩世為人有過官場經驗的房俊,就要以長孫渙為首。有些東西是天生的,別看長孫渙成天花花公子模樣,但是腦子就是好使。

  李思文便插言道:“咱們那個東大唐商號也成立有些時候了,可是也就只是江南江北的走走散貨,沒啥利潤啊!”

  年前商號合賬,今年無分紅。

  房俊解釋道:“不要心急,現在只是開拓商路,咱們的重點是海貿,國內的商路先開拓出來,到時候跟海外的市場一旦打通,那就是水到渠成,數錢數到手軟!”

  先將國內的各條商路鋪設好,等到他上任滄海道行軍大總管,便直接打通高句麗和倭國的商路,無論進口還是出口,水到渠成,交易額將是前所未見的龐大。

  長孫渙瞅了房俊一眼,想了想,悄聲問道:“陛下該不會是在你成親之后,讓你在江南沿海一代主政一方吧?”

  房俊楞了一下。

  這家伙,果然厲害啊!

  只憑自己短短兩句話,便猜測得八九不離十,這個花花公子有前途!

  不過任憑長孫渙再怎么聰明,他也想象不到自己即將上任的官職。

  那可是自己舍棄了無數的好處,從李二陛下手里討來的。

  十七歲的行軍大總管,誰敢信?!

  隋唐兩朝,獨一無二!

  程處弼一愣,說道:“昨天父親還跟我說,魏王即將前往越州封地,他為我某了一歌折沖都尉的差事。豈不是有可能與二郎共事?”

  房俊一聽,歡喜道:“那可好了!”

  自家兄弟守望相助,辦起事情自然爽快!

  否則自己單槍匹馬殺到江南,也確實勢單力薄一些。

  自打晉室南渡,中原世家遷往江南各地,帶去大量的人口和先進的生產經驗,江南地區已經開發得極為繁榮,因其常年溫度適宜雨水充沛,早已遠遠超過關中。

  而那些南渡的世家,幾百年經營江南,勢力盤根錯節,自己獨身前往,實在是困難了一些。

  李思文也有些興奮:“回去,我也求求父親,給我在江南某一個職位,到時候咱們兄弟攜手,闖出一片天空!”

  他未料到的是,一語成讖。

  江南錦繡膏腴之地,即將掀起一番驚濤駭浪……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 做国际劳务输出赚钱吗 大学校园卖啥赚钱 加拿大快乐8预测开奖 广西福彩 龙王捕鱼游戏破解详解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 打麻将发财的人 体彩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 彩票的大数据分析软件 大众麻将 安徽快3开奖结果昨天 女主穿古代写话本赚钱 双色球分析软件 诈金花实战技巧有哪丠 北京pk10彩票官网 爱游贵州麻将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