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八十二章品鑒會(下)

作者:公子許更新時間:2017-08-02 13:43:12
  李二陛下透過墻壁上的孔洞,看到的就是這一幕。

  而且由于角度原因,他看得更清楚,清楚到甚至看得清耀眼的陽光照射在那一方珍寶之上,變幻成一道七彩虹霓在虛空中穿過……

  毫不意外,李二陛下也被狠狠的震了一下。

  能夠召喚彩虹的寶貝?

  神器啊……

  好半天,李二陛下才回過神來,霍然回頭,盯著房俊說道:“此物從何而來?”

  磚窯里燒出來的……房俊心想。

  當然不能這么說,說了就不值錢了,可是托詞也不好想,怎么說都有漏洞,只好胡謅。

  “前幾日某于渭水之中捕魚,從河中無意撈取此物。”

  反正就是說瞎話,想怎么說就怎么說,你愛信不信,不信我也沒辦法……

  李二陛下自然不信,怒哼一聲,說道:“將此寶進獻入宮。”

  “啥?”

  房俊以為自己出現幻聽,不可置信的看著李二陛下。

  “即是撿來的,自是無主之物。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即是無主之物,那就是朕的!”

  李二陛下一臉霸氣的說道。

  房俊差點罵娘,你丫的也太霸道了吧?

  他就從沒想過,李二陛下會見獵心喜,想要將此物據為己有。

  也難怪,一則他仍舊是個現代人的思維,潛意識里認為就算巧取豪奪也要有個限度吧?再則他壓根兒就沒當這玩意是個寶貝,所以根本就沒往這方面想……

  此時,前廳的聲音陡然增大。

  “某乃天水張曄,敢問這位小哥,此物可否轉讓?若是有意,價錢不在話下!”

  “對對對,如果賣的話,開個價!”

  “某乃是盧國公府上管事,與你房家歷來交好,若是賣可不能賣給人!”

  眾人一起鼓噪,都被這神器至寶給震驚了,紛紛出言欲買此物,雖然知道這等寶貝尋常人是絕對不會賣的,但是房府有個棒槌啊,棒槌的想法正常人哪里能想得到,萬一他就愿意賣呢?

  “兩千貫!”

  一聲霸氣的聲音響起,眾人一驚,心說這誰呀,這么大手筆,土豪啊?

  待到轉頭一看,頓時服氣了,人家真是土豪的,堂堂的魏王殿下……

  李泰緩緩說道:“只要貴府愿意轉讓,本王即刻遣人將兩千貫送來!”

  房四海有些為難,說道:“轉讓的話,倒也不是不可……”

  此言一出,眾人大喜之余,心里紛紛大罵。

  房二啊房二,果然是個棒槌,如此奪天地造化的寶物,那是能用錢來衡量的么?真特么是個傻子……

  卻聽房四海慢悠悠續道:“不過二郎走時有言,誰想得到此寶貝,低價不得低于三千貫……”

  當即便有人喊道:“某出三千貫!”

  李泰臉色黑如鍋底,誰這么不給自己面子?扭頭去看,發現居然是長孫無忌的次子長孫渙,心里更是不爽。不支持自己登上儲位也就罷了,連個物件兒也跟本王搶,那位舅舅為啥就這么不待見自己?

  那長孫渙見李泰看過去,居然還擠眉弄眼,一臉得瑟,極盡挑釁之能事,差點把李泰氣炸了。

  李泰不理長孫渙,朗聲喊道:“五千貫!”

  話音未落,便聽得長孫渙又喊道:“七千貫!”

  大廳里落針可聞,都看出長孫渙這是跟李泰別上苗頭了,全都閉口不言,置身事外。

  在場諸人皆是權貴豪富,能拿得出萬貫家財的不在少數,愿意為了這件神器一擲千金的更是大有人在,但沒人傻乎乎會在這個時候貿然插入長孫渙和李泰的爭斗之中。

  長孫渙乃是長孫家次子,一向放蕩不羈、任意妄為,在家中不得長輩歡心,更無甚話語權,他根本拿不出七千貫巨資。但此刻卻敢在大庭廣眾之下與魏王李泰叫板,哪里來的底氣?

  不得不讓人多想,難不成是得了長孫無忌的授意,故意如此?

  李泰氣得白臉發青,卻有些進退不得。

  他本有心將此寶物買來獻于父皇,以父皇崇尚天道的性格,必是異常歡喜。他也不是拿不出萬八千貫,但如此高價購得此物,必然惹來御史彈劾,弄不好更會惹得父皇不滿,豈非事與愿違?

  可若是臨陣脫卻,又丟不起那個人。

  正糾結猶豫之時,忽聽身后不遠處有人高聲說道:“一萬貫!”

  李泰回頭一看,頓時大喜,卻是杜家嫡子杜懷恭,便長出一口氣,笑呵呵的看著杜懷恭與長孫渙爭斗。

  杜家與自己同氣連枝,又是家資巨豐,由他出面自是再好不過。

  杜懷恭得意洋洋的看著長孫渙。

  ********

  后堂里,李二陛下一臉不悅。

  這些個敗家玩意,如此胡鬧,就不怕家中長輩責罰?

  便斜睨著房俊,說道:“怎么,不愿意?”

  房俊心中不滿,愿意?誰特么能愿意?他實是想不到李二陛下居然也有如此霸道蠻橫的一面。

  心里不愿意,可是嘴上不敢說,還好這玩意有的是……

  便道:“即是陛下喜愛,那便是草民的榮幸,稍后自會再給陛下送一個……”

  話沒說完,差點反手給自己一個嘴巴,說禿嚕嘴了……

  李二陛下何許人也?頓時聽出房俊言中之意,奇道:“莫非此物不止一個?”

  房俊趕緊補救:“天賜萬物,皆一陰一陽,正反相輔。此物即是奪天地造化孕育而成,自是也不例外……”

  李二陛下猶自疑惑,卻也挑不出這番話的毛病,只好點點頭。

  房俊卻是心里一動,走到門口,叫過來一個仆人,低聲囑咐一番。

  ********

  前廳。

  長孫渙面色不愉,因為杜懷恭半路劫殺很是不滿,似乎在猶豫要不要繼續加價。

  此時那房四海被仆人叫過去耳語幾句,然后再次回到前臺,朗聲說道:“此物本乃天賜之寶,有陰陽之分,此件為陰,另一半為陽,已被吾家二郎鮮于陛下,收入大內之中……”

  此言一出,眾皆震驚。

  如此神器,居然有兩件?

  按說,天底下獨一份兒跟無獨有偶那是截然不同的,身價自然就會削弱一些。

  可是有陰陽之分,那就說明乃是一對兒,而另一個已經在陛下手里,自己若是得到這一件,再送予陛下,讓陛下湊齊這一對兒神器,豈不是龍顏大悅?

  長孫渙反應最快,當即大大咧咧的說道:“兩萬貫!”

  “嘶——”

  大廳里響起一片倒吸涼氣的聲音,好似集體牙疼……

  雖然都知道此物能討好陛下,但也太多了吧?

  然而未等他們緩過神,便聽得杜懷恭緊跟著說道:“三萬貫!”

  這下牙不疼了,眾人也終于認定,長孫家同杜家這是要開戰啊!

  杜懷恭也不淡定了,三萬貫?

  貞觀年間,天下大稔,流散者咸歸鄉里,斗米不過三四錢,即便偶遇災年,至多也不過五六錢。

  一貫錢一千文,按每斗米四錢計算一貫錢可買米二百五十斗。

  一斗差不多三十斤,一貫錢可以買米七千五百斤。

  三萬貫呢?

  兩萬萬斤糧食……

  換算到后世的米價,這三萬貫大致相當于五個億!

  要知道,在貞觀年間,大唐一年入庫的稅賦也不過兩千萬貫!

  杜懷恭心底猶豫,不知應不應該繼續加價。

  偷偷拿眼去看李泰,卻見到李泰微微頜首。

  杜懷恭頓時精神一振,猶如打了雞血一般,大喊道:“四萬貫!”

  也不怪他激動,放眼天下,誰能有如此一擲萬金的豪氣?毋庸置疑,不消多時,他杜懷恭的名字便將傳遍天下成為一時美談,甚至青史留名也未嘗沒有可能!

  李泰卻差點氣得吐血,心里大罵這個蠢貨,那長孫渙已是強弩之末,只需稍微加一點便可將其的底氣徹底擊潰,用得著一張嘴就是一萬貫一萬貫的加?

  果不其然,長孫渙無奈的嘆口氣,聳聳肩,蔫頭耷腦的坐回座位。

  廳中諸人都傻眼了,四萬貫?

  能買下整個新豐縣城了都……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 真人龙虎斗怎么玩 快中彩 南昌麻将百度版 北京pk拾赛车视频直播 陕西老乔视频能赚钱吗 梦幻西游客服电话 买彩票稳赚不赔绝技 福彩3d直选破解软件 福彩3d跨度走势图连线个十百 时时彩后三6码 双色球红球定位选号 古九怎么赚钱的 vr彩票苹果 快乐赛车破解版下载手机版 吉林快3上必发彩票 黑龙江36选7历史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