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九百七十五章千古人鏡

作者:公子許更新時間:2017-10-25 18:49:20
  一  老板娘眼睛亮晶晶的,盯著兩個小丫頭問房俊:“我說二郎啊,這是誰家的孩子,許了婆家沒有?”

  旁邊成衣店的老板便哂笑一聲說道:“你可拉倒吧!瞅見人家小姑娘身上的衣服沒有?那可是最上等的蜀繡,這一套就能抵得你家半個鋪子!能跟在二郎身邊的必然是哪家貴人的孩子,你高攀得起么?”

  老板娘一看,也泄了氣,不過有些羞惱,反唇相譏道:“攀不起就攀不起,想想還不行啊?”

  房俊還未接口,衡山公主已經眨巴著大眼睛,奶聲奶氣的說道:“本宮尚未說親呢,父皇說要再等兩年,嬸子你要給本宮說親么?那要問問父皇才行咯!”

  一言既出,全場寂靜。

  本宮?

  父皇?

  和著這是位公主殿下啊!

  都在長安周邊生活,宮中的一些事情還是聽說過不少,看兩個小丫頭的年紀就知道定然是皇帝陛下最寵愛的幼女晉陽公主和衡山公主了。

  跟房俊大家可以隨意說笑,畢竟房俊雖然位高爵顯,但是一貫平易近人,況且大家都在房家的農莊討生活,嚴格來說都算是房家的奴仆莊客,是自家人。

  但是面對公主就不行了,必須得依從禮數。

  當即街上的所有人便都齊齊的彎腰施禮,大聲呼道:“見過公主殿下……”

  人數不少,聲勢很大。

  兩位小公主畢竟很少經歷這么多人一齊施禮的場景,有些緊張,便一左一右緊緊握著房俊的手,不知怎么辦才好。

  房俊無奈道:“都免禮吧。”

  “諾!”

  行人商賈應了一聲,頓時做鳥獸散。

  這可是公主殿下,萬一說錯了什么話豈不是要倒大霉?還是離遠一點的好。

  老板娘嚇得臉都白了,恨不得給自己一個大嘴巴!剛剛說啥來著?要給公主殿下說親?哎呦我滴個天,要死了這是……

  瞅著房俊目光滿是祈求。

  房俊擺手道:“沒事沒事兒,忙你的去吧。”

  老板娘這才千恩萬謝的一溜煙兒鉆回鋪子里去了,不敢露頭。

  衡山公主很失望,剛剛還有那么多人有說有笑夸贊自己漂亮,怎么一轉眼就都沒影兒了?

  晉陽公主懂事一些,扯了扯房俊的手,仰起小臉兒說道:“咱們回莊子里吧?”

  房俊點點頭,既然公主身份暴露,逛起來也沒意思,別看現在街上沒幾個人了,準定都躲在門口圍觀呢……

  扯著兩個小公主的小手沿街向著農莊那邊走,路過一家包子鋪的時候,忽聽一個蒼老的聲音說道:“帶著皇家貴胄招搖過市,若是出了什么差錯,房俊你擔得起責任么?”

  房俊心頭火起,誰呀這是?

  四下一望,就見到包子鋪門口停了一輛馬車,幾個仆役模樣的人守在門口。

  順著敞開的店門看進去,就見到一個須發皆白的老者正坐在臨窗的座位上,向著他怒目而視。

  我去!

  怎地碰到這個老東西?

  房俊一臉晦氣,松開兩位公主的手,抱拳施禮道:“原來是鄭國公,晚輩有禮了。”

  居然是魏徵這個“千古人境”……

  自己領著兩位公主招搖過市,說起來的確有失體統,被這個老頑固逮個正著,怕是跑不過一頓說教。

  不過魏徵年歲地位擺著呢,總不好太過失禮,便領著兩位公主進了包子鋪。

  店主活計老早就嚇得跑遠了……

  兩位公主自然是認得魏徵的,晉陽公主扯了扯妹妹的衣袖,兩姊妹一齊向魏徵施禮:“見過魏伯伯。”

  李二陛下所有的兒女見到朝中大臣都稱呼其官職以示尊重,唯有這兩位小公主,在李二陛下的縱容之下從來都是“叔叔伯伯”的稱呼。

  這也是一種皇家與大臣親近的體現,即便是頑固不化的魏徵亦是喜聞樂見,并不曾有半句誹議。

  此刻見到兩位小公主有模有樣的施禮,盡顯皇家端莊氣質,老臉便笑成了菊花,顫顫巍巍的起身還禮,欣然道:“老臣也見過兩位殿下,兩位殿下鐘靈毓秀,氣色紅潤,老臣甚是欣慰。”

  衡山公主年紀小得多,跟魏徵不熟。晉陽公主則經常陪著李二陛下在御書房玩耍,跟魏徵非常熟悉,便上前關切的眨著大眼睛問道:“魏伯伯不是病了么?為何還要到處走動呢,要當心身體才是,父皇好幾次都在宮里嘆氣,擔憂您的身體呢。”

  那萌萌的小臉兒透著真誠的關切,即便是頑固如魏徵,心里也暖暖的甚是開心,捋著胡子哈哈笑道:“人老了,身體的零件都已經壞掉,總是會時不時的生病,不當大事。倒是殿下你身子弱,要當心受了寒氣才是。”

  晉陽公主乖巧說道:“兕子省得的,魏伯伯你看,穿得衣服很厚呢!”

  魏徵笑瞇瞇的點頭,然后轉向房俊的時候瞬間變臉:“簡直胡鬧!晉陽殿下身子弱你難道不知?這么冷的天還要帶著她在大街上逛,實在是過分!”

  房俊嘆了口氣,掏了掏耳朵,坐到魏徵面前的座位上,無奈道:“您老擔心擔心你自己吧,都快咽氣的人了,還要操不盡的閑心管不完的閑事。”

  魏徵身邊一個長身玉立的青年頓時怒叱道:“房俊,居然對家父如此無禮,簡直混賬!”

  房俊斜睨他一眼,認識,魏徵的長子魏叔玉。

  這小子就是蔫葫蘆,跟杜荷長孫沖年紀仿佛,平素都窩在府中不知道干什么。讀書不成做事也不成,白白生了一副好皮囊,一無是處。

  哪里有他老子魏徵半分氣魄?

  房俊冷冷道:“魏叔玉,別以為你老子在這里,本侯就不敢打你!”

  魏叔玉噎得面紅耳赤,剛要還嘴,魏徵皺著眉沖他揮揮手:“去門外待會兒吧,這小子就是個棒槌,你惹他干嘛?”

  魏叔玉差點氣哭,爹啊,我這是給您出頭好不好?

  不過老爹的話語他連半句都不敢反駁,更何況他對房俊真的怵頭,若非當著老爹的面不得不硬氣一下,打死他也不敢跟房俊懟上!

  聞言,乖乖的轉身出去。

  瞅著兒子的背影,魏徵嘆道:“后繼無人啊……”

  一臉失落。

  房俊讓兩位小公主也坐下了,吩咐店主將拿手的糕點都擺上一些。衡山公主咬了一口包子又吐掉,小眉毛蹙起來,嫌棄道:“不好吃。”

  廢話,能跟你家的御廚相比么?

  房俊也不理她,對魏徵說道:“天之道,損有余而補不足,陰陽互補,剛柔并濟。您老剛硬了一輩子,若是后輩繼續剛硬下去,難免就有些過猶不及,依晚輩看,軟一點更好。”

  何止下輩子繼續如您一般剛硬會過猶不及?

  你這輩子就有些過頭了!

  您活著的時候跟李二陛下硬杠,無論李二陛下是真當您是“千古人鏡”以明自己得失給自己樹立一個監督,還是利用您向天下人顯示他“胸襟偉岸”的氣度,李二陛下都可以容忍。

  但是您臨死還要生前的進諫李二陛下的言辭記錄下來……

  這就是搞事情了。

  魏徵這一輩子為何能有如此高的地位?因為他一直孜孜不倦、鍥而不舍、無視生死的干一件事情——進諫。

  進諫這個詞如何解釋?

  最簡單的來說,那就是“勸阻”。正是因為李二陛下有錯,所以魏徵才會直言進諫。更為無語的是,魏徵臨死竟然把自己說的話記錄下來,交給起居郎褚遂良,這種舉動你讓李二陛下怎么想?

  如此一來,那些對話肯定會原原本本地出現在史書中。

  用李二陛下的名聲來成全你自己“千古人鏡”的聲譽,你這不是自己作死么?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 股票分析师qq 时时彩老时时彩 玩新蜀门怎么赚钱 福建快三走势图一定 江苏11选5加奖 江西快3跨度计算 足球彩票投注 沈阳麻将规则与玩法 今晚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 澳洲幸运8历史开奖 安徽15选5玩法 山西彩票中奖去哪儿兑 麻将北方推倒胡玩法 秒速时时彩技巧个人经验 福建时时彩走势图百度百度贴吧 淘宝彩票吉林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