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一千零二章幸福來了,就得抓住!

作者:公子許更新時間:2017-11-02 19:04:23
  一想到房俊對著自己的貼身衣物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長樂公主渾身就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恨不得立刻沖到偏廳將房俊趕走。

  “忽然覺得好餓啊,兕子小幺,咱們去找些吃的好不好呢?”

  長樂公主強自壓抑著心底的異樣,勉強笑著哄著兩個小妹妹,想要趕緊都哄走離開這里。至于偏廳里的房俊會不會做什么下流的事情,眼下是是在顧不得了。

  “好呀好呀,妹妹和小幺也餓得很了呢!長樂姐姐我跟你說,等一會兒姐夫回來了讓他給我們做好吃的,姐夫做的東西可好吃了,比宮里的御廚都好!”

  晉陽公主雀躍道,兩只眼睛亮晶晶的。

  房俊的美味食物早就征服了她的胃……

  鬼才要吃他做的東西!

  長樂公主忿忿在心中罵了一句,俏臉上卻帶著笑,看上去格外的溫婉可人:“是嗎?那可是有口福了,咱們快走吧?”

  便扯著兩個妹妹,快走向門外走去。

  “唉,姐姐,你的衣服還沒換呢……”

  高陽公主提醒了一聲。

  這處湯泉被高高的圍墻擋著,不虞北風,又背山朝陽,并不寒冷。而且連接各處房舍湯泉的回廊都被鑲嵌著玻璃,然如溫室,即便只穿著單衣也不會寒冷。

  但是就這樣穿著一件中衣,總歸不好。

  長樂公主可是一貫的禮教嚴謹,溫婉端莊從不會失禮于人前,這樣的裝束對于別人來說或許無礙,但是基本不會出現在長樂公主身上……

  “啊?哦,不用了,正覺得有些熱呢,這樣挺好,涼快。反正這邊也沒有男仆過來,待會兒再換好了。”

  長樂公主只好說道。

  她倒是想要換衣服,但是沒辦法換啊,所有的衣服都在偏廳呢……

  “哦……”高陽公主應了一聲,敢在長樂公主身后出門,可心里總是覺得有些不對。

  一行人走出湯池,武氏姐妹走在最后。

  武媚娘悄悄對武順娘使了個眼色,武順娘嬌媚的童顏調皮的一笑,點點頭,放緩了腳步。

  武媚娘七竅玲瓏的心肝兒,姐姐武順娘可也不差。

  等到幾位殿下繞過了前面的回廊,武順娘就勢停住腳步,轉身回了湯泉。

  室內已經無人,湯泉里清澈的泉水散發著溫熱,一股淡淡的霧靄繚繞。

  武順娘蹙著眉頭四下瞅了瞅,便輕手輕腳的走向那間偏廳……

  *****

  房俊捂著蛋,扭著奇怪的魔鬼步伐,“摩擦摩擦”的進了偏廳,一頭便歪倒在炕上。

  喘了口氣,把手伸進褲襠里摸了摸,發現兩個蛋都完好無損,這才松了口氣。許是正好自己挺起來的時候被重重的頂了一下狠的,很疼,但是并沒有產生實質性的不可治療的損傷。

  揉了揉,感覺舒服了一些……

  心里卻詫異看似嬌嬌弱弱一本正經的長樂公主居然能使出這么陰損的招數,實在是防不勝防。

  外面傳來嘰嘰喳喳的說話聲音,房俊也害怕被發現,到時候李二陛下搞不好會親手宰了自己這個“玷污”他寶貝的嫡長女的“人渣”……

  鼻端傳來淡淡的香氣,似曾相識。

  房俊聳著鼻子仔細的嗅了嗅,如蘭似麝淡雅而又清新,就跟剛剛長樂公主身上的體香一樣,令人聞之精神一振,想入非非。一扭頭,便見到一件淺藍色的女仕宮裝掛在一旁的衣架上。

  而就在自己腦袋旁邊不遠的地方,是一套隨意放置的中衣,甚至還有一件月白色的肚兜,那淡淡的香氣便是來源于此。

  “這該不會是……”

  房俊瞪圓了眼睛,猜測到一種可能,然后咽了咽唾沫。

  伸出手想要拿起來仔細鑒賞鑒賞,但是隨即便強迫自己收回手。

  意霪人家的內衣……

  這特么也太齷蹉了吧?

  這種事情絕對不能干,太low了!

  但是……反正這里也沒人,咱只是偷偷摸摸的看看,也不會被別人知道,沒什么關系吧?畢竟這可是皇家公主的內衣啊,后世的那些考古學者若是得到這么一件,還不得眼睛冒著綠光然后拿著放大鏡逐分逐寸一幀一幀的仔細觀察?

  會有人說他們齷蹉么?

  肯定不能夠啊,人家是考古學者,是在研究偉大的文物,是在研究大唐皇室的內衣風格,從中推測一千年前皇家公主的衣飾文化,這是高尚的、嚴謹的學術行為,可以提升社會主義國家的核心競爭力,培養人民的民族自豪感……

  對!

  咱應當以一顆科學而嚴謹的心態來對待這件內衣,好好的近距離的觀察,看看它的材質、工藝、風格,然后寫一篇文章將之詳細記錄,那么后世的那些考古學者就不用一座墳一座墳的以考古的名義去辛勤的挖掘……

  房俊瞪圓了眼睛,心底天人交戰,在高尚和齷蹉之間反復斗爭,那委委屈屈皺成一團的衣物上面有一朵銀絲修成的荷花,似乎也在嘲笑著他的猶豫不決。

  終于……

  “呀!”

  一聲驚呼在房俊耳畔響起。

  房俊差點嚇死,脫口道:“我沒動!”

  一扭頭,與正開門進來的武順娘四目相對。

  武順娘的目光先是與房俊交匯,然后滴溜溜的轉向房俊的手。房俊也回過神來,雖然不明白武順娘何以去而復返,但是當他的目光順著武順娘的目光低頭看去,才發現自己的手距離那間繡了荷花的精致衣物只有零點零一公分……

  好吧,事實上不止零點零一公分,兩三寸總是有的。

  但問題是這只手前進的方向總是毋庸置疑的。

  武順娘紅了臉,偷偷瞄了房俊一眼,垂下頭去。

  房俊尷尬的要死,扯了扯嘴角,不著痕跡的將手挪回,干咳一聲,解釋道:“這個……那個……那啥,不是你想的那樣。”

  武順娘不吱聲。

  房俊有些急,這事關自己的人品啊,哪怕是事實,也必須狡辯。

  “其實吧,我就是覺得挺漂亮,嗯,想看看,真沒啥……”

  “哦……”

  武順娘低著頭,應了一聲,手足無措。

  房俊尷尬,她比房俊更尷尬!

  先是長樂公主非要自己獨自一個人泡湯泉,然后這個家伙出現在這里,這還有什么不明白的?只是當真想不到,長樂公主那么秀氣端莊的一個人兒,居然也被這個混蛋搞上了手……

  房俊快要崩潰了,苦笑道:“你真的誤會了……”

  詳細將剛剛發生的誤會說了,全無遺漏。

  “這樣啊?”

  武順娘相信了,她覺得房俊沒有必要跟自己撒謊。

  大男人三妻四妾偷雞摸狗的算個啥?自己不也被這個家伙偷了么……況且長樂公主已經和離,又不存在破壞人家家庭的罪惡感,實在不當大事。

  水波一樣蕩漾著的眼眸就偷偷的瞄向了房俊“傷患”之處,咬了咬嘴唇,羞澀問道:“那個……會不會有問題?若是覺得不妥,還是要找郎中看一看的,不能諱疾忌醫。”

  這可是妹妹武媚娘的“命根子”,可不能有絲毫大意,否則就會毀了妹妹一生的“幸”福。

  再者說,這東西用起來感覺著實不錯……

  自己是個寡婦,沒沒更深露重獨處春閨,實在是寂寞難耐。外面那些對自己有著覬覦之心的男子多不勝數,卻沒有幾個能讓高傲的她甘心情愿的奉獻所有,任其予取予求。

  自己既然不愿改嫁,又不能出去偷漢子,這深入骨髓的寂寞如何忍耐?她可是捏一下都能出水的花信少婦,往后的日子還長著呢!唯有眼前這個家伙,若是能時不時的給自己解解饞……

  房俊看著武順娘嬌媚的臉龐,豐盈的體態,腦子里又浮現出剛才面對長樂公主之時的那驚鴻一瞥,艱難的咽了咽口水,低聲道:“不會有大事,那啥,如果能有人揉揉,估計好的會快一些……”

  武順娘臉兒紅透,嬌羞的瞪了房俊一眼,咬著紅唇走到房俊身前。羞澀,卻絕不忸怩,她是過來人,嘗過春宵歡快的美妙,也品過春閨寂寞的凄涼,深明“及時行樂”的精髓。

  一雙玉手解開房俊的腰帶,幸福就出現在眼前,要緊緊抓住才行……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 11130期22选5 下载陕西快乐十分走势图 老奇人论坛781212开奖 30选5 利用酒店的电赚钱 漏扫赚钱 25选7复式兑奖表 足球投注网 爱玩棋牌游戏下载 在家用电脑赚钱的职业 今天七星彩开奖号码 上海时时彩 金誉彩票充值 广西快乐十分最新开奖结果 燕赵风采20选5开奖公告 大乐透预测推荐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