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一千零三章侯爺身受重創!

作者:公子許更新時間:2017-11-02 20:12:08
  “嘶——”

  房俊吸了一口涼氣,還是隱隱作痛。

  武順娘也嚇得花容失色,該不會就這么廢了吧?心里對長樂公主滿是怨念,您這下手……下腳也太狠了,和著反正您用不著,廢不廢掉跟您沒關系是吧?

  真是狠毒的婆娘,偏偏看上去又是那么秀挺如荷清麗端莊的動人樣兒,真是人不可貌相,心太黑了……

  武順娘很是著急,擔憂的問道:“這個……要不叫郎中吧?”

  千萬不能廢掉啊,而且若是廢在自己“手里”,那更了不得。

  房俊搖搖頭,這會兒雖然有些疼,已經比剛剛好了太多,想來在過一會兒應當沒什么大礙。

  “緩一緩就好了,你的手……輕一些。”

  “哦。”

  武順娘扁扁嘴,人家已經很小心了好吧?

  眼珠子轉了轉,垂下頭去……

  既然嫌人家手不夠軟,那就不用手好了……

  *****

  武順娘累得香汗淋漓,折騰了好一會兒也沒有玉成好事,就有些沮喪。好不容易來一回,以為尋個機會滿足一下,結果遇到這等倒霉事情……

  房俊也苦惱啊,那處稍微用力就鉆心的疼,嚇得他也是滿頭大汗,沒辦法只好讓武順娘打發人去將府里的郎中叫來。這是命根子,就算再丟臉也不敢諱疾忌醫,一旦因為醫治延時導致嚴重后果,自己還不得哭死?

  莊子里的老郎中據說是前隋一個家人犯罪被牽連的,或許水平不見得多高,但是經驗絕對豐富。只是看了一眼,就神情凝重道:“二郎此處怕是堪憂,已經有淤血癥出現,要內外兼治才可。”

  房俊問道:“何謂內外兼治?”

  “一面飲用湯藥活血通絡,一面用金針刺破表皮,排出淤血。”

  房俊差點嚇尿……

  湯藥活血也就罷了,還得金針放血?

  那樣的話就算沒有廢掉也得包成木乃伊一個樣吧?

  趕緊將郎中攆走,打發人去宮里請一位御醫過來診治,然后自己由武順娘扶著,沿著后門偷偷摸摸的回到自己的書房。否則一會兒被人發現長樂公主剛走自己就在這里意外“受傷”,十張嘴都講不清。

  等到御醫過來,莊子里的主子立刻收到消息。

  大家都不知怎么回事,高陽公主正領著兩個妹妹一個姐姐坐在花廳閑聊,收到通稟方才知道御醫是來給房俊治病……

  頓時一陣雞飛狗跳。

  高陽公主俏臉都嚇白了,問著去請御醫的那個家仆:“二郎到底如何了?”

  那家仆哪里知道?

  “回殿下的話,奴婢也不知道啊,只是二郎打發人來命奴婢前去請一位擅長治療男科的御醫前來診治,并不知詳情。只是說二郎好像私處受了傷……”

  “什么?”

  高陽公主眉毛都豎起來了,震驚道:“有這種事?臭小子難不成出去偷腥,被人捉到挨了打?”

  也不顧那家仆回話,匆匆忙忙起身快步奔向后院。

  武媚娘環視一眼,沒見到姐姐武順娘,心里狐疑,難不成是房俊那個家伙見到姐姐就兇性大發,結果出了意外而導致受傷?

  心下難免忐忑。

  一則是擔心房俊的傷勢,二則是怕姐姐受埋怨。

  若是當真由武順娘引起而導致房俊受傷,那么武順娘以后必然會成為房家最不受歡迎的人。武媚娘可憐姐姐,愿意將夫君“借給”姐姐“用一用”,可不代表別人也愿意,尤其是高陽公主!

  不僅姐姐以后怕是難以踏入房家大門,就連她也得受埋怨……

  趕緊跟著高陽公主的腳步去了后院。

  唯有長樂公主安然在座……

  或者說,只是看上去安然而已。

  那張漲紅的粉臉已經顯示出她心內的焦灼煎熬和羞憤無地!

  聽聽高陽那個死丫頭的話,什么叫出去偷腥被人捉到挨了打?

  他偷誰呀?

  真真是混賬,死有余辜,拿東西徹底爛掉才好!

  長樂公主忿忿的想著……

  不過想到若是當真爛掉了,又有些于情不忍。畢竟那是她自己動的手,如果還得房俊不能人道,心里那就一輩子歉疚了,再無安寧。

  有心跟著去看看,卻又猶豫不決。

  哪里有妹夫那處受了傷,大姨子顛兒顛兒的跑去探病的道理?

  晉陽公主對房俊最是上心,其余所有的駙馬都沒有資格讓晉陽殿下稱呼一聲“姐夫”就看得出來,對李二陛下的那些個女婿她從來都是稱呼官職或者名字……

  “姐夫怎么會受傷了?我得去看看。”

  小丫頭著急,找起來就要朝后院跑。

  衡山公主愛湊熱鬧,也站起來叫道:“兕子姐姐等等我,我也要去!”

  長樂公主趕緊拉住兩個妹妹,嗔道:“你們搗什么亂?”

  晉陽公主急道:“姐夫受傷了啊,我要去看看。”

  長樂公主喝叱道:“不許去。”

  晉陽公主急的掉眼淚:“為什么?為什么姐姐不許我去看姐夫?是姐夫對姐姐不好嗎?姐夫還給姐姐寫過《愛蓮說》呢,他對你多好呀,現在受傷了你不僅不去探望他,還不準我和小幺去,嗚嗚,姐姐你為什么要這樣?”

  長樂公主以手撫額,大為頭痛。

  她是個靦腆的性子,怎么好意思解釋出口?

  還有,晉陽公主一口一個姐姐,一口一個姐夫,聽得長樂公主心里怪怪的,姐姐姐夫一家人,好像自己跟房俊就是夫妻似的……

  心底愈發羞惱,卻又不能發作,只得拉著兩個妹妹的手去往后院。

  她得看顧著兩個妹妹,萬一房俊治傷的時候兩個小丫頭冒冒失失的跑進去見到了不雅之處,那還了得?這可是兩個云英未嫁的小公主……

  御醫到底見多識廣,見到房俊的傷處并未如莊子里的郎中那般驚慌,先是查看一番,接著贊了一句:“侯爺天賦異稟,羨煞人也。”

  高陽公主在一側站著,羞紅了臉。

  心里罵著這個老不修……

  這老御醫年幼的時候就跟著父親在當時的唐國公李淵府上擔任醫官,等到李淵當了皇帝,自然順理成章的成為御醫。他幾乎是看著李二陛下三兄弟長大的,資歷絕對深厚,故此言語之間便少了一些規矩,多了幾分親昵。

  武媚娘則心情忐忑的左右觀望,沒有發現姐姐的身影。

  難不成……

  郎君的傷勢真是姐姐搞出來的?

  難道郎君用強不成,反被姐姐傷了要害?不應該啊,平素看著姐姐跟郎君眉來眼去的,應當對郎君并不排斥才對,怎地反應會如此激烈?

  房俊哭笑不得:“您是我爺爺成不?您就說這病治得治不得,有得救沒得救?”

  老御醫呵呵一笑,捋著白胡子,一臉戲虐道:“老朽祖傳的活血化瘀的藥酒,對于這種淤血損傷最是有奇效,老朽保證,不出七日,定然讓侯爺重整旗鼓,威風不減分毫!”

  房俊大喜:“那老神醫你家里傳沒傳下那種神槍丸、雄風散之類的神藥,吃了之后能夠實力更勝往昔?”

  高陽公主羞惱的啐了一口,道:“閉嘴吧你!”

  老御醫哈哈大笑,沖高陽公主笑著說道:“不是當著殿下說好聽的,陛下所有的女婿當中,唯獨您這位駙馬老朽看著順眼,是位真性情的!殿下,您有福了!”

  高陽公主紅著臉,不知如何回答。

  這老不修這一句“有福了”是指的什么呢?

  是說房俊會待自己好,還是說指的是……那個方面?

  心里又暗暗啐了一口。

  房俊追問道:“到底有沒有?”

  老御醫笑道:“沒有。若是有,老朽還當什么御醫?老早就辭了醫官回鄉配藥大發其財了!”

  房俊想想也是:“那您就趕緊開方子吧,回復到往日的功力也行了。對了,您這活血化瘀的藥酒是現成的,還是需要配制?”

  老御醫哈哈大笑:“哪里用什么藥酒?老朽是治療隱疾的,又不是跌打醫生。侯爺您只需每日閑時用熱水敷一敷,旬日之內禁忌房事就可以了。”

  房俊無語,這老東西耍我玩吶?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