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崛起的韋家【求票】

作者:公子許更新時間:2017-11-09 02:58:56
  稅賦乃國家之根源。

  稅賦過輕則國庫空虛,兵無戰力,內憂外患接踵而至;過重則民不聊生,怨聲載道,內外交困紛至沓來。如何在輕重之間尋找到一個合適的度,既能充盈國庫,又能民間繁榮,這是為政者最難達到的標準。

  眼下大唐的稅率算不上合理。

  隋末諸路反王各省豪雄捉對廝殺,天大打亂民不聊生,現如今正是休養生息積聚民力的時候,因此民間的稅賦過輕。這便導致了國庫的空虛,李二陛下想要東征曾經被軍費鬧得一籌莫展,只是在房俊連番的“斂財”之下才算是有所緩解。

  但是依靠某一個人或者某一項舉措開辟出的財源到底非是穩定的來源,只能解一時燃眉之急,卻不能千秋萬世的鞏固國家之根基。

  一方面要休養生息,一方面要強軍強國,這是相互矛盾的。

  這就是大唐目前的稅收狀態……

  從韋元通的心理是愿意看到房俊增收東西兩市的稅賦的,這不是他有多愛國愿意京兆府庫府充盈,而是一旦增設商稅必然會導致天下所有的商賈盡皆反對。

  市舶司所經營的海貿貨物已然有不少流通至內地,所到之處因為毋須向當地設立的關卡稅關繳納賦稅,致使各地州縣收入銳減,怨聲載道一片喧囂。

  若是房俊在長安也玩這么一出兒,搞不好就是關中動蕩!

  到那個時候,就算是皇帝也保不住他!

  可是房俊會這么愚蠢,干出這等傻事么?

  韋元通覺得可能性不大。

  可他又著實看不出房俊的圖謀,難道那小子就只是閑著沒事折騰京兆府的這些官吏?

  愈是想不明白,他就愈是要想。

  難免就心生煩躁,異常郁悶……

  “父親,孩兒有負您的殷望。”韋大武有些羞愧。

  現如今的韋家雖然在關中素有名望,卻遠未達到后來那種“城南韋杜,去天尺五”的鼎盛聲勢。為了謀求這個京兆府少尹的職位,韋家在關隴集團內部做了不少妥協,也付出了不小代價。

  結果自己非但未曾對房俊構成一絲半點的鉗制,反而連面對房俊的時候都心驚膽顫唯恐被房俊用強硬手段收拾,這實在是有些丟人……

  韋元通對此反倒看得開。

  微笑著安慰道:“何必如此妄自菲薄?那房俊能被陛下稱贊一句‘宰輔之才’,你當是浪得虛名?外界傳言不可盡信,房俊固然行事囂張,也未嘗不是一種自我保護的手段,實際上此人心思縝密七竅玲瓏,天生就是一個混官場的好材料。況且其詩才天授,說其一句‘不世出之奇才’亦不為過。被這樣的人壓制,有何喪氣之處?若是你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制約住房俊,那為父反而要擔心。”

  被房俊壓制是應該的,誰讓人家是“宰輔之才”呢?

  反過來壓制住房俊才不正常,說不得就是那房俊給你挖了坑,而且你已經毫無準備的跳了進去,那才是真正的悲哀……

  韋大武稍稍松了口氣。

  作為關隴集團推出對抗房俊的棋子,他的壓力極大。

  “過年之后便是春闈大考,二弟備考如何?”韋大武將話題轉到即將在年后召開的科舉考試之上。

  韋氏嫡支諸位兄弟當中,唯有“一文一武”兩位出類拔萃。

  韋大武早早走上由家族鋪好的官場之路,而韋大文則選了另一條相對困難得多的路途——科舉入仕。短期來看,韋大武晉身更容易一些,有韋家的勢力、關隴集團的力挺,強大的資源鼎力扶持,不出意外定然會成為長安官場的一顆新星。

  但是從長期來看,韋大文的上限顯然要高得多。

  皇帝打壓世家門閥,這絕對不是一時沖動亦或是看某某不順眼,而是因為皇權的強盛、門閥的擴大使得兩者之間出現了不可調和的沖突。顯而易見,打壓世家門閥在未來很長一段時期之內、甚至是幾任皇帝的執政綱領中都會占據重要地位。

  世家門閥可以對抗皇權么?

  答案是肯定的。

  大隋能夠借助世家門閥的支持統一天下,亦在世家門閥的分裂之中導致滅國;大唐能夠在關隴集團的鼎力扶持之下建國,李二陛下更是在關隴集團的效忠之下一舉逆爾篡取九五至尊的寶座,可見世家門閥的勢力究竟有多么強大……

  但是這種肯定并不是絕對,因為隨著軍隊的日益強盛、國庫的日益充盈,皇權已然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地步,這種情況若是繼續發展下去,皇權徹底碾壓世家門閥的日子也就不遠了。

  故此,才有關隴集團咬著牙根亦要跟李二陛下掰一掰手腕,為自己爭奪更多的權利和地位……

  這種情況下,以后的官員任用,自魏晉時代便傳承下來的“九品中正制”顯然將漸漸的會被皇帝摒棄,“科舉入仕”的官員定然會受到重用,這才是正途。

  “九品中正制”不倒,韋大武前途可期;

  “科舉入仕”成為主流,韋大文前程似錦。

  無論情勢怎樣發展,韋家都立于不敗之地,皇帝總不會因為姓韋就將韋家兩兄弟盡數棄之若敝履吧?那不是斗爭,那是斗氣,結果便是關隴集團驚慌失措之下的竭力反擊……

  這是誰都不愿意走到的一步。

  心中想著這些,韋元通甚為得意,心頭因為房俊莫名其妙的舉措而引起的陰霾也消散了一些。

  可以預見,無論將來的局勢是皇權取得勝利,亦或是世家門閥堅挺不倒,韋家都會受益。這其中若是皇權能夠徹底壓制世家門閥,反而韋家的機會更大!

  韋大文小時候就有“神童”之名,四書五經了然于胸,經義見解更是受到不少大儒的推崇贊賞,“科舉入仕”幾乎是板上釘釘,運氣好一點弄個狀元回來也不是不可能。在別的世家門閥都沒有準備的時候,韋家已然悄悄的占據先機……

  韋家將會在自己的手上崛起!

  韋元通豪情萬丈,這一刻覺得就算房俊當真搞什么陰謀詭計又能如何?只要韋家現在不倒,不遠的將來就會成為天下最最顯赫的家族!

  *****

  與韋元通同樣雄心萬丈的,還有郭孝恪。

  冬日黎明前的西域滴水成冰,寒風在臉上刮過猶如剔骨的尖刀劃了一刀一般割裂般的疼痛,卻降不掉郭孝恪心中沸騰血液的溫度!

  兩千輕騎趁著黎明前的黑暗突襲被突厥鐵騎占領的伊州,大獲全勝!

  看著面前在睡夢之中毫無準備便被割下頭顱的突厥兵卒,再看看身后受他將令云集而至的各部族聯軍,郭孝恪覺得躊躇滿志,西域盡在掌握!

  房俊那小兒搞出的所謂“剪羊毛”的陰謀詭計有何用處?

  西域諸部該反的還是反了,最后還不是得依靠鐵血精兵驅策著戰馬用手里的橫刀解決問題?

  唯有赫赫武功,方能震懾群論,睥睨屑小!

  “報!”

  一匹探馬在遠處疾馳而來,到得近前,馬上的斥候甩開馬鐙在馬背上一躍而起,就地一個干凈利落的翻滾卸掉了前沖之勢,單膝跪地抱拳道:“稟告大帥,昨日焉耆王龍突騎支叛歸西突厥,扣押了大唐使節以及數百大唐商賈!而龜茲緊隨其后,以叛歸西突厥!”

  郭孝恪微微一愣。

  身后云集而至的各部族兵將都齊齊驚呼一聲,然后小聲議論。

  這絕對是一個極其不妙的消息!

  焉耆、龜茲在西域三十國當中勢力強悍,一向與烏孫、樓蘭等國作為西域諸國的領袖存在,影響力非常大。焉耆、龜茲叛歸西突厥,這必將導致已然動蕩的西域形勢愈加嚴峻,不知有多少心懷鬼胎的部族暗中想要投靠過去。

  可是聽到這個消息,郭孝恪反而雙目湛亮,興奮得滿臉通紅!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 围棋棋谱及图解 安徽时时平台注册送钱 梦幻西游老区买什么能赚钱吗 双色球走势 福彩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查询 天天棋牌2 街机电玩捕鱼手机版下载 福建十一选五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官方网站 安徽十一选五专家推荐号码 班后要学点什么赚钱 怎样做地图采集最赚钱 重庆快乐10 排列3字谜 事业单位做什么副业赚钱 福建十一选五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