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推卸責任

作者:公子許更新時間:2017-12-25 09:01:50
  驚恐的歌姬、長孫澹的友人,在小樓里狼狽逃竄,混亂不堪。

  正堂的地上,一名歌姬蜷縮在地上,額頭鮮血汩汩,人事不高官孫澹則仰天跌倒,鼻口之中盡是鮮血。

  場面狼藉。

  程處弼也有些懵……

  只是想要來尋尋看是誰辱罵于自己,哪里知道自己只是打了一拳,眼前便成了這副狼藉模樣?他對長孫澹固然怒火滿胸,可房俊到底沒有被長孫澹打死,他自然不會蠢到打算要了長孫澹的命。

  可是一拳就暈了,長孫澹你個棒槌也太讓自己高估了。

  還有這個生死不知的歌姬,又是怎么回事?

  最不妙的是,若是長孫澹被自己一拳打死了……

  事情可就麻煩了。

  程處弼是憨厚不假,可他不傻。地上被自己一拳揍得仰躺在地的乃是長孫無忌的嫡子,這若是死掉了,程處弼幾乎可以想象隨之而來的狂風驟雨。

  他自己倒是不怕,但是以自己老爹護犢子的性格,怎能任憑長孫家對自己處置?

  怕是要牽連家族了……

  程處弼心中驚慌,趕緊扭頭看向身后一個相貌清瘦的青年,問道:“三郎,這當如何是好?”

  被稱作三郎的青年,乃是故去的郯國公張公謹的三子,張大安。張公謹素來與秦瓊、程咬金通家之好,兩家的晚輩自然親近。這張大安年歲不大,但是機靈通透,一肚子鬼主意……

  張大安瞅了瞅小樓里亂糟糟的情形,眉頭深鎖。

  他與程處弼交好,自然擔心程處弼吃虧。上前探了探長孫澹的鼻息,尚有出入之氣,這才稍稍放心。只是程處弼這般不問情由一拳便將長孫澹打成這般摸樣,到底也是理虧。

  雖說是有人辱罵程處弼在先,程處弼這才前來尋晦氣出手,可是誰知道那句辱罵是否出自長孫澹之口?

  若不是,程處弼必然要承受長孫家的怒火……

  張大安眉頭一皺,計上心來!

  他將程處弼拉到一旁,低聲說道:“剛剛歌姬不是尖叫‘殺人了’么?到時候一口咬定,吾等是聽到尖叫聲,這才趕來觀看。那長孫澹在樓內發瘋將歌姬毆打至重傷生死不知,是以你才上前攔阻,長孫澹反而對你攻擊,你為求自保,將其打傷。”

  程處弼皺眉。

  責任推卸得倒是干凈,可這小樓里頭眾目睽睽,長孫澹何時對他發起攻擊了?而且自己趕來的時候可是大叫著“誰罵我”,這分明就是來尋晦氣的,哪里是趕來制止兇案的發生?

  便說道:“這個……怕是不妥吧?很多漏洞的。”

  張大安胸有成竹,語氣輕快的說道:“安心,萬無一失的!這醉仙樓乃是河間郡王的產業,此間歌姬仆役皆是河間郡王的人,吾家大兄與河間郡王世子李崇義素來交好,某這便回家央求其去找李崇義,務必讓醉仙樓的這些歌姬仆役口供一致,就說你是來制止長孫澹的!”

  程處弼還是覺得不妥:“即便如此,可是長孫家乃是皇親國戚,李崇義會幫咱們?”

  張大安恨鐵不成鋼:“你傻呀?現在關隴集團和皇帝都斗成啥樣了?李崇義肯定幫咱們!”

  程處弼又瞅了瞅長孫澹的那一群好友:“這些人的口供怎么辦?”

  張大安召喚過來一人,囑咐道:“你即刻派人前去京兆府報案,記住了,別找別人,就找程務挺!然后你且這般說……”

  細細叮囑一遍。

  那人心領神會,趕緊轉身離去。

  京兆府那是房俊的天下,而程處弼是房俊的鐵桿,這次又是為了替房俊出氣這才出的事,京兆府里頭那些房俊的馬仔豈能坐視不管?

  張大安笑道:“這邊有醉仙樓的口供,那邊有京兆府幫襯,的確萬無一失。別說只是將長孫澹毆打成重傷,即便是打死了,你都能摘得干干凈凈……”

  講證據,全無漏洞,程處弼就是自衛傷人。

  講勢力,長孫家固然牛掰,可程家難道就是白給的?

  程處弼心中權衡一番,發現果然如張大安所言,就算是自己失手將長孫澹給打死了,最后的結局大抵亦是不了了之。

  這么想著,他轉頭看向地上出氣多入氣少的長孫澹,眼中兇光畢露……

  張大安嚇了一跳,趕緊拉住程處弼,苦笑道:“兄弟,哥哥只是戲言而已,豈能當真?且讓這廝留著條命吧,放心,房二那邊怎能咽得下這口氣?只消得房俊傷勢稍稍好轉,定然會報復這廝。論起整人的手段,你我兄弟綁在一起也不是房二的對手啊,你就等著看這廝的下場吧!”

  程處弼這才釋然。

  張大安告辭,立即前往戶部,去找他那位在戶部任職的大兄張大象。

  醉仙樓的管事匆匆忙忙趕來,見到小樓正堂里的情形,嚇了一大跳。

  一個歌姬死便死了,沒什么大不了,就當是損失了一筆錢財,改天再買來一個便是。

  可是長孫無忌的兒子生死不知……

  這就麻煩了!

  待到看見程處弼大馬金刀的坐在堂中,管事極度無語。

  這回總算不是房俊惹事了,可是這事兒顯然跟房俊也脫不了干系……

  長孫澹差點將房俊打死的事情長安皆知,在管事看來,這程處弼分明是為了替好友出一口氣,這才將長孫澹打傷。

  這房俊也算是醉仙樓的第一克星,人不在這里,禍事照樣因他而起……

  管事上前,陪著笑臉對程處弼說道:“程小郎君,這個……在下不敢過問你們之間的恩怨,只是能否讓小的先去請來郎中替這兩位傷者救治一番?畢竟咱們醉仙樓敞開門做生意,若是死了人,怕是吾家郡王不太高興……”

  他唯恐程處弼耍橫,不得不將河間郡王的名頭都抬了出來。

  哪知道程處弼倒是很好說話:“正該如此,這次是某的不對,聽聞有人殺人行兇便匆匆趕來,失手將長孫澹這廝打倒在地,倒是給你們添麻煩了。”

  管事有些懵。

  聽聞有人殺人行兇你才趕來?

  這跟下人們稟報的不是一回事啊,難道不是你聽的有人罵你跑來尋晦氣,發現是長孫澹的時候,便一拳將人擊倒在地?

  不過他亦是圓滑的,自然不會去與程處弼爭辯,管你誰打誰,你們別打我就行。紈绔之間的爛事兒,咱可不敢胡亂摻和,你怎說就怎是,反正另一個當事人長孫澹是一句話也說不出……

  少頃,郎中與京兆府的巡捕一同趕來。

  巡捕在程務挺帶隊之下,一到來便即刻封鎖現場,命郎中給長孫澹和歌姬診治。

  程務挺則指揮巡捕將這幢小樓里的歌姬仆役統統控制起來,長孫澹的一干好友和盡數看管起來,有幾個見事不妙腳底抹油跑掉的,自然會有巡捕前去其家中捉拿。

  未幾,河間郡王府來了一位管事,對程務挺笑了笑,將醉仙樓的管事叫到一旁,低聲叮囑著什么。

  按理來說,這種行為是不被允許的,有被串供的嫌疑。

  不過程務挺已然得了程處弼派人前來通知,自然不會去管……

  幸好,長孫澹和歌姬在郎中診治之后,發現都沒有性命之虞。長孫澹只是被程處弼這一拳悶得實在了,背過氣去。郎中又是掐人中又是銀針刺穴,折騰好一會兒才將長孫澹弄醒。

  至于那歌姬則因為失血過多,一時片刻還未曾蘇醒。

  程務挺大手一揮,命令手下將所有參與此事的人等盡皆被帶回京兆府。

  就在此時,長孫濬匆匆趕來……

  他剛到醉仙樓的門前,便見到有成群的百姓聚攏在那里,嘰嘰喳喳的說什么醉仙樓出了命案……

  長孫濬當即心里邊咯噔一下。

  難道真是怕什么來什么?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 江西时时彩稳赚技巧 新快3和值技巧 辽宁快乐12app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 金誉彩票是正规的吗 如何分析足彩半全场胜负 排列5开奖结果l 内蒙古十一选五体彩 河内五分彩人工计划软件 天津时时五星走势图 免费下载天津麻将 网易彩票app界面 外国游戏币赚钱平台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熊猫麻将辅助器最新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