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落井下石

作者:公子許更新時間:2018-01-11 09:24:31
  太極宮里,李二陛下正在後宮與楊妃閑坐,正巧韋貴妃前來尋楊妃話說兒……

  “陛下近日操忙政務,很是清減了幾分。若非臣妾來尋姐姐說話兒,怕是還見不當陛下的面呢。陛下貴為天子,固然應當勵精圖治,但是龍體安康亦是國家大事,臣妾稍晚一些熬一碗極品的燕窩給陛下送去,滋補一下龍體要緊。”

  韋貴妃出身京兆韋氏,乃是韋圓成之女、韋義節的姐姐。

  年逾四旬的美婦人出身名門、保養得宜,望之肌膚細嫩眼含秋波,容顏秀美腰如折柳,一襲絳色宮裝緊裹著玲瓏窈窕的嬌軀,一顰一笑間,一股濃濃的輕熟韻致流瀉……

  李二陛下淡淡一笑,婉拒道:“近日肝火旺盛,倒是不宜進補,貴妃有心了。”

  湊巧來尋楊妃說話兒?

  呵呵……

  李二陛下心知肚明,這位必然是追著自己的腳步追過來的,其所圖為何,不言而喻。

  韋貴妃面色微微一僵,旋即強笑道:“卻是臣妾魯莽了……”

  楊妃神情恬淡,微笑著拉住韋貴妃的手:“姐姐快請入座,妹妹可是多日未見姐姐了,心中想念得緊,咱們正好說說話兒……”

  韋貴妃差點尷尬死……

  這個看似與世無爭、恬淡得像一朵白蓮花一般的楊妃,原來也不是個好相與的……

  明明很久沒有前來找楊妃說話了,何以皇帝一到,你便“湊巧”的來了?

  韋貴妃暗暗咬牙,面上卻迅速恢復笑容,順勢做到楊妃身邊的繡墩上,揚眉笑道:“妹妹可是怨姐姐了?咱們姐妹知心相交,何必時時刻刻故做親密?都是一家人,自然是隨意一些的好。”

  楊妃輕笑一聲,柔聲道:“只是妹妹心中寂寞,這諾大的皇宮也沒幾個能說話的人,故而才希望姐姐每日里都來才好。”

  你可別說的好聽,陛下來了您才來,等到陛下走了,幾個月您也不來我這里一趟……

  ……

  李二陛下慢慢的飲著茶水,看著楊妃與韋貴妃唇槍舌劍暗斗機鋒亦絲毫不落下風,心中頗為憐惜。

  貞觀元年,李二陛下冊封“四夫人”,以貴淑德賢為序,韋貴妃的封號是非常明確的,楊淑妃即楊玄獎之***德妃因為兒子李佑謀反被殺后也遭到了連坐,德妃之位空了出來由燕賢妃晉封。還有一位鄭賢妃,也是在燕賢妃升為德妃后隨之晉位的。

  這其中卻沒有楊妃……

  母憑子貴,按說李二陛下很是器重、喜愛三子李恪,是應該給楊妃一個封號的,更何況楊妃還是前隋煬帝之女,堂堂的公主身份……

  可正是這個前隋公主的身份,李二陛下心中頗為顧忌,沒有給楊妃晉封。

  朝中前隋遺臣數不勝數,誰知道哪些人心中依舊懷念大隋、依舊仰顧隋煬帝之恩惠?若是楊妃晉升為“四夫人”之一,必然會成為朝中那些心懷前隋的大臣共同擁戴的目標,而李恪也陡然間便擁有了無數的支持者,足以對儲君之位產生威脅……

  故而,甚得李二陛下喜愛的楊妃沒有獲得“四夫人”的封號,便是極為欣賞的李恪也幾乎是諸子之中待遇最差的那一個。李二陛下也算是苦心孤詣,實在不愿李恪受到朝中前隋遺臣的擁戴,成為足以參與爭儲的那一個……

  正是前隋公主的身份,使得楊妃沒有得到“四夫人”的封號,也是因為前隋皇室的血脈,使得李恪喪失掉爭儲的資格……

  韋貴妃敷衍了楊妃幾句,轉而問李二陛下道:“今日乃是房俊一案三司推事,陛下何以看似并不關注刑部那邊的情形?”

  楊妃淡淡的瞅了楊妃一眼,心內鄙夷。

  就算想要為你的弟弟美言幾句,好歹也要矜持一些好不好?這般直來直去的說話方式,只會讓陛下心中反感……

  李二陛下倒是神情未變,隨意說道:“案件早已成為定局,何需過多關注?”

  心中卻是暗嘆,這女人美則美矣,實在是缺乏智慧……

  秀外卻未能慧中,如何能夠抓得住李二陛下這等雄才大略的君主心思?哪怕是憑借家族勢力貴為四夫人之首,卻依舊不得李二陛下之歡心……

  韋貴妃卻未聽出李二陛下言語之中的不悅,兀自意氣飛揚道:“陛下說得是,此案從一開始吾弟便嚴加審訊,早已認證取證俱全,那房俊便是有通天的本事,又如何逃得了公義法度的制裁?”

  她之所以急著尋李二陛下,便是因為收到了家族傳來的話,要她在李二陛下面前為韋義節美言幾句,而后家族全力發動力量硬推韋義節繼任刑部尚書,自然可以水到渠成。

  然而她卻完全忽略或者誤解了李二陛下的心意……

  讓房俊認罪,這是李二陛下的意志。

  但是從內心深處來說,李二陛下其實并不愿意這么做。這樣一個忠心耿耿、心中唯有帝國宏圖的后起之秀便要這般慘淡的斷絕未來的宰輔之路,李二陛下如何能夠心安?

  只不過證據確鑿,房俊無法脫罪,故此李二陛下才順水推舟而已。相比之下,他倒是寧愿房俊脫罪,自己的所有布置全都白費。

  至于韋義節……

  李二陛下哂笑一聲,慢悠悠說道:“京兆韋氏……當真是人才濟濟、青出于藍啊!”

  房俊獄中寫的那兩首詩,李二陛下如何不知?

  整個刑部固然被這兩首詩渲染成“玷污正義、構陷忠良”的邪惡之地,但是負責審理房俊的刑部左侍郎韋義節卻是首當其沖,要承受絕大部分的責任!

  說實話,李二陛下對韋義節是非常失望的。

  這位一向能力卓越的年青官員在此案當中的表現當真是低劣之極,甚為刑部左侍郎,既不敢對房俊動用大刑、亦不敢強硬的獨攬刑部大權,在得到關隴集團和江南士族全力支持的情況下不僅被劉德威和張允濟連連掣肘,更被房俊兩首詩將名聲徹底敗壞……

  這樣沒有魄力的官員,能成就什么大事?

  反觀房俊,哪怕是身陷囹圄成為階下之囚,照樣可以用自己的紙筆展開反擊。就算是被最終定罪,但是已經成功的營造出“被污蔑、被構陷”的形象,否則何以整個關中的百姓都會自發的來到刑部門前為其鳴冤?

  一個是大局在握步步失算,一個是瀕臨絕地連連反擊,高下立判。

  韋貴妃未聽出李二陛下言中的譏諷之意,喜滋滋道:“小弟乃是家中最杰出的人才,這一次房俊案當中的表現更是可圈可點,房俊向來桀驁不馴,還不是在小弟手底下乖乖的認罪伏法?陛下量才施用,應當多多給小弟壓壓擔子才是,都是一家人,自然最是忠心……”

  她對房俊是極為厭惡的,此刻能夠貶低房俊抬高自己的弟弟,自然不遺余力。

  臨川公主是她的女兒,被房俊揍過一次顏面盡失的周道務是她的女婿……落井下石的機會當然不會錯過。

  楊妃無語,笑呵呵的看著韋貴妃,心中剛剛涌起的一點點嫉妒和爭斗之意瞬間消散。

  這樣愚蠢的女人……有什么好爭斗的?

  幸而貞觀朝的後宮里風平浪靜,沒有那些搞風搞雨為了爭寵無所不用其極的女人,否則這個韋貴妃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吧……

  你家小弟跟陛下是一家人不假,可那到底也只是個小舅子,論起遠近親疏來難道比得過房俊這個女婿不成?更遑論這個女婿的老爹可是陛下的肱骨之臣房玄齡,與房玄齡相比,京兆韋氏又算得了什么?

  落井下石也不是這般沒技術含量……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 大乐透138历史汇总 树脂字赚钱吗 3d组选3组选6是什么意思 腾讯分分彩群 河南22选5大星走势图 围棋传奇 惠头条靠什么赚钱 重庆时时龙虎玩法 养牛赚钱的方案 云南时时奖金 甘肃十一选五中奖图片 365彩票客户端app下载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477 易发棋牌游戏官方网站 滴滴深夜卡赚钱多 老11选5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