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說實話,你到底行不行【求票】

作者:公子許更新時間:2018-07-01 20:53:00
  諸臣盡皆震驚,房俊這是當真要跟長孫無忌大打出手?當面罵長孫無忌老眼昏花、雙耳失聰,這跟打臉可沒什么分別!想想以長孫無忌之身份資歷,居然在朝堂之被人如此侮辱……

  嘖嘖,這房俊還真不是吹牛,憑這份膽量,若是走在大街與長孫無忌走個碰面,說不得還真敢沖去拳打腳踢一番。請百度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那畫面只要想想……特么讓人興奮啊!

  任憑長孫無忌城府深沉,此刻也面色血紅兩眼圓瞪,被房俊氣得半死。

  宇士及皺眉,不悅道:“房侍郎還請自重,剛剛高侍郎不過自謙之言而已,你這么揪著有什么意思?”

  房俊故作恍然:“哎呀呀,下官是個棒槌,這腦子轉的慢,居然沒有領會高侍郎居然是自謙之語……不過所謂知人知面不知心,又所謂人心隔肚皮,您老大抵也只是猜想如此吧?”

  眾臣竊笑,這房俊真損吶,瞧瞧這話說的,高季輔不過是一句謙虛之語,卻被房俊說得好似搞什么陰謀詭計一樣……

  宇士及無語,這還用猜想?

  你小子分明是找事兒好吧!

  他與房俊關系素來不錯,雖然年歲差得多,但宇士及愛玩愛鬧,最是喜歡跟年青人親近,房俊又是個會玩兒的,品味也高,兩人頗有一些忘年交的架勢。

  只是現在事關家族利益,關隴集團同氣連枝,他自然不給房俊好臉色。

  公是公私是私,世家門閥的子弟最是清楚其的分別,平素玩玩鬧鬧一個姐兒一張榻,到了正經時候便在背后插你一刀……

  房俊見宇士及無語,便徑自轉頭看向高季輔,一臉好問道:“高侍郎請恕在下愚鈍,未能領會您剛剛言語之的深意……話說,剛剛那番話當真是您自謙之語?”

  “……”高季輔憋得臉紅脖子粗,差點想破口大罵!

  娘咧!

  哪里有這么問的?

  讓我怎么回答?

  承認自己是在自謙?那豈不是等于跟皇帝跟大臣們說“哎呀我只是謙虛兩句你們還當真?區區一個吏部尚書而已,非我莫屬”!

  算心里當真是這么想的,可話能那么說么?

  給自己招黑啊簡直……

  那么,不承認自己是在謙虛?

  那是說“我不是謙虛,自己幾斤幾兩自己知道,吏部尚書那么高端的職務,我實在是干不來”……

  這更不行!

  按理說自己不說話即可,誰能不知道他只是在謙虛?而且算是換了在座的任何一位,除非腦子壞掉了會大咧咧的說“讓我干,別人都不行”這樣的渾話吧?

  可現在高季輔心里沒底,他是得到了關隴集團的鼎力支持,可誰知道陛下心意如何?他害怕萬一自己當真再說一遍“我年輕識淺能力不足”的話語,御座之的那位皇帝陛下若是看不自己,難免會坡下驢……

  到時候一句“高季輔品德高尚,有自知之明,吏部尚書應另擇人選”,那他豈不是得哭死?

  前思后想,左右為難,高季輔面紅耳赤,訥訥不知如何是好。

  宇士及在一旁微微嘆了口氣,心鄙視。

  這高季輔出賣一手提拔襄助自己的族兄只是倒是干脆利落,此刻卻在房俊胡攪蠻纏之下亂了方寸,難堪大用啊……

  高季輔看著長孫無忌、宇士及兩位大佬不悅的神色,心愈發焦急,汗都下來了,吃吃說道:“這個……公道自在人心,全憑陛下定奪。”

  他實在是不知說什么好了,只有推搪過去……

  可房俊哪里會放過他?

  沒見到御座之的李二陛下都忍笑忍得嘴角直抽抽么?

  顯然自己的胡攪蠻纏使得龍顏大悅呀,自然要趁勝追擊才行!

  房俊干脆問道:“身為朝廷重臣,爾這般吱吱唔唔的干啥呢?這是朝堂之,多少軍國大事等著處置,豈容你這般猶猶豫豫耽擱時間?高侍郎你給大伙一句痛快話兒,你到底行不行?”

  高季輔顯然又氣又急,恨不得一口咬死房俊!

  可自己怎么回答?

  還是那個道理,行或者不行都不完美啊……

  可若是不說話顯然是被房俊給懟住了,那樣更不利于長孫無忌宇士及等人推他位,慌不擇言道:“那房侍郎認為某行不行?”

  他本意是將問題踢回給房俊,無論說他行或者不行都無關緊要,只要這個問題不是自己來回答好。

  可是他哪里知道房俊這個棒槌打定主意搞破壞?

  只見房俊一臉為難,吃吃說道:“這個……高侍郎到底行或者不行,某實在是無從知曉,畢竟某從未跟您府的侍妾們這個您行與不行的問題進行過深入而且坦誠的交流……”

  高季輔一臉懵逼:“誒?”

  這說的什么話?

  “某當這個吏部尚書行與不行,與我府的侍妾有何關系?”

  大殿之陡然一靜,片刻之后……

  “哦哈哈……”

  “呵呵!”

  “咳咳!”

  一陣哄堂大笑,不少年邁的老臣甚至笑得彎腰不停的咳嗽……

  連御座之的李二陛下都沒忍住笑,顧不得有失君王之儀,咧開大嘴笑了起來。

  岑本等人苦笑搖頭,心說這房俊當真是個棒槌,朝堂之豈能說出這般輕薄下流的話語?

  真真是胡鬧……

  而長孫無忌與宇士及盡皆臉色黑如鍋底,差點想捂住臉。

  高季輔這時候已然反應過來,頓時面如滴血、血灌瞳仁,霍然起身,惡狠狠的瞪著房俊恨不得撲過去將這廝一口咬死,戟指大罵道:“房俊小兒,安敢辱我至此?”

  房俊兩手一攤,一臉無辜:“房侍郎這說得哪里話?分明是你問某你行不行,可是某哪里知道你行不行?說起你行不行,也自然只有貴府的侍妾才知道你到底行不行……話說,高士廉你真的行不行?”

  “哇呀呀,房俊小兒,欺人太甚,某今日不與你善罷甘休!”

  高季輔丟臉丟到姥姥家了,血氣頭擼起袖子待沖去找房俊算賬,幸而被左右官員死死拉住,一時掙脫不開,兀自破口大罵。

  房俊安然穩坐,冷笑道:“雖然話頭是你引起的,錯也在,但好歹亦是某說話有些歧義,故而不與你一般見識。可你若是再敢辱罵于我,信不信出了這太極宮,老子打折你的腿?”

  高季輔張了張嘴,罵聲戛然而止。

  這話若是旁人來說,高季輔只當是威脅,全然不放在心,好歹他也是堂堂吏部侍郎,誰敢大街打折他的腿?

  笑話!

  可這話現在是房俊說出來,高季輔只覺得心底陡然升起一股寒氣,居然再也不敢罵出口……

  “砰!”

  御座之的李二陛下勃然大怒,狠狠將鎮紙一摔,怒道:“此地乃是兩儀殿,爾等以為是西市么?再敢叫囂胡鬧,便統統拉出去重責五十大板!”

  眾臣嚇得一哆嗦,當即噤聲。

  只是心里難免吐槽——房俊用言語去誆高季輔進坑的時候,您怎么不說這話?現在高季輔罵了兩句您站出來要打板子,實在是偏心得沒邊兒……

  可算是陛下偏心,誰又能說什么呢?

  且不說房俊乃是陛下的女婿,單單人家房俊立下的諸般功勛,又豈是窩在吏部毫無存在感的高季輔可以望其項背的?

  見到群臣肅靜下來,李二陛下這才看著長孫無忌,問道:“輔機還有何話要說?”

  長孫無忌:“……”

  我特么還能說什么?

  高季輔這個蠢貨居然被房俊小兒這般捉弄,進退失據顏面盡失,現在估計除去關隴集團出身的官員,再不會有一人支持高季輔任吏部尚書了吧?

  關隴集團可否在朝堂之做到一手遮天?

  顯然不能……

  長孫無忌只得無奈道:“老臣無話可說,尚請陛下定奪。”

  李二陛下滿意的點點頭,環視眾臣,問道:“誰還有人選推薦?不妨說來聽聽,集思廣益嘛,行或者不行都拿出來說說……”

  這話說完,李二陛下忽然發現堂大臣盡皆面色古怪,心下生疑,略略一想,方才反應過來……自己怎地又提起“行或者不行”這個話題?

  苦苦忍著笑,狠狠瞪了始作俑者房俊一眼,混賬東西居然將朕都給帶偏了……

  房俊一臉無辜……

  一直緘默不言的馬周此刻說道:“微臣舉薦楊師道。”

  眾臣們心一凜,這才是陛下屬意之人選啊……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