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暗殺

作者:公子許更新時間:2018-07-14 23:56:40
  月色下,那一支支弩箭拖著虛影穿越虛空,割裂空氣發出短促的尖嘯!

  丘神績嚇得魂飛魄散!

  居然是軍勁弩?!

  然而未等他的大腦再做出何等反應,“噗噗噗”一陣悶響,十余支弩箭已然盡數釘入他的身體……

  “啊——”

  丘神績只來得及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嘶吼,便如同刺猬一般仰天跌倒,當場斃命。

  自兩側廂房奔出的兵卒以及丘家家將駭然欲絕!

  看這群黑衣人整齊劃一干凈利落的行動,進退之間井然有序,氣勢蕭殺奪人心魄,尤其那一支支勁弩……這是軍隊啊!

  是什么人居然動用軍隊前來刺殺丘神績?!

  兵卒們與丘家家將面對黑衣人凌厲至極的襲殺,當即做出截然不同的反應……

  兵卒們不過是奉命押送丘神績發配南海,算是丘神績死了,大家亦不過是回去之后遭受懲罰,頂了天挨一頓軍棍,性命還是無礙的,可是此刻面對兇神惡煞一般的黑衣人,看看人家手里的勁弩,那不是送命么?

  于是,不知是誰一聲喊,兵卒們頓時一聲不吭做鳥獸狀四散奔逃……

  他們可以逃,丘家家將卻不能逃!

  他們當然也可以一哄而散,可眼下丘神績已被萬箭穿心死得不能再死,算是他們逃的活命,留在丘家的父母妻兒豈會有好下場?

  按照丘行恭一貫的暴戾性情,家人絕無幸存之理,反倒是算當場戰死,家人反而能夠得到優渥的對待。

  丘家家將皆是出身于軍伍的百戰悍卒,自然看得出面前這群黑衣人戰力兇橫裝備精良,可既然退無可退,那要直面而!

  兩軍相逢,勇者勝!

  為首的黑衣人見到丘家家將悍不畏死的沖鋒,冷哼一聲,一手抬起,斷喝道:“預備——放!”

  “嘣!”

  又是一輪弩箭射出,再熾烈的勇氣也抵不住精鋼箭簇扎進身體撕扯血肉筋骨,丘家家將慘叫著倒地,余者血灌瞳仁,雖然膽氣已泄,但是進也是死、退也是死,那又何不死在沖鋒的路?!

  黑衣人面露敬佩,無論是否陷入絕境,能夠直面生死的勇士都是要受到尊敬的。

  勁弩殺傷力雖然巨大,但缺點便是箭速度太慢,兩輪攢射,再想箭已是不及,黑衣人首領握緊橫刀,自口冷冷吐出一個字:“殺!”

  “殺!”

  身后的黑衣人悶喝一聲,陣型嚴謹步履矯健,揮舞橫刀迎了去……

  “嚓”的一聲響,沖在最前的丘家家將用盡力氣將手里的橫刀劈向敵人,卻目瞪口呆的發現敵人舉起橫刀一擋,自己手里的橫刀便被削斷兩截,而后在他不可置信當,敵人的橫刀順勢隔斷了自己的脖子。

  這怎么可能?

  老子手里的可是軍制式橫刀啊……

  這是最后的疑惑,因為他的頭顱已經飛天空。

  丘家家將哇哇大叫著沖來,黑衣人沉默迎戰,短兵相接不過是數十息之間,雙方一觸即分,戰斗結束。

  黑衣人首領冷漠的看著遍地尸首,下令道:“收索一下看看是否由漏之魚,將尸體集起來,處理現場,然后統統燒掉。”

  “喏!”

  十幾個黑衣人收刀入鞘,幾個人挨個屋子搜索,其余幾人則奔出去先將尸體的弩箭盡皆拔出,而后將尸體都拖到丘神績的那間房間,有幾人解下腰側懸掛著的竹筒,將竹筒里黑糊糊略顯黏稠的黑油倒在墻壁、家具、尸體之,然后退出屋外,自懷掏出一個火折子吹燃,丟進屋內。

  “蓬”!

  一聲輕響,大火瞬間點燃,幾個呼吸之間便火勢熊熊,濃煙滾滾。

  熊熊大火在黑衣人首領的瞳孔反映出絢爛的光彩,他一揮手,輕喝道:“撤!”

  一隊人來去如風,迅速消失在西津渡的夜色之。

  等到西津渡的駐守兵卒匆匆趕到現場,早已是人影皆無,徒留下熊熊大火滾滾濃煙,籠罩了大半個西津渡……

  *****

  長安。

  七月流火,夏日炎炎。

  卻絲毫沒有阻擋學子的熱情……

  因著科舉考試逐漸受到世家門閥以及寒門學子的重視,將此視為一條除去“舉薦”、“萌蔭”之外的入仕之途,無數的寒門學子皆在春闈之前的一年或者更長的時間趕赴長安,一則是為了熟悉京氣候飲食,一則亦是擔憂趕赴京師之路山高水遠,萬一途發生一些意外耽擱了考試。

  不得那些世家門閥出身的子弟,寒門學子遠赴京師是要承擔了極大的生活壓力的,“長安居,大不易”,高昂的物價令大多數寒門學子勉強能夠承擔食宿費用之外,再也無余財去參加一些娛樂活動。

  甚至有些學子還要一邊尋找一份書吏賬房之類的工作,才能維持在京的生活……

  人是群居動物,會在潛意識里向往同類交流,可是茶樓酒肆之類的聚會場所耗費不菲,如何花得起這個錢?這等情形之下,寒門學子之間便往往尋一處城外青山綠水之處,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談論詩詞歌賦經史典籍,交流心得解答疑惑。

  然而最近幾日,這些逗留京的寒門學子卻舍棄了城外綠樹成蔭小橋流水的野外消遣,而是成群結隊的前往兵部衙門,欣賞那一副“驚世駭俗”的傳字幅……

  “嘖嘖,房二郎固然平素之所為令某不敢茍同,但是單單這書法一道之造詣,卻令某甚為折服,堪稱當世書法大家矣!”

  “瞧瞧這個‘不’字,這一橫本長得出,超出常規,一般人絕不會這般寫法,可是縱貫下去看,卻偏偏顯得樸茂有力。”

  “何止于此?你們看看,房二郎這副字當每每寫到撇、捺的時候,并不是向下拖帶,而是極力向左右兩邊伸展。撇和捺的收筆處可以說是開張到了極點。這樣寫來,給撇捺覆蓋的筆畫留出了大量的空間,讓它們充分表現各自的態勢,增強了縱逸的氣勢,顯得瀟灑大方。”

  “當真是天縱之才呀!聽說這位房二郎平素并不算太過刻苦,耍刀弄棒的時間倒是遠遠多過提筆寫字,可偏偏便能另辟蹊徑自成一家,此等天賦,你我除了感嘆之外,尚有何言可說呢?”

  二三十名學子圍攏在兵部門口,仰望著掛在墻那張字幅,搖首贊嘆。

  有人說道:“難道你們只是注意這幅字的字體如何出類拔萃么?呵呵,在某看來,這幅字的字跡固然端方秀麗,但是這幅字的含義,卻更加足以傳諸后世,引為佳話!”

  他這么一說,別人方才醒悟。

  “不錯不錯,【少府監與狗不得入內】,哈哈,不愧是當世第一才子,通篇雖然只得一個‘狗’字,沒有任何辱罵之言語,但是字里行間那種濃濃的鄙夷和唾棄卻躍然紙,這可一百句污言穢語都更要給勁兒!”

  眾人紛紛贊同。

  也怪不得那位少府監的監正在此顏面掃地之后,回家便一病不起,甚至聽聞已經書陛下請求告老致仕……

  無顏面對江東父老哇!

  正在眾人七嘴八舌表示驚嘆之時,忽見一對騎兵遠遠疾馳而來,到得兵部門口紛紛勒住韁繩跳下馬背,一個個體型彪壯的禁衛簇擁著一個宦官,快步走向門口。

  門口圍觀的學子趕緊避往兩旁,閃出一條道路。

  那宦官倒也和藹,白皙無須的臉含著微笑,對著學子們頻頻頷首示意,等到了門口,抬眼瞅了一眼門旁墻壁張貼的那副字,回頭對身后的禁衛說道:“趕緊的,揭下來吧。”

  “喏!”

  禁衛應了一聲,便走到墻下,伸手去揭那【少府監與狗不得入內】的字幅……

  學子們一看,頓時一驚,有膽子大的便前質問道:“敢問這位天使,因何揭去這字幅?”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 龙王捕鱼游戏破解详解 金蟾捕鱼官网 福建31选7今天开奖结果 新疆18选7开奖规则 街机捕鱼1000 安卓版彩票助赢计划软件 北京pk赛车精准计划微信群 极速时时彩万能规律 常年卖香蕉赚钱吗 上网有什么赚钱方式 福建麻将安卓版 陕西快乐10分app 88彩票极速时时彩 欢乐生肖投注微信群 五福彩票群 贵州11选5前3直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