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一百八十一章下馬威(中)

作者:公子許更新時間:2017-08-03 02:26:24
  唐朝是一個由坐塌、坐席、低案之類的矮足家具,向桌子、椅子等高足家具過度的時代。天『』籟

  初唐時期,還是以榻、床、案等低矮家具為主,長腿靠背的椅子還未出現。后期接近五代十國的時候,帶靠背的椅子和高腿桌子,才算在全社會普及了。但即使到那時,甚至直到明清兩朝,供人盤腿坐的“榻”也沒有絕跡,還在社會各個階層里廣泛地使用著,而且逐漸成為一種逼格的象征——現在紅木家具市場上大熱的“羅漢床”,就是一種供人盤腿跌坐的“榻”。

  后世某些雷劇里,無論漢唐三國還是哪個朝代,一律高桌與椅子亂飛,純粹是胡編亂造;但某些號稱“紀錄片風格”的正劇復古復得過了頭,貞觀開元年代的皇宮里還在坐地席睡地墊,那也不太可能……矮足家具畢竟也是家具對不?沒理由不睡“榻”,反而去睡地墊。

  “衙門里可有木匠?”房俊扭了一下腰,有點酸。

  任中流回道:“咱們工部的木匠,平素都在城里的作坊,不過旁邊的將作監肯定有,屬下去借用兩個過來。不知房侍郎有何用?”

  “讓他們做點東西……”

  這輩子可不能像前世那樣,為了升官累死累活,到頭來自己一命嗚呼,政績還不知道便宜了哪個王八蛋。反正現在的愿望也不是想要當多大的官,首要的問題自然是要解決辦公環境的問題,正成天坐著個胡凳,早早就得腰托……

  任中流沉吟一下,試探著說道:“房侍郎新官上任……是不是召集水部司的下屬同僚,一則認認臉,再則安排一下工作?”

  您再怎么混日子,也得做做樣子吧?上任第一天不召集下屬顯示權威,反而找木匠……太不靠譜了!

  房俊不是沒做過官的,怎么會清楚這些必然的流程?

  只不過他最近瞎忙,沒空出時間打探一下工部的內情,這兩眼一抹黑的,安排個屁的工作?

  本待過個幾日熟悉一下情況再說,不過任中流既然提出來了,那就見一見,不表示態度就行了唄!

  房俊無可無不可:“那行,你去把大家都叫來。”

  言罷,低頭拿起毛筆,蘸了蘸墨汁,在紙上寫寫畫畫。

  任中流答應一聲,轉身出去,在走廊里呼喝兩聲,沒一會兒,便帶著五六個人走進來,站成一排。

  眾人齊聲喊道:“參見上官!”

  房俊抬頭一看,嘴角一抽……

  這幾位便是水部司的高級官員了,都是七八品的官階,按說品級已然不低,外放出去進了府縣,起碼也是個縣令、縣丞,震懾一方的人物。可這一個愁苦如老農、一個精瘦似竹竿也就罷了,這位顫巍巍的老爺爺眉毛都白了,有沒有一百歲?

  好么!這整個水部司,怎么有種老幼病殘的感覺?

  怪不得這個任中流能當上員外郎,就屬他長相周正身強體健……

  房俊急忙起身,把屁股底下的胡凳給老爺子遞了過去,笑容可掬:“哎呦,你老這么大歲數了,是應該某去拜望您的,怎敢勞您過來?”

  老爺子呵呵一笑,也不推辭,便坐了下來。依著他的歲數,便是上了太極殿,李二陛下也是要賜座的……

  眾人各自自我介紹一番。

  水部司架構精簡,總計也就郎中一人、員外郎一人、主事二人、書辦五人。

  其中郎中是主官,員外郎作為副手協助主官工作,主事負責具體事務,而真正的辦事人,便是那幾名書辦。

  雖然報了名字,房俊一時也記不全。

  凳子給了白胡子老爺爺,房俊自己也只能站著,還在他也沒想在這個小衙門里頭顯示什么官威,很是和氣的說道:“咱們初次見面,往后可就要同僚為官,理當守望相助、團結一心才是。咱也不廢話,有事就報上來,沒事就各司其職。”

  很有一種“有事啟奏,無事退朝”的既視感……

  諸位下屬面面相覷,略帶驚異。

  按理說,每一位新官上任,必然要長篇大論一番,點明自己的態度,展示自己的官威,好利于以后的工作開展。

  這位就這么干巴巴的兩句話,就完啦?

  “哦,還有一事……”房俊說道。

  這才對嘛……下屬們各個腹誹,一次說完不行,非得玩這一套?

  “本官中午在松鶴樓訂了幾桌酒席,權當宴請諸位,往后還望諸位多多關照。行了,都先回去吧,趕緊把手頭的事兒忙完,可別耽擱了吃酒的時間啊,過時不候!”

  下屬們又愣了,按規矩,不是應該他們這些下屬湊份子宴請上官么?

  而且,松鶴樓啊!那可是長安城里出了名的酒樓,出了名的貴!不是達官貴人豪商巨賈,等閑不敢進那個門兒!尋常一桌酒席,也得個三五貫,相當于他們幾個月的月俸,誰舍得?

  當然,這些官員俸祿的大頭在于年俸和職田,可那也心疼啊。

  不過又一想,這位新任上官,那可是出了名的會賺錢,年前賣了一個什么寶貝,可是得了好幾萬貫!這點小錢,人家的確不看在眼里。

  如此一來,諸人看著房俊的眼神,就有些變化了。

  當朝宰輔的公子、未來的帝婿、長安城里橫著走、偏偏還腰纏幾萬貫……這樣的上官,注定了前程似錦,就算不能緊跟著腳步,拿出去說說也提神啊!

  房俊見眾人沒什么反應,便揮了揮手:“既然沒什么事兒,都散了吧……”

  “屬下有事稟報。”

  有人站出來說道。

  房俊微微一愣,看著這人,主事梁仁方,便是那位看著愁苦如老農的,負責水部司的往來賬目,算是主管會計。

  房俊沉聲說道:“說。”

  梁仁方手里捧著一本厚厚的賬簿,似乎沒察覺到房俊的不悅,緩緩說道:“今年春汛在即,治河錢糧需得咱們將去年賬目呈報上去,然后才能去戶部申請撥款。屬下想將去年的匯總給房侍郎做個匯報,以便盡早申請款項,及時布置治河事宜。”

  所謂的治河事宜,便是治理黃河。每年春夏兩季,黃河都會水位上漲,一不留神就會有決堤之厄,到時候但凡攤上關系的衙門,誰都沒個好。

  按說這絕對是正事兒,可你非得這個時候來說?

  任中流臉一沉,呵斥道:“梁主事,侍郎大人甫一上任,尚未知曉水部司的事務,不必急于一時。”

  梁仁方梗著脖子,很是正氣凜然,反駁道:“屬下可以等,但是河汛不能等!”

  房俊擺擺手制止任中流,瞇著眼看著梁仁方,點點頭:“你且報來。”

  “諾!”

  梁仁方答應一聲,站著攤開手里的賬簿,一條一條往來賬目念出來。

  “去年春,正月,乙巳,戶部撥款十三萬貫,用以治理河汛,勞工、輜重、糧油雜物等等共計花費十五萬三千七百六十五貫,差額戶部并未補足。夏,四月,戊寅,安州水患,戶部撥錢十二萬貫,筑成堤壩三十里,花費花費五萬四千一百九十五貫,與前次戶部撥錢總計,剩余兩萬八千三百五十五貫,余額截留入庫。去年總計……”

  “停!”

  房俊擺手打斷他,說道:“這賬目不對。”

  眾人有些不解,這往來數目聽著人眼暈,你就知道不對?

  梁仁方臉色一變:“如何不對?這都是我多次計算得出……”

  房俊斷然道:“我說不對就不對!”

  居然敢跟哥哥玩這一套!

  仗著我第一天上任,想趁機讓我把這個賬目坐實了,玩一出瞞天過海?

  老子會告訴你咱當年得過全市珠心算競賽的亞軍?

  房俊冷冷說道:“進出差額不是兩萬八千三百五十五貫,而是四萬兩千零四十貫,缺少的這一萬三千六百八十五貫,到哪里去了?”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 辽宁快乐12投注下载 七星彩查询 卖油墨好赚钱吗 贵州福彩 生肖时时彩 福彩内蒙古时时彩开奖结果 山东电视台体彩直播现场直播 北京pk10 手机怎么刷物流单赚钱 澳门太阳城娱乐城 19500彩票群 梦幻西游端游能赚钱啊 上海时时彩最快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组选遗漏数据 今晚广东36选7开奖号码公布 天津快乐10分钟开奖 律师证挂靠可以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