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我保證

作者:公子許更新時間:2018-10-24 12:25:18
  武媚娘不在府中,一大早便出城前往南城碼頭,這是個事業型的女強人,不慣于親親我我纏綿悱惻,她會將情感堆積在內心,用強勢的風格去掩飾,然而當情感爆發出來,往往熱烈奔放。

  高陽公主反手摟著丈夫健碩的腰身,心底涌起濃濃的依戀,將頭靠在丈夫懷中輕輕蹭了幾下,輕聲道:“為何不同父親、衛公一起乘船南下?”

  房俊攬著她坐到炕沿,兩個兒子流著哈喇子“嘿嘿呀呀”的過來往他身上爬,房俊便將老大房菽拎過來放到腿上,將老二房佑摟在臂彎,任由兩個娃娃撲騰,聞著他們身上淡淡的奶香,只覺得心靈寧靜,一片祥和。

  “你當我想去啊?一則必須剿滅高句麗的水師,再則,江南那些人現在有點被利益沖昏了頭腦,現在在江南蹦跶得太過歡實,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為夫想要給他們一個驚喜。”

  房俊淡然說道。

  夫妻同心,高陽公主哪里聽不出房俊這個“驚喜”所指何物?

  不由嬌嗔道:“你這人真是,官兒越來越大,性子卻也不改,你就不能不惹事?”

  房俊沉默了一下,將老大伸進自己嘴巴的手指咬了一下,惹得這娃娃咯咯直笑,柔聲道:“朝局詭異,世事如棋,咱家現在烈火烹油繁花似錦,誰知日后際遇如何?我這是要將棒槌的名聲牢牢的夯實了,讓那些想要動咱們家心思的人都掂量掂量后果,讓他們不敢伸爪子。如此,弟弟妹妹還有孩子們方能一世太平,遠離政治的漩渦。”

  他不指望孩子們有多大出息,為人父母,只愿孩子們能夠快快樂樂健康長大,足矣。甚至他自己本身對于政治也沒有多少癡迷,只是身為穿越者,稀里糊涂的坐到這個位置走到這一步,有了影響這個帝國的能力,那就不能辜負上蒼賜予的這一世為人,總歸是要做出一點什么。

  談不上多大的報復,無愧于心而已……

  只是他不愿意自己惹出的因果將來報應在家人身上,利益至上必然有沖突,他想用雷霆的手段震懾屑小,使得那些小人對他心存畏懼,不敢招惹他的家人。

  關隴集團現在已經收斂了許多,但是江南那些人明顯還沒有打疼,這么快就忘記了當年陸家的下場,看來得讓他們的記憶恢復一下……

  “聽聞蕭家要將一族女許配郎君為妾?”

  房俊正沉浸在夫妻之間毫無隔閡的溫柔繾綣當中,冷不丁高陽公主幽幽問出這么一句,心里陡然一驚,下意識道:“沒有的事兒!就算有,那也得我同意才行,你家郎君的性格你還不知道么?就是一頭倔驢,牽著不走打著倒退,他蕭家想暗算我就暗算我,暗算不成就想要給個甜棗,把咱當成啥了?”

  高陽公主抬起頭,揚起如花似玉的小臉兒,眸子與房俊對視,嫣紅的舌尖舔了舔粉潤的菱唇,好像一只受傷的小鹿一般無辜:“可是我聽聞蕭氏女子各個國色天香,有狐媚之相、妖嬈之姿,乃是床底之間的尤物,多少帝王將相都趨之若鶩,那些世家門閥覬覦者更是不知凡幾,這樣的好事,郎君為何要拒絕呢?”

  房俊頓時警覺。

  依著高陽公主這般嬌蠻爽利的性子,以及公主的身份,豈會在乎房俊房中是否多收了幾個妾侍?

  在這個妾侍可以充當禮物送人的年代里,就算是天仙下凡,亦不會對高陽公主的地位產生任何威脅。

  可是現在煞有介事的問及此事,且言語之中頗多做作之色,不需問,必然是受到武媚娘的授意,甚至是蠱惑。

  這個武娘子……

  房俊當即表態,義正辭嚴:“怎么可能?你家郎君豈是那等貪花好色下流齷蹉之輩!吾有一妻一妾,妻子高貴端莊貌美如花,小妾溫柔嫵媚蕙質蘭心,有此妻妾相親相愛不離不去,已然是天賜之福分、地造之姻緣,豈能貪心不足得隴望蜀?”

  高陽公主嘴角挑了挑,瞇著眼問道:“此言當真?發自肺腑?”

  房俊干脆舉起一只手,大聲道:“殿下放心,小生今生今世愛你寵你,不離不棄相伴始終,擁護殿下的地位,遵守殿下的意志,履行丈夫的職責,執行殿下的決定,對殿下忠誠,努力拼搏,積極向上,為了殿下的幸福生活奮斗終身,隨時準備為了殿下犧牲一切……”

  “哎呀,肉麻死了,你小點聲兒……”

  縱然是夫妻之間的情話兒,誰能說得這般肉麻?

  關鍵還如此大聲,怕是此時此刻問外的下人奴婢盡皆聽到,傳揚出去,豈不是要丟死個人?

  高陽公主俏臉嫣紅,趕緊伸出小手兒捂住房俊的嘴,嬌嗔著阻止他。

  想起當年皇宮回廊之內初見,那一段“你要寵著我愛著我永遠覺得我漂亮”的話語,便又是好奇又是好笑,這人臉皮太厚,若是不攔著,指不定說出什么更加肉麻不要臉的話語來……

  房俊笑道:“小生表露心跡,殿下這回可放心了?”

  高陽公主啐了一口,道:“誰要你表露什么心跡?哼,男人都是嘴上一套心里一套,說的倒是好聽,誰知道心里怎么想?”

  房俊攬住他的纖腰,柔聲道:“你是公主,又是大婦,你若不同意,就算為夫想娶回來一個也不行啊。”

  高陽公主眉毛豎起:“呦呵,感情你不是不想,而是不敢?本宮若是同意你娶回來呢?”

  房俊理所當然道:“俗話說得好,聽老婆的話,跟……皇帝走,您若是讓為夫娶回來,就算為夫一百個不情愿,那也得勉為其難不是。”

  高陽公主在他手背上掐了一把,冷笑道:“呵呵,男人……”

  穿戴整齊,出了府門,沒有前往兵部衙門,而是徑直來到皇宮,覲見皇帝。

  李二陛下在兩儀殿的偏殿內召見他。

  許是剛剛處理完奏折公文,李二陛下的神情有些疲倦,靠在椅子上,手里捧著茶盞淺淺的呷著。

  房俊施禮,李二陛下擺擺手,道:“平身吧,坐。有何事見朕?”

  房俊坐到皇帝對面,聞言道:“多日未見陛下,心中著實想念,惦記著陛下龍體,是以夜夜難寐茶飯不思,見到陛下龍精虎猛圣體安康,這心里方才如飲甘霖寬慰非常……”

  李二陛下一口茶差點噴出來,瞪眼叱道:“奸佞!這等讒言,你也能面不改色的說出口?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放完滾蛋!”

  房俊嘻嘻一笑,也不害怕。

  這亦算是翁婿之間的一點小情趣,胡說八道一番,氣氛便融洽得多,否則李二陛下氣勢太盛威嚴太足,有些話就不好說出口……

  “微臣于兵部之內召集一眾官員商議,而后又征詢了多位朝中名將,一致認為高句麗的水師會對即將到來的東征產生威脅。固然高句麗的水師實力有限,可是我們畢竟將要趕赴高句麗作戰,那里的海域他們更熟悉一些,萬一戰事膠著之際被他們偷襲騷擾,恐怕會阻礙糧道,致使前方大軍陷入困局,是以,微臣希望向陛下請命,趕赴江南,先跟高句麗的水師打一仗,殲滅他們的主力,有備而無患。”

  李二陛下沉吟一下,道:“為何不等到東征開始,水陸并進,屆時在收拾高句麗的水師?現在貿然出手,籌備不足,萬一進展不順,則對全軍士氣的打擊無可估量。”

  這種考慮是很有道理的,三軍陣前,若是先發受挫,則必然士氣萎靡。

  士氣這種東西乃是軍伍之魂魄、士卒之脊梁,若是受到打擊,縱然擁兵百萬,亦難求一勝。

  東征已然籌備多年,勢在必行,李二陛下居然對不會允許這種情況發生,那意味著會給整個東征蒙上一層陰影,增添太多變數……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 猜大小单双 分快3计划软件下载 早市卖调味食品能赚钱吗 2018年春节过后的答题赚钱 陕西快乐10分走势图 美人捕鱼单机游戏 云南快乐10分任选3多少 体彩p5和值走势图带连线图 陕西快乐10分选号交流 福彩35选7综合走势 网易老快3走势图 太吾绘卷 杂学赚钱 在上海怎么跑黑车赚钱 天津十一选五和值走势 安徽快三一定牛开奖结果 山东时时彩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