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 名垂千古?

作者:公子許更新時間:2018-10-28 20:56:51
  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

  房玄齡則微微蹙起眉頭,看著一旁尚在救治的不少受傷民夫,問道“發生何事?”

  裴行儉嘆了口氣,羞愧道“由于監工急著追趕工期,未能及時對吊桿上的繩索檢查加固,導致繩索松動吊桿垮塌,重達千斤的石塊從半空墜落……都是卑職一時失察,方才釀成如此大禍,實在是羞愧無地,還請房相責罰。”

  房玄齡看了看地上的血跡,還有一旁受傷、死去的民夫,面色凝重,緩緩搖頭道“當務之急非是追責,而是要謹記教訓,務必不能讓類似的事故再次發生,另外,無論死傷,都要優厚撫恤。”

  “喏!”

  裴行儉應了一聲。

  王玄策對房玄齡和李靖二人告了一聲罪,走到一旁去指揮對傷亡人員的救治,裴行儉則留下來陪著兩人。

  李靖背著手,仰起頭,看著面前這一個寬達十丈已經建成大概七八丈高的正方形塔基,問道“這燈塔預計多高?”

  裴行儉道“全高四十九丈。”

  李靖奇道“大衍之數?”

  《易經》有云大衍之數五十,其用四十有九。

  這句話是《易經》的精髓,更隱藏著《易經》背后的全部秘密。為什么虛一不用?這是幾千年來歷代易學大師冥思苦索,孜孜以求的千古謎團。不過雖然未曾有人能夠精辟的予以解答,但普遍公認這句話便是《易經》構架的運轉基礎,是天地之道。

  這座前所未有的恢弘建筑,取了這么一個數字作為尺寸,寓意很好。

  裴行儉點頭道“這只是其一,還有一個原因,據那些大食國的商賈說,在遙遠的西洋有一個港口叫做亞歷山大港,那里有一座人世間最高的燈塔,高達四十丈,所以二郎覺得既然要建,那自然要超過它,成為天下第一才行。”

  李靖無語……

  即便不通土木之術,但是他也知道這等建筑越高越難以建造,尤其到達一個之后,每增高一寸面臨的困難可能都是前所未有的,需要耗費極大的人力物力財力去解決。

  他對房俊的看法之中不自禁的又加了一項有錢,很任性……

  一旁的房玄齡也不知說什么好。

  敗家子沒用華亭鎮的公帑,全部自掏腰包,也就不存在被御史言官彈劾的隱患。然而就算是房玄齡的淡泊名利、視金錢如糞土,面對“六十萬貫”這個天文數字,也有些瞠目結舌。

  這得是多大的工程?

  想了想,還是忍不住,問道“這燈塔建成,需要耗時多久,是否堅固耐用?”

  裴行儉負責這項工程,各種情況自然是熟稔于胸,開口道“其實這燈塔看似高大巍峨,建造起來并不難。咱們有水泥作為粘合劑,又有各種吊桿、滑輪裝卸石料,建筑速度很快。只是整座燈塔都采用石料堆砌,需要耗費大量的石料,華亭鎮附近并無天然的采石場,這些石料都是從牛渚磯的南山礦場附近一座臨江的山上運輸過來的,開采之后直接裝船,水路運輸至此,并不耗費多少人力。至于堅固程度自然最最重要的,按照聿明前輩的估算,只要不遇上大的地震,不被人為拆毀,這座燈塔足可屹立千年以上。而二郎的要求,則是最少要屹立一千四百年……”

  房玄齡和李靖盡皆愕然。

  一般來說,這個數字應當只是估算的一個大概,大家說出來的時候都會取一個整數,諸如一百年、一千年、兩千年這種。

  可是這個“一千四百年”就有些蹊蹺了,明顯與平素的習慣不符,難道其中還有什么深意?

  任他倆一個智謀絕世、一個統御千軍,卻是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房俊為何要弄出“一千四百年”這樣一個數字……

  房玄齡無奈嘆氣道“縱然沒花朝廷的錢,建成之后也的確有用,可是這等工程太過巨大,人員傷亡在所難免,若是因此死的人多了,于心何安?”

  裴行儉對此卻頗不以為然,他肅容道“現在可能有很多人對二郎的舉措不甚了解,不明其意,認為不過是嘩眾取寵任性妄為。可您若是再深一層去想,如果這座燈塔當真能夠屹立千年,將會有多少漁民、商賈會因此而受益?長安那些貴人們喜歡建造浮屠積累功德,可是在卑職看來,一萬座浮屠,也比不得一座這樣的燈塔!”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這樣一座燈塔如果屹立千年,能夠挽救多少人避免迷航、觸礁的危險?

  裴行儉看著那邊傷亡的百姓,說道“島下運輸石料的船只,這邊參與建筑的民夫,其實有很多都是周邊的百姓自發組織起來的,工地上只飯食、住宿,沒有一文錢的工錢拿。不是吾等不給,是他們不要。因為他們知道這樣一座燈塔建成,對于他們的子孫后代有著怎樣的庇佑,所以哪怕是傷了、死了,至今為止,也沒有一個家屬哭鬧。”

  房玄齡和李靖沉默不語。

  皆認為房俊建造這座燈塔只是一時玩性大發,卻不料其中竟有如此之深意。

  房玄齡問道“可有圖紙?”

  他對待這座燈塔的情緒從憤怒、不屑、無奈,直到現在的鄭重其事,因為他還看出了這座燈塔除去指引導航之外的另一個用途。

  裴行儉道“自然是有的,請隨卑職來。”

  說著,引著兩人走向另一側的一排簡易房舍。

  房舍內布置很是簡潔,并無多余裝飾,只是中間有一張寬大的木桌,上面放置著一些厚厚的圖紙。

  裴行儉道“二郎只是提出修建這座燈塔的建議,整個施工的設計和圖紙,卻盡皆來自于聿明氏十幾個子弟的計算。”

  房玄齡和李靖走上前去,一張一張翻閱。

  整座燈塔由兩層組成,第一層是基座,方形結構,里面有大大小小多個房間,用來作點燃燈火的燃料庫以及工作人員的住處,第二層則是八角型的塔身,中間有上下的螺旋樓梯,直通塔頂的燈室。

  房玄齡翻看著圖紙,感受到這座尚未建成的燈塔的壯觀巍峨,愈發肯定自己的猜測。

  看似一座簡單的燈塔,可若是它當真能夠屹立千年而不坍塌,那就已經不是一座燈塔那么簡單,甚至可以成為一種象征,一種圖騰,屹立在長江與大海的交界,讓天下各族人都能看到漢人的偉大!

  李靖翻看著圖紙,蹙眉道“這座燈塔完全是石料建筑,連一些銅制、鐵制的器物都沒有?”

  裴行儉點頭道“是的,二郎曾特意叮囑,絕不能夠有一分一毫的銅器,因為在極端的情況下,那有可能是導致這座燈塔被人為拆毀的原因、”

  都是聰明人,裴行儉隱晦的說了這么一句,房玄齡和李靖立刻就明白過來。

  何謂“極端之情況”?

  無非是改朝換代,這座島上再無水師駐守,全無戒備之時……

  人心貪欲,若是這燈塔上有一些銅鐵之物,說不得便有人上來拆除,從而有可能導致燈塔的坍塌。而全部都是石料,就不虞有這樣的擔憂,這座島四面環海盡是懸崖峭壁,若是想要將這些石料拆除運走就需要極大的人力物力。

  問題是,誰閑的要死會拆一堆石料拿回家去?

  人禍基本不存在了,若是再無天災,哪怕是神州板蕩改朝換代,這座燈塔依舊會依舊矗立在這里,任憑風吹浪打,冷言看著神州大陸,我自巍然不動!

  李靖滿眼都是羨慕嫉妒,拍了拍房玄齡的肩膀,贊嘆道“只要這座燈塔不倒,他房俊之名,你房家之名,就會永遠在天下流傳,哪怕將來滄海桑田,照樣有無數的后人念著這座燈塔的恩惠,萬世流芳。”

  娘咧!

  這個棒槌看似每件事都不著調,很是恣意妄為的樣子,可為何偏偏到了最后卻總是能夠收獲最大的不可思議的效果呢?

  再嘆一聲,李靖喟然道“瞧瞧咱家的小子,再瞧瞧您家的這位,生子當如房遺愛啊……”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 成都彩票大奖 七乐彩中奖号码查询2000 微信收款码可以赚钱吗 北京pk10最准1期计划 福彩3d和值走势图300 滚球的正规网站有哪些 江苏体彩大乐透 广东26选5每天封盘时间 上证指数多少点上证指数 时时彩定位胆倍投 迷宫之主赚钱吗 七乐彩官网 广西快乐10分开奖直播现场 福建11选5稳赚计划 北京快三走势图一定牛北 齐鲁风采七乐彩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