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六十五章 那小子是個妖孽!

作者:公子許更新時間:2019-07-03 21:42:07
  高陽公主簡直無法理解這個瘋丫頭的想法。想-免-費-看-完-整-版-請-百-度-搜-

  找個男人成親,便會因為長久相處而相看兩厭,甚至因厭生恨?

  想要生兒育女,那就隨便找個野男人借種……

  這都什么跟什么!

  尤其是聽聞聿明雪拿自家郎君發比方,高陽公主立馬意識到其中的危機,趕緊發出嚴重警告。

  若是當真被這個瘋丫頭把種子借去,那成什么了?

  不過還好,她不認為自家郎君能夠看得上這么一個豆芽菜似的小丫頭,雖然已經到了成親的年紀,但聿明雪是非常明顯的“童顏”,看上去就跟尚未及笄的小女孩也似,相貌清純如水,身段兒也跟沒發芽的小蔥一般,完全沒滋味嘛……

  聿明雪岔開話題:“聽聞你家二郎又要納妾了,這回還是新羅公主,殿下您就一點都不擔心?”

  如今長安城坊間街頭的談資,便是房二郎納妾新羅公主一事。

  之所以成為流行話題,乃是因為這幾年房二的勢頭實在是太猛,官場之上雖然屢有蹉跎,到了侯爵之位便止步不前,甚至數度被降爵降職,但是其無與倫比的功勛卻著實震撼了朝野內外。

  尤其是其府中那一個個人比花嬌的美嬌娘,更是令一眾紈绔羨慕嫉妒恨……

  高陽公主且不必說,武娘子時常出入城南房家灣碼頭,嬌艷嫵媚之相貌早已令整個關中的紈绔們垂涎欲滴,而且圓滑的手腕伶俐的作風使得房家產業盡在其掌控之下,無形之中“才色兼備”的贊譽便襲滿武娘子一身。

  而作為南梁蕭氏皇族血脈的蕭淑兒,更是血統尊貴,清麗秀美的相貌、溫婉賢淑的性情,覬覦者更是不知凡幾。

  如今就連崇慕者無數的新羅公主都要嫁入房府為妾,這房二到底是幾世修來的艷福?

  關中紈绔們已然將房俊視為一生嫉恨之仇敵……

  高陽公主瞥了一眼正跟聿明雷坐在窗前交談的房俊,輕聲道:“有什么好擔心?大丈夫三妻四妾,本是應當,本宮可不想阻止郎君納妾,落得一個‘善妒’的名聲。再者說了,那金勝曼不過是一個異域番邦的公主,新羅如今內附已然成為大唐之國土,所謂的‘真德公主’,又與亡國公主何異?本宮再是沒胸襟,也不至于忌憚這等毫無根底之女子。”

  聿明雪輕嘆道:“房二郎當真是好運道,一個大唐公主,一個新羅公主,蕭淑兒也勉強算得上南梁公主……嘖嘖,一門三公主吶,真是艷福齊天呢……”

  *****

  終南山,小谷之中一處道觀。

  孫思邈在長安城外修建了一處醫舍,因得到房俊的幫助,資金充裕規模很大,招收了數位太醫院的太醫擔任學徒,一同整理這些年來收集的偏方、秘方,梳理成冊,交付房俊幫助刊印發行。

  孫思邈認為生命的價值貴于千金,而一個處方能救人于危殆,價值更當勝于此,因而用《千金要方》作為書名。

  剛剛編成上卷,刊行天下,便受到無數之贊譽,各地醫官、郎中盡皆將其當作“教科書”人手一本,便是一些讀書人家亦買回來珍藏,以備緊急之時使用。

  致使孫思邈的名氣更上一層樓,無數人將其從“藥王”吹捧為“醫神”,更有無休無止的人情請托,令孫思邈不堪其擾、不厭其煩,只得避入這終南山深處,餐風飲露與山水為伴,整理藥方、鉆研醫術。

  袁天罡與孫思邈乃是故識,幾十年的交情,返回關中之后便隱居在孫思邈這小小的道觀之中。老道見多識廣,一生修為早已臻達返璞歸真之境地,于陰陽、相術、星象、醫術等等方面皆有涉獵,且造詣頗深,給了孫思邈很多意見,助其完善《千金要方》出了大力。

  這一日空山清雨,綿密的雨絲飄灑,將山中暑氣滌蕩一空,無盡的塵埃洗刷透凈,花樹草葉水嫩鮮翠,溪水陡漲,汩汩奔流。

  道觀后院一間臨著溪水的閣樓之中,三人對坐。

  閣樓的窗子開著,可見到漲起來的溪水就在窗外流淌而過,清涼的山風卷著雨水的濕氣自敞開的窗子灌進來,攜帶著林間草木花樹的清新香氣,山林蔥郁,景致縹緲。

  聿明氏老者一手拈著茶杯,一手捋著白胡子,唏噓不已:“上次吾與袁道長一別,怕是已有三十年了吧?歲月荏苒,猶如白駒過隙,本以為今生再無相見之期,卻不成想命運使然,吾等老友居然有幸聚集于這終南山中,足以快慰平生!”

  袁天罡倒是灑脫得多,聞言微笑道:“見之固然可喜,不見亦可緬懷,說到底人生孤苦,臨死之時孑然一身,子女親朋亦是不能隨行,唯有天道方能長久。”

  聿明氏道:“吾家雖然傳承久遠,然則老朽資質平平、天賦一般,未能盡得家學之精髓,難免落入巢臼、不得大道。想必兩位道門之真人,實在是庸俗得很。”

  “此言非也。”

  袁天罡抿了一口茶水,指了指一旁樂呵呵的孫思邈,說道:“你說老道天資縱橫道法精深,老道腆著臉認下了。可是這人卻早已拋卻道法之精髓,流于媚俗、心存計較,非吾輩中人。”

  聿明氏一愣:“此話怎講?”

  袁天罡道:“治病救人,自然是無上之功德,可是攀附權貴、為了將自己編撰之醫術刊行天下,博得百世之美名,此為道門之追求乎?”

  言下之意,孫思邈已經被名利牽絆,升起了凡俗之心,早已失了“道法自然”之神髓,算不得修道之人。

  孫思邈依舊笑呵呵的模樣,聞言也不惱怒,只是微微頓了一下,這才說道:“人生于世,又豈能徹徹底底的斬斷塵緣,似佛陀那般六根清凈、不染塵埃?你笑話老道流于媚俗,可是你自己不也是偶感寂寞,要來尋找老道以求慰籍?”

  袁天罡頓時不悅:“我找你尋求慰籍?哈哈,真是好笑!你現在早已被那些長安權貴吹捧得飄飄欲仙,渾然忘了修道之初衷,一心只顧著編撰你的《千金方》,哪里還曾記得道家法旨?錯非要逗留幾日見一見聿明這個老家伙,貧道早已拂袖離去,不堪與你為伍!”

  聿明氏苦笑,這都一百多歲的人了,怎地還要似垂髻小兒那般打起來不成?

  連忙勸阻道:“袁道長這話,失之偏頗了!”

  孫思邈依舊笑瞇瞇的模樣,緩緩說道:“你說我為了求名,這才編撰《千金方》,但你可曾想過,這樣一本醫術,將會救活多少人的性命?你說我依附權貴,當是指請求房俊為我刊行這部醫術之事,但你是否理會過,若無房俊之幫助,這部醫術縱然問世,又有幾人得見、幾人流傳,幾人因而受益?這部醫書會給我帶來難以估量的名聲,注定要名垂青史,這我并不反駁,但你說我編撰此書只為求名,那就過分了。你被房俊那小兒所輕視,甚至有所冒犯,但也不能連帶著將我也怨上了吧?”

  聿明氏頓時一驚,連忙問道:“袁道長被房二郎冒犯?這不可能啊,那小子雖然被外間傳為棒槌,實則驚才絕艷、天資縱橫,對吾等素來尊敬,不曾有半分不恭之處……”

  “休要再說那小兒!此子面相殊異,乃天官破局之相,本是富貴至極漸至衰敗,一切榮華盡皆腰斬之命格,然其運道卻是運交華蓋紫氣東來,不僅可一生榮寵不盡,甚至可以福澤三代而不休!你們說說,這能是正常人么?命運命運,命格與運道合二為一,便是一生之定數。然而這房俊命格與運道完全相悖,那么到底是命格為準,亦或是運道為準?老道看不破的面相,定有妖孽!”

  聿明氏不這么說還好,這么一說,袁天罡愈發惱羞成怒。

  和著那廝對誰都恭恭敬敬的,唯有面對老道的時候猖獗狂悖、囂張紈绔?

  簡直豈有此理!

  所以說話也不客氣,將這些天心頭縈繞的難題合盤托出,再也不顧是否能夠因此給房俊帶去禍患。

  按照相術來講,這等于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完全不符合相術之規律,不是妖孽還能是什么?

  既然是妖孽,哪還能顧忌那么多!

  他這不負責任的話語一出口,聿明氏與孫思邈盡皆面色大變,齊齊驚呼道:“道長,慎言!”

  天唐錦繡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