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87章還你清白

作者:雨中憶醉更新時間:2017-08-02 19:59:25
  這時的劉萍已經取下蒙眼布,從旁邊拿起一件衣物遮住身體,事已至此,她反而平靜了下來,伸手將額前凌.亂的秀發縷到耳后,看著葉凡說道:“是我將蘇夢蘭的裹衣偷放在你床/上的,今晚你只要帶我離開這里,我自會去向蘇夢蘭說明一切,還你一個清白。”

  “啪…”

  回答她的卻是一聲響亮的耳光,本是癱坐在床.上的劉萍直接被葉凡這一巴掌打倒在地下,嘴角瞬間溢出了鮮血。

  “這一巴掌是代表蘇家打你的,你吃著蘇家的飯,竟然還要砸人家的鍋,該打。”

  一行清淚滑落,劉萍臉上滿是懊悔和黯淡的表情,而葉凡的這一舉動,讓癱坐在床.上的成峰立刻呼吸停頓,瞳孔陡然放大,他突然感覺有一股抑制不住的冰冷在皮膚上迅速竄行。

  剛才葉凡出手的那一幕太過殘忍,血腥,像他這種平時看似耀武揚威,不可一世的紈绔之弟,其實就是一個從頭到尾徹底的膿包,你讓他欺負欺負城中百姓,調戲調戲良家婦女他非常在行,劉萍就是最好的證明與例子。

  牙齒都在哆嗦的成峰猛地爬著身體跪倒在葉凡面前,聲音更是語無倫次的哀求道:“求…求求您……不要殺我…我不想死,以后我在也不找你麻煩了,你就當我是個屁,放了我吧。”

  葉凡的眼中閃現出一抹凌厲殺機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成峰問道:“今天晚上,你為什么要派出殺手殺我?”

  “啊~這怎么可能?我沒有呀!”

  成峰眼里的一陣迷茫被葉凡捕捉到了,這讓葉凡眉頭微微一皺,靈動的眸子中浮現一抹疑惑,難道是有人故意挑起他與成家的怒火,從而漁翁得利。

  “此話當真。”葉凡冷冷問道。

  “我真的沒有,自從上次我回來以后,父親就不許我離開這個房間一步。”

  說話間的成峰,眼里卻是突然迸射/出一抺狠意,在葉凡正在思考他的話是真是假之際,他猛然一聲大吼,身體就地一滾到床頭,抓起一枚靈符捏碎。

  下一刻,一柄虛淡的劍影在成峰面前頓時分出十道相同的劍影,十道劍光凌厲的劍影化作十道劍光朝著葉凡飛射而去。

  “成家的二少爺,難道就這點能耐嗎?”?

  一道譏諷的聲音驀然傳來,葉凡嘴角泛起一絲冷笑,隨后縱身一躍,整個人化作一道虛影朝著劍影直掠而去。

  “葉凡,你這是自己找死啊!”

  ?成峰見葉凡不自量力的沖進劍影,臉上也是露出陰狠的笑容說道,他剛才捏碎的靈符,可不是一般的東西,彼岸境以下的修者,可統統瞬殺。

  十道劍影頓時化作劍光朝著葉凡直射而去,空氣中頓時充斥著森冷的寒光,葉凡在劍光中竟然不避不躲,全身肌肉頓時緊繃,隨后一道響亮的龍吟之聲頓時從葉凡的體內發出。??

  葉凡右手呈扣杯狀,猶來回敬酒般狠狠的擊打在面前的十道劍影之上,絲絲金光圍繞在葉凡身體周圍,而后葉凡右手一拂,一道手影頓時扣在了成峰的身上,威壓之下,成峰雙腳顫抖,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是你自己害了自己!”??

  話落,葉凡右手猛地點向成峰的眉心深處,強悍的靈力頓時猶如絞肉機一般將成峰的識海攪得稀巴爛,成峰渾身抽/搐著發出了一聲絕望的骨碌聲,血水如匹練般從他口中,鼻中涌/出,瞳孔里的生命光澤迅速流逝。

  看到這一幕的李新顧不上身上的疼痛,雙眼一閉便假裝昏死了過去,可他的這個小動作,豈能瞞過葉凡的眼睛,只見他伸手一拂,一絲金光便落入了李新的眉心,讓他永遠歸于在黑暗中。

  接著,葉凡掃視了一下整個房間,當他的目光接觸到床頭散落的幾張金票時,一臉財迷的樣子立馬邁步走了過去,伸手拿起金票一看,心里瞬間就樂開了花。

  六張金票加起來足足有二十萬金幣,再加上之前他從白姍姍那里得到的四十萬金幣,現在一共有六十萬金幣了,葉凡怎么也不曾想到,在短短的幾天時間里,他從一個窮光蛋搖身一變,就成了一個小財主。

  心情大好的葉凡在轉身看到劉萍時,目光微微一瞇,嘴角揚起,露出一絲冷笑之意,可就在這時,劉萍卻梨花帶雨的撲過抱住葉凡的腿,急急說道:“葉大俠,我錯了,只要你帶我離開這里,我馬上就去向蘇夢蘭解釋這一切。”

  葉凡目光冷漠的望著抓著自己右腿的劉萍,最終卻化成一抹苦澀掛在了嘴角,劉萍的所作所為是讓葉凡憤怒,但她罪不致死,反而還因為她這一鬧,讓蘇夢蘭疏遠了自己很多,可這對葉凡來說,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蘇夢蘭的目的性太強,葉凡真的有些害怕經不住她的誘/惑而迷失了自己,蘇家現在的情況并不秒,葉凡不想稀里糊涂的被帶進他們的是非之中。

  就在這時,房間四周有股無形的靈力波動微微一蕩,這讓葉凡的眉頭不由一皺,進入房間之前他布下的一個小型結界,如今結界發生了異常,難道是被人發現了?

  葉凡的猜測只對了一半,成家的人并沒有發現葉凡布下的結界,而是成家有另一個外敵侵入鳴鼓報警所產生的震響,觸動了結界。

  “葉大俠,帶我離開這里吧,我從成峰口中知道些他們成家對付蘇家的計劃,我可以將功贖罪的把這些告訴蘇家主,而且還可以讓蘇小姐對你回心轉意。”

  這時的劉萍已經停止了哭泣,表情也逐漸平靜了下來,抬頭,目光直視著葉凡胸有成竹的說道。

  ??畢竟劉萍是蘇夢蘭的貼身丫鬟,同是女人,蘇夢蘭的心思她懂,而且現在她所提議的建議十分合理,劉萍認為葉凡一定會接受她的提議的。?

  葉凡目光冷漠的伸手掀開劉萍的雙手,他突然發現,眼前這個女子真的是無恥到了極點,吃著蘇家的飯,還砸著人家的鍋,而且臉上渾然沒有一點的愧疚之色。

  甚至她還是一副理所當然的神色,葉凡不得不說眼前這個女人實在是胸大無腦,真不知道當初的蘇夢蘭是怎么會收留這樣的女子當自己的貼身丫鬟??

  此刻,葉凡突然伸出右手掐住劉萍的脖頸猶如提著小雞一般,目光冷漠的望著眼前的這個女子說道:“你的錯,應有蘇家來懲罰,但你對我做過什么事,也要自己去給蘇夢蘭一個解釋。”

  偷女人裹衣事情現在既然有了真/相,葉凡還是想還自己一個清白的,畢竟偷女人裹衣的行為太委瑣,太不光彩,這個黑鍋,葉凡打心里就不愿意去背。

  而劉萍沒想到葉凡會突然出手掐住自己,原本平靜的臉上頓時露出一絲驚慌,張口辯解道:“這一切的事情都不是我自愿做的,是他們在逼/迫我的。”

  “你自己去和蘇家說吧!”

  話落,葉凡拎著劉萍縱身一躍,就消失在了房間之中,只留下兩具被鮮血浸透的尸體趟在那里,顯得血腥又詭異。

  等葉凡與劉萍消失后,房間周圍那層無形的靈力波動也隨著消失如今,它已經完成了使命,讓外邊的喧嚷立刻涌到了房間內。

  ……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纽约黑帮电子